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楼诚衍生,盒盒盒童话】小鱼家的盒盒03

这是跟 @小鱼爱果冻才不是小黄鱼 聊天脑出的脑洞,两人边聊边修正出来的,不正经童话?!

祝贺伪装者二周年快乐!



小鱼家有盒盒。

盒盒们住在小鱼家。

那么,盒盒们都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呢?


然盒盒是小盒盒们里头唯一拥有卷毛的盒盒。

在他小的时候,他问诚盒盒,“葛葛,为神马偶素卷卷哒?”

诚盒盒摸摸他的小卷毛,“因为然然可爱啊。”

糖串儿盒盒捧着一本电学原理从旁边走过去,嘟囔着,“这卷毛难道不是因为被电电卷的吗?”

克功盒盒抬头望着天空,“有个传说,据说在麻麻肚子里的小盒盒,如果一直听到闪电打雷,就会变成卷毛。”

大白盒盒摸摸然盒盒的小卷毛,Q弹Q弹的,“你别在意他们怎么说,我觉得你的卷毛很好(摸)啊!”

平盒盒拿着一本遗传学走过来,“嗯,卷毛是显性基因,但是作用力通常不太明显,啊!然然,这样代表你的基因好啊!”

然盒盒不知道啥叫基因,他蹭蹭大白盒盒摸自己头的手,点头附和平盒盒的说法,然后接过诚盒盒给他的可爱多,开心的吃起来。没关系,即使只有自己是卷毛,盒盒们都还是很爱自己哒!然盒盒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儿。


然盒盒就这样顶着一头卷毛,跟圆溜溜的大眼睛,谋杀了无数少女心、御姐心、大妈心、奶奶心。所以诚盒盒买菜的时候最喜欢带着然盒盒一起去了。只要然盒盒眨眨他的大眼睛,用45度角的卷毛与脸颊对着对方,即使是大叔,也忍不住摸一把他的卷毛,然后不是打折,就是送葱、递蒜、给姜。诚盒盒总是在买完菜之后,买个可爱多给然盒盒。然盒盒也很乖的,一手拿着可爱多,一手抓着诚盒盒的衣角,或是帮忙提菜。


在街上有位被然盒盒的“美貌”掳获“芳心”的人士,那是一院的肝胆第一刀凌兔兔。别看凌兔兔一副亲善温和的模样,动起手术来,那可是快狠准。有天凌兔兔在街上,看到正在吃可爱多的然盒盒,背后头跑过来的人撞倒在地,手上的可爱多飞了出去。然盒盒先是坚强的爬起来,然后看着才咬了两口的可爱多,眼泪滴答滴答的掉了下来。凌兔兔看到突然心里一揪,他冲上前去,深吸了一口气,“小朋友,你撞到哪里了,我是医生,你要不要跟我过来医院,我帮你擦药,你放心不用收钱的。”

然盒盒惋惜地看着地上的可爱多,小鼻子一抽一抽的跟着凌兔兔到医院擦药,一步三回头。凌兔兔帮然盒盒擦好药,问出他的姓名与家里住址后,牵着然盒盒的手回家。在路上,凌兔兔进了一趟商店,帮然盒盒买了一只可爱多。凌兔兔看着然盒盒低头咬着可爱多,忍不住呼撸一把小卷毛。啊!跟自己想的一样,手感真好。凌兔兔送然盒盒回到家,正好遇上了四处寻找然盒盒的诚盒盒。凌兔兔表示以后盒盒们可以到医院来找自己擦药,诚盒盒万分感谢。凌兔兔推着购物车,走在超市里,看着货架上的可爱多,忍不住拿了一盒,又看看前方的养乐多,忍不住拿了一排。凌兔兔回到家里,一边哼着歌,一边觉得今天这个休假日过得真是愉快。不过,然然真是可怜,居然被电电成卷毛了啊,不过那头卷毛真是好摸。凌兔兔一边切着胡萝卜,一边想着以后要对然然好点。


自此然盒盒养成了一个习惯,他不定时的会去找凌兔兔玩。当他受伤的时候,他会去找凌兔兔擦药;当他想吃可爱多,或是其他小零食的时候,他会去已经变成院长的凌兔兔办公室里掏冰箱或橱柜,里头有凌兔兔给他放的零食。当然,然盒盒也不是空手来的,他手上会提着诚盒盒准备的饭盒。因为凌兔兔太忙啦,上次忙到胃疼倒下正好被然盒盒发现,所以,然盒盒便决定要监督凌兔兔好好吃饭。

不过,素来不喜欢麻烦他人的诚盒盒为何会立马同意凌兔兔的提议呢?其实,那是因为然盒盒的特殊体质。他只要被蚊虫咬到,就会肿出大包包,而且久久不消退。跌倒受伤也是,一般的药水、药膏然盒盒擦了伤口反而会肿。凌兔兔那天送然盒盒回家,然盒盒的伤口完全没有肿,这也是诚盒盒同意然盒盒去找凌兔兔的主要原因,适合的医生难求啊!


然盒盒今天小心翼翼地捧着手里的纸包,慢慢的闪开人群,走进凌兔兔的办公室。凌兔兔正皱着眉头坐在办公室里,然盒盒把手上的纸包一放,急忙往他身上扑。“老凌,老凌,你又胃疼了吗?吃药了吗?”

凌兔兔抱住在自己身上一通乱摸的然然,刚刚被同事误解的辛酸与无奈,被然然这一通摸,都快摸没了。“然然,桌上这是什么?”凌兔兔按住在自己身上折腾的然然,用食指往桌上的纸包点了点。

然盒盒就着跨坐在凌兔兔腿上的姿势,转头托起纸包,头微微抬起45度角,双手捧起纸包,纸包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与红扑扑的圆润脸颊,“这是我今天在学校学做的包子,我特别忍着没有吃,带过来给老凌吃哒!”然盒盒咕咚吞下一口口水,“这真的是我用心做哒!真的非常非常好吃哦!”

凌兔兔看着然然期待的小眼神儿,咕咚吞下一口口水,打开小纸包,里头是捏成一只,嗯,应该是,小兔兔的包子。凌兔兔俯身拿过手机,“然然,你先拿好,我得先把然然给我做的包子拍下来,以后时不时翻出来看。”

凌兔兔收获了捧着小兔兔包子与灿烂笑容的然盒盒,还有一个难忘的小兔兔芝麻包。当天的照片,就放在凌兔兔的办公桌上。


(黑体字为小鱼写的段落)

凌兔兔因为收到爱的包包很感动,所以决定要跟然然表白,他特地做了狮子头,要然然又做了兔兔包带来家里,把狮子头跟兔兔包摆在一起拍照,然后凌兔兔趁机拉着然盒盒自拍,在镜头前飞快的亲了然盒盒一口,然后按下快门。

凌兔兔舀起一颗狮子头喂进然盒盒的嘴哩,然盒盒也拿起兔兔包喂给凌兔兔吃。一人一口,一人一口,吃着吃着老凌就开始顺着舔然然手指,接着趁机叼着然然手指舔呀,越舔越色气。

然然害羞(⺣◡⺣)地扭着:“老凌你干嘛呀,好痒!”

老凌道貌岸然地说:“然然手指沾到酱汁了,我给你舔舔干净。”

老凌拿筷子喂然然吃一口狮子头,问然然“狮子头好吃吗?”

然然吧唧嘴说:“嗯嗯,真好吃。”

然后凌兔兔就凑过去亲然然说:“那我也尝尝看我的小狮子是不是这么好吃哦!”他便亲着吃完了那一口。

然盒盒就害羞把脸埋在凌兔兔肩膀里,小小声说:“老凌,好吃嘛……”

凌兔兔趁机咬着然然耳朵舔,一边舔咬一边模糊地说着:“唔……我的小狮子最好吃了!”

凌兔兔边舔咬耳朵边说着:“软软的耳朵!”啃向脖子,“香香的脖子!”细舔锁骨, “细细的锁骨!”

凌兔兔用力地吻着然然:“嗯唔唔!真好吃!”


凌兔兔捏着兔兔包,眼睛却盯着然然:“然然要不要吃一口兔兔啊?”

然然怕自己不知道是不是想歪了,只小小声嗯了一句,凑上去要咬兔兔包。

结果凌兔兔拿包的手突然撤掉了,然然就直接亲到他嘴上了。

凌兔兔就噙着然然的嘴唇不放

亲了好几秒钟~离开的时候还轻轻咬了一口嘴唇,发出“啾”的一声,然然害羞地把头埋到凌兔兔怀里了。

凌兔兔凑上去问然然:“然然好吃吗?还要不要吃?”

然后然然就把头埋在老凌怀里轻轻点了点头啊,凌兔兔就一边亲一边把然然推倒在沙发上。(然后拉灯)


那天的晚饭他们吃了三个多小时,最后只剩桌上凉了的狮子头。第二天然然揉着酸软的腰、虚软的胃。发誓以后没事再也不做兔子包了


以後,狮子头和兔子包就变成了他们之间一个“小暗号”。如果然盒盒想要了,就会脸红红瞪着大眼睛瞅着凌兔兔:“老凌,今晚我想吃兔子包(///ω///)”

凌兔兔就会回答,“然然宝贝,没有问题!没有狮子头配兔子包可不行哦!马上给然然预热哦!”


然盒盒就在凌兔兔的“呵护”之下,无伤无痛的过了好几年。然盒盒吃着凌兔兔精心准备的小点心,还有凌兔兔准备的餐点饭食。凌兔兔为了做饭给然盒盒吃,特意买烹饪书学习精进的。然盒盒就这样日渐茁壮,长成一棵小白杨。

然盒盒今天揪着小衣角,坐在凌兔兔的办公室里,拿着眼睛不时瞅瞅绷着脸的凌兔兔。凌兔兔生气是有原因的,因为他捧在手心里疼爱的然盒盒,居然要去读警校!要去读那个危险性高,老是摔打、受伤的警校。然然要是受伤,没有药擦怎么办?然然要是被虫子咬到全身肿起来怎么办?凌兔兔越想越害怕,脸绷得越紧。

然盒盒看到凌兔兔越来越黑的脸色,鼓起勇气,蹭了过去,拉拉凌兔兔的衣角。“老凌,我会小心,我会注意,你给我的药我会带着。我会小心不受伤的,你别担心。”

凌兔兔动动眉毛不说话。然盒盒只是揪着凌兔兔的衣角,不停地喊,“老凌,老凌,你别生气嘛!”凌兔兔叹了一口气,然盒盒趁机钻进他怀里,搂着凌兔兔的脖子,往他脸颊上用力亲了一口,“老凌,你别生气嘛,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何况,我还有你啊,老凌你会保护我的,对吧?”凌兔兔啾了然盒盒脸颊一口,把脸埋在他的项颈处,“你就吃定我了。”

然盒盒用力抱紧凌兔兔,不过,“咕噜、咕噜”声突然冒出来。凌兔兔抬起头,看到臊得脸红的然盒盒,“我这不是得到哥哥同意,赶着去报名,然后又过来老凌这里吗?”凌兔兔拍拍然盒盒圆圆的小屁屁,“那还不赶快起来,正好今天中午我没有应酬,我带你去附近吃你想吃的火锅。”然盒盒搂着凌兔兔,用力么了一口,“老凌你最好啦!”然后从他身上跳开。凌兔兔拿起车钥匙,摇摇头,这个可爱的然然,他真的没有办法想象会变成英挺的人民警察的样子。


等到然盒盒去了警校,果然不出凌兔兔所料,他开始了担心受怕的日子。你瞧瞧吧,光是为了帮诚盒盒侦查与救出明楼,把自己搞得满身肿包与挫伤、刮伤,凌兔兔看到都要心疼死了。他扒了鸽主的药来帮然然治疗,然然带来的大白盒盒,他也忍不住叹口气,都晒成大黑盒盒了,身上的肿包跟伤口就更不好找了。正好自己的朋友回国来玩,凌兔兔只好紧急电话召唤夜枭庄。他带着黑眼圈念叨叨的走进凌兔兔的办公室,“就说不要叫我夜枭庄,叫我欧文庄!我说!what?这难道不是黑人吗?”大白盒盒瞪了他一眼,悄悄附在然盒盒耳边说,“这个人看起来怪怪的,离他远点。”欧文庄一个箭步冲到大白盒盒身边,开始瞪着铜铃大眼,为大白盒盒上药。凌兔兔帮然盒盒擦完药,看到大白盒盒一脸嫌弃的瞪着帮他治疗的欧文庄,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养乐多,插上吸管,一罐塞进然然手里,一罐的给大白盒盒。这下,小盒盒们就安安静静的吸溜吸溜,不过大白盒盒看向欧文庄的眼神依旧保持凶恶。


等到然然去了学校,日后变成一名英姿爽飒的人民警察后,然然想要的时候会发短信给老凌“老凌~今晚在家做好兔子包等我哟(wink)”“老凌~今天早收队下班~备好狮子头在家等你了(wink)”

或是凌兔兔会发信息:宝贝下班没有?今晚吃什么?我现在可以下班了~要不要顺路带上狮子头回家今晚宵夜呀(wink”人多的时候,或是在忙碌中,或是在不方便的场合里,凌兔兔的短讯就会变成狮子头~下班没?我饿了(wink~)意思就是我饿了想吃你!不然凌兔兔平时没事不叫然然狮子头的都叫然然宝贝卷卷宝贝等。


在此之后,然盒盒每次的体检都是由凌院长“亲自关照”,毕业之后,然盒盒跟大白盒盒先在同一个单位执勤,有一次,两人为了抓捕在螃蟹篮里私藏海陀茵这类禁止散布商品的嫌疑犯时,大白盒盒从高楼上,利用云梯车一跃而下,从高处直接压制嫌疑人,但是却被嫌疑人手中的榔头击中腿部。然盒盒从另一边包抄,他注意到空气中的燃气味道,争夺嫌疑人手中的打火机,打火机飞了出去,引发一场爆炸。然盒盒一把拉住嫌疑人向外逃,但是被爆炸弹了出去。等到然盒盒醒来,已经是躺在病床上。凌兔兔双手环胸严肃地盯着他看,旁边站着平盒盒,正在翻阅他的病历,“还好,然然只有胸骨骨裂,不过因为撞击的关系,要观察几天是否有脑震荡的状况,”平盒盒看向刚刚进门直奔大白盒盒床前的欧文庄,摇了摇头,“另外,大白盒盒只有腿骨骨裂,要注意别牵动到就行了。”平盒盒把病历交给凌院长,凌院长顺手把大白盒盒的病例交给庄医生。平盒盒摇摇头,看样子两位非骨科的师兄,是打定主意要越科管床了。他转身离开病房,完全无视大白盒盒的眼神,与那句“你又不是骨科的,来干什么?滚开!”还有然盒盒的那句,“老凌我已经有小心了,你不要生气!老凌,我好饿哦!”平盒盒决定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实习医师要忙得事情可多着呢!何况,大鳄发话了,他已经买好房子,等的自己实习结束,申请到研究所呢!平盒盒觉得自己的时间都不够用了,他才没时间管那两对卿卿我我。


   
评论(10)
热度(48)
  1. 小鱼爱果冻才不是小黄鱼helene 转载了此文字
    说好不会写文不开车的我😳自己看回开车那段好陌生……结果翻回聊天记录发现其实每个字都是我自己打出来的...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