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凌李】心有所属

爱阿墨的凌李糖!开心收藏起来品尝!么么哒!

阿墨:

给兔子老师 @helene 的生贺,生日快乐!天天开心!尝试了一下校园风,年龄差什么的就忽视它吧


 


01


 


他们的故事从那一个冬日的下午开始。


 


凌远来到医务室时发现已经有人占领了他的地盘。


 


医务室的采光极好,尤其是到了下午,阳光穿过玻璃窗倾洒在床上,温暖又使人困倦,凌远时不时会借着胃疼来这里小憩一下躲避他并不想上的体育课,他长得好,人又会说话,再加上确实身体也不太好,校医见到他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过他,只是今天他似乎来晚了一步。


 


女校医看见他笑了一下:“今儿个不巧,来了个和你一样的。”


 


凌远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那个原本应该属于他床位上躺着的人。


 


那人侧身背对着他,只能看到一头微卷的头毛露在被子外,一动不动看上去睡得挺沉。


 


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校医立刻接起应了几句挂了电话后,有点为难地看向凌远,“我这边需要去开个会,你要不在这儿帮我看一下,等他醒了后把这药给他吃了。”


 


她指了指桌上从药板上剪下的两片药片。


 


凌远看了眼那还在睡的人,点点头,“您去吧,我看着就好。”


 


待校医走后,凌远随手拿起桌上的病历翻看,一眼就看到了病历上名字,李熏然。


 


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他回头望去,刚才被子还盖得好好的人此时已经把身上盖着的被子蹬掉了一半,大半个身子露在了外面,脸埋在枕头里继续睡着。


 


这是幼稚园小孩吗……


 


凌远盯着被蹬掉了大半的被子,又看向那个毫无所觉的家伙,对方似乎梦到了什么愉快的事情,脸上甚至还浮起一抹笑意。凌远盯着那个原本该属于他的位置,心里叹了口气,走上前把被子又重新盖了回去。


 


等凌远返回到座位上时,一转身便看到自己刚盖好的被子又被一脚蹬开,收回前言,这哪是幼稚园小孩啊,这是托儿所还没毕业好吗!


 


凌远耐着性子又给人重新盖上被子时,却看到原本熟睡中的人此时正睁开眼盯着他。


 


凌远这才注意到眼前这人有着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


 


睫毛长又密,似乎他眨眼时,凌远仿佛都能感受那扑扇在自己脸上的触感,那双眼直直地注视着他,像是要把他吸进那浓墨一般的纯黑中。


 


“凌学长?”


 


凌远听到眼前的小孩这么叫他。


 


“你怎么知道我?”


 


凌远在问出这句时就后悔了,果然他听到小孩的一声轻笑。


 


“有谁会不知道学生会长吗?”


 


凌远的名字放在全校,从老师学生到门卫大爷都知道,成绩一直第一,表彰榜上的常客,更是连任两届的学生会长,一个人生开挂的像是校园小说男主角的人设,对,就是简瑶书架上那一本本封面画着闪闪发亮王子形象的小说书,天知道女生们为什么会对那种书简直痴迷到一个病态的程度。


 


“你的被子掉了,我给你捡起来。”


 


凌远看了眼手中的被子,然后他看到眼前的小孩的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哦。”


 


李熏然此时想用被子把自己埋起来,该不会是他在凌远面前踢被子了吧,这个习惯他从小到大都没改过来,每次李妈妈给他盖好被子第二天一定会数落他一顿,但没想却在凌远面前也这样,实在是……太丢人了。


 


“我还有课,就先走了。”


 


李熏然匆匆起身,原本就卷着的头毛此刻看上去像是炸开一样乱蓬蓬的一团,凌远看着他顶着那头卷毛在要冲出医务室时喊住了他。


 


“李熏然。”


 


李熏然下意识地一回头:“嗯?”


 


等他反应过来时,脸又开始烧了起来,“你,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凌远指了指桌上的病历:“这里有写。”他拿起桌上的药朝他晃了晃,“还有,你该吃药了。”


 


邂逅有时就是来得那么措手不及却又让人难以忘怀。


 


02


 


凌远顺利考进了邻省的医学院时,李熏然鼓足了勇气在毕业典礼后找到了好不容易从女生们各种求合影的魔爪下逃脱的凌远。


 


凌远难得的看上去有些狼狈,见到李熏然他理了理衣服笑着向他打招呼。


 


“熏然,你来了。”


 


李熏然抿了抿唇,想起简瑶同学拉着他的手严肃地对他说,“你一定要把凌学长校服上的第二粒扣子拿到手。”


 


李熏然一头雾水:“为什么?”


 


简瑶恨铁不成钢:“第二粒扣子是最靠近心脏的位置,你得抢在别人前面先下手为强!”


 


李熏然捂脸,求你了,大姐,别再看那些小说了好吗。


 


“远哥。”


 


李熏然盯着地上自己的影子看着,之前心里排演好想对凌远说的话现在他是一句也想不起来了,凌远要离开学校,也要离开自己去更远的地方,李熏然有点心急,这个人一直在前面走着,他怕他走得太快走得太远,自己却离他越来越远,直到最后再也追不上他。


 


“我明年也要考邻省的警校了。”


 


蝉鸣在耳边喧嚣着,阳光穿过树叶的罅隙在他们身上落下深浅不一的光斑,远处似乎隐约可以听到人群的欢呼,但在两人的耳里却似乎只有着彼此的呼吸声。


 


李熏然等了半天都没见眼前的人有什么反应,抬头却撞进了一双笑得快要溢出来的眼中。


 


凌远笑着揉上了他最喜欢的那头软软的卷毛,将手中一直握着的一个东西放在了李熏然的手里。


 


“好,我等你。”


 


03


 


凌远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了抽屉里的一枚扣子,他举起来想着是哪里落下的,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唇边控制不住地扯开一抹笑。


 


“老凌,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制服衬衣?”


 


李熏然踏进卧室却看到凌远举着一个什么东西翻看着,他走近一看,卧槽了一声,上前去抢。


 


凌远避身将手举得更高:“没想到,你还留着这个。”


 


“你也不看看是谁给的。”


 


李熏然不管不顾地使出擒拿的姿势,将人压在身下顺利抢过凌远手中的那枚扣子。


 


“我给的。”凌远大方地承认,顺势搂住趴在身上的人,“只是我没想到你会保留这么久。”


 


“那是你第一次给我东西,谁会想到你就给这么个东西。”


 


李熏然绝不会承认,他在简大小姐的洗脑下,那时在收到这枚扣子时心里是有多么开心。


 


“那可是我从多少女生手下拼死保下的,你还嫌弃。”


 


凌远也不会告诉李熏然,当他得知女生们虎视眈眈地对他的这枚扣子志在必得的意义时,他就悄悄扯了那枚扣子藏起来。


 


这枚扣子只能属于一个人,正如他心里也只装着那一人。


 


Fin




一个短小的目录


 

   
评论
热度(279)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