helene

[段子,楼诚衍生]三间旅馆

这是 @小鱼爱果冻才不是小黄鱼 的亲身经历, @人皆慕长生  跟我一起笑cry

※小鱼的场合

某日,小鱼带家人赴日旅游,住于某旅馆内,后因房间问题,旅馆馆主请他们迁至别馆居住。期间,旅馆服务生热情招呼,但却未能输入小鱼记忆体内,至隔日方想起,在柜台见本人,非常方(奶油小方)。后退宿,至600米前另家民宿投宿。

M:前面那间离我们住的这间这么近,该不会是同一个老板开的?
F:不会啦!你看这条街上他已经开了两家了,应该不会还有第三家。

(拉开拉门)

老板与小鱼一行人面对面,齐声说:怎么又是你(们)?

小鱼OS:老板你早说啊,我为啥要改订民宿?我为啥昨晚忙着收拾行李今天一早忙着退房然后推着行李走石版路呢?

一阵风卷着几片树叶,打转儿的吹过。

※楼诚的场合

阿诚啊?我们为什么又要搬旅社?
大哥,你提行李就行,剩下的我处理!
哦!还有多远?
一会儿,马上到!

(门开了)

咦?您不是在前面那间住得好好的,为啥要换到这一栋呢?
(明楼看向明诚微红的耳廓,意味深长)
没事儿,就是想换换房间,换换菜!
哦哦哦,那行!您请进!

(关上房门,放下行李)
阿诚啊,你这是真不知道这间是同个老板?
(挂起明楼的大衣,转身泡茶)
我知道呀!
那你还?
明大少爷,(递过茶杯)这条街上的旅馆都是明家的产业,我这是代替大姐来巡查。
哦!那还真是辛苦你了!(明楼接过茶喝下)

(哼哼!我才不会告诉大哥,是因为昨晚那间厨师的红烧肉做得太好吃,让大哥多吃了不少!)

(嗯嗯!换间旅馆换张床试试也不错,一会儿去看看浴室的水温,拉阿诚一起去洗洗。)

※谭赵的场合

你觉得换间旅馆很有趣?

(行李箱在石版路上发出辘辘的滚轮声)

有趣啊,据说这间旅馆的厨师去年得到日式料理赛的冠军,我是为了让你尝尝才特意换的旅馆。
那我得谢谢谭总你了!
不用谢,晚上一起泡温泉,我给你按摩?
(赵启平侧过头,勾着嘴角,眼睛微瞇),温泉啊,那就劳烦谭总大驾了!

(谭总正想要表达自己的爱意时,旅馆里刚好有人走出来)谭总,我还以为你因为我们招待不周提早退房了,小包总特别交待我们要好好招待谭总的。
(谭宗明让人领着他俩进了房间。赵启平放下行李,挑挑眉)小包总?你不是说旅馆是你订的么?又是安迪帮你订的吧!

(谭宗明啧了一声,看向桌上的茶壶,赵启平把电热水瓶装满水插上电)你把包里的茶叶在壶里装好了,水开了我给你泡茶。好啦,别不高兴啦!一会儿要是日本料理不合意,你回去再跟他好好沟通沟通不就得了。哎唷!早知道我就不换旅馆了,都是包家产业,换来换去差不多。

(谭宗明起身帮倒在床上的赵启平揉腰捏肩)累啦?要不要睡会儿?
(赵启平滚到谭宗明怀里,让他揉捏)昨晚折腾到后半夜,要不是你说要换旅馆,我现在肯定还睡着呢!谁让你叫我起来的,换来换去还不都是同一家产业。
(谭宗明拍拍赵启平)你先睡吧,晚点我喊你起来吃日式料理,然后我们再出去逛逛,晚上陪我洗温泉,嗯?
(赵启平推开他的手,把被子卷起)唔!

(谭宗明泡好茶,交待了餐点,坐在沙发上眼神闪烁的看着手中平板,不时望向床上的赵启平)哼哼!要是平平不满意的话......

(远方的小包总突然打了个冷颤)

※荣霖的场合

哼!我才不坐鬼子做的车呢!
荣大哥,这个Mazda是拜火教光明之神阿胡拉·马兹达的名字呀!你别往那儿想,你瞧这火焰红多漂亮!
我提着行李走就行,反正不远,一霖你行李给我,我能行的!
哎!师傅对不住啊!荣大哥你等等我,你一个人拿那么多行李会累坏的!

(荣石大踏步径自向前走,汗从脸上的棱角上滴落,隐没在黑色的皮领上,荣石甩甩汗湿的额发,)哼!昨天那间旅店的服务生跟老板老是盯着我的一霖看,不换间旅店住怎么可以!

(一霖差几步赶上,在门口跳出手帕擦拭荣石的额角。)荣大哥,你提行李别走那么快!你瞧,这汗流得!

(拉门刷的拉开)咦?你们昨天不是住前头那间?怎么今天想换到这间来啊?
(荣石内心万马奔腾,操!怎么还是住到这家伙的产业!)
(老板拊手)啊!你们一定是听说我这间是主打鱼类料理的吧!来来来,赶紧进来,今天晚上我给你们安排一下!
(一霖双眼发亮)那就谢谢您了!荣大哥,你是知道我喜欢吃鱼才催我换旅店的吧!
(荣石提着行李勉强点头)嗯,你快进去吧!

※杜方的场合
老杜?杜旅长?你做啥呢?一大早住得好好的你闹着换旅店?
嘘,小点声。你知道我刚刚看到谁了?
谁?
你哥。
我哥!(悄声说)他怎么回来这里?跟我嫂子一起?
(气声说)我没瞧见咱,被嫂子,我只知道咱们再不走,就别渡假了!
行!那得快!

(两人轻手轻脚的拿妥行李走出旅店)
那现在怎么办?
反正先沿着这条街走,另外找一间旅店住下吧?
可是这样难道不会遇到我大哥?
就是赌一把,近才好观察动向啊。
好吧!听你的。

(两人停在一间旅店门前,杜见锋要拉开大门,被方孟韦一把拉住)你确定要住这间?
就住这间吧!我看前头没旅店了。(一把拉开店门)住店了!
(方孟韦捂住脸想往外走)
孟韦!去哪儿?你不回家原来是跟你朋友一起住店啊?你看到孟敖了没有?他说跟你住同一间。
姑爹,大哥我没瞧见,这是我朋友,姓杜,姑爹怎么在这儿?
孟韦你还小,所以不清楚也是应当的,这条街上的旅店都是咱家的产业,我每月月底都会过来盘盘帐目。
(方孟韦微鞠躬)姑爹您辛苦了,我先带我朋友去房里了,他是外地人,我带他在附近转转就回家。
行!一会儿姑爹给你做你爱吃的菜,然后再去把孟敖找来,我们好好吃一顿,你放心,你爹那里我去说,你爹不会怪你的。
谢谢姑爹,那我先进房了。

(一进房间)
孟韦,你家这么有钱啊?整条街都有你家的产业。
(横了一眼)那是我爹跟姑爹善于经营,没什么。
(杜见锋凑上去)孟韦欸~要不咱俩抓紧时间,先来一下?不然一会儿人多了就......
(方孟韦直接扑倒杜见锋,用唇感受着他的体温,就在两人解开衬衫钮扣难分难舍之际)孟韦,你到哪里去了?
(孟韦连忙整理衣着)大哥!我这就下来!
(杜见锋坐起来扣好扣子,抱着头!)唉!我的假期就只剩明天一天了啊!

   
评论(12)
热度(38)
  1. 多多helene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