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楼诚衍生,盒盒盒童话】小鱼家的盒盒04

这是跟 @小鱼爱果冻才不是小黄鱼 聊天脑出的脑洞,两人边聊边修正出来的,不正经童话?!

祝贺伪装者二周年快乐!

黑体字为小鱼主要负责部分

 

小鱼家有盒盒。

盒盒们住在小鱼家。

那么,盒盒们都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呢?

 

平盒盒是个从小立志要当医生的好盒盒。

一天,诚盒盒带着小盒盒们到狼牙山登山野餐,顺便采蘑菇。平盒盒挽着小篮子,一朵一朵的采,嗯,这个草菇不错,哇!这个猴头菇好大一朵哦!他往森林里头走去,突然听见啾啾啾的声音,他在一棵大树底下发现一只小狐狸,小狐狸的后腿流血了。平盒盒根据平常看的医书,摘来草药,用石头砸烂,敷在小狐狸的后腿上,又用树枝夹住小狐狸的后腿,解下自己的领巾,牢牢固定住。

 

他挽着小篮子回去找诚盒盒,诚盒盒摸摸平盒盒的头,称赞他是见义勇为的好盒盒。诚盒盒让小盒盒们同心协力,用藤条编成一个拖网,然后大家一起把小狐狸放进已经垫了好几层大树叶的拖网里。就这样,小狐狸被小盒盒们拖下山,拖回家治疗。

 

平盒盒觉得自己应该要担负起治疗小狐狸的责任,于是,他很认真的采药,帮小狐狸换药。所以,除了常常喂食小狐狸的诚盒盒跟然盒盒外,平盒盒是跟小狐狸最亲近的小盒盒了。也因此在小狐狸腿伤好了之后,牠会驼着小盒盒们四处跑,不过,他最常驼着的还是诚盒盒、然盒盒跟平盒盒。

 

诚盒盒怕小盒盒们骑着小狐狸乱跑会发生危险,特别交代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小盒盒们不能骑着小狐狸跑出去。不过,今天平盒盒违规了,他趁着诚盒盒不在家,挽着小篮子,骑着小狐狸,往狼牙山上奔去。

 

平盒盒觉得最近诚盒盒工作实在好忙碌啊,自己今天正好学校放假,这几天刚下过雨,森林里面应该有很多蘑菇可以采,诚盒盒回家看到应该会很开心;还有,自己也想找看看有没有小野菊,最近然盒盒老是脸红,有点上火,需要泡小野菊茶给他降降火气;还有,诚盒盒最近回家常常带着玫瑰花,他也不说是谁送的,但是小盒盒们都知道,是他的老板明先生送的啦。平盒盒心想,要是今天能摘到野生的玫瑰花,这样诚盒盒也能送花给明先生了。

 

平盒盒一路骑着小狐狸进入森林里,摘了满满一篮子蘑菇,满满一背袋小野菊。他摸摸小狐狸的头,“小狐狸啊,你知道哪里有玫瑰花可以摘吗?”小狐狸点点头,带着爬到自己背上的平盒盒向前奔去,到了一个满是玫瑰花的大花园里。

 

谭大鳄正在玫瑰花园里晒着太阳打呵欠,“呵!”最近忙着商业谈判,还忙着和明楼一起对付汪氏。汪氏企业不但妨碍自己的花园酒店与花园咖啡厅的发展,还涉足不正当的生意,身为一位有正义感的大鳄,他最讨厌这种人了。不过,也因为如此,他每天都忙碌到很晚,睡眠有点不足,连自家宠物小狐狸失踪许多天都没有发现。谭大鳄又打了个呵欠,听到熟悉的啾啾声,咦?这不是自家小狐狸的声音么?谭大鳄往声音的来源走去,他惊得张大嘴巴,连小狐狸跑过来蹭他,他都没有发觉。

 

平盒盒正在玫瑰花园里转悠,突然发现到一张大嘴的大鳄先生对着自己,吓了一跳。“唉呀!”一声,就往玫瑰花丛里倒下。平盒盒摀着眼睛,咦?怎么不痛?他张开眼睛,发现自己被大鳄拉住了。大鳄放开平盒盒,“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要对我的玫瑰花做什么?”

平盒盒捏了捏手中的玫瑰花枝,“啊?这是你的玫瑰花?我明明请小狐狸带我去找野生的玫瑰花啊?”

谭大鳄转头看了看在自己身后转圈的小狐狸,“你是说这只小狐狸?”大鳄偷偷对小狐狸挤挤眼,小狐狸啾啾叫了两声,“可是他带你来的是我的玫瑰花园啊,对了,你是怎么遇上这只小狐狸的?”。

平盒盒看了看大鳄,觉得有点奇怪。不过,他还是很有礼貌的说了下自己偶然救了小狐狸的经过,然后平盒盒打算要回家了。

大鳄微瞇起眼睛,“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摘我的玫瑰花?”

平盒盒把手中的玫瑰花还给大鳄,“对不起,我本来是想要摘花给哥哥,让他送人的。很抱歉摘了你的花,还给你。”

大鳄上下打量了平盒盒一番,咧开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你要把花给我?”

平盒盒点点头。大鳄接过花,“你知道吗?送玫瑰花代表什么意思吗?”

平盒盒摇摇头,大鳄嗅了嗅玫瑰花,一把抱住平盒盒。“送玫瑰花代表的意思就是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所以,你现在就是我的人啦!”

平盒盒就这样被大鳄带回家里,直到面前摆了小饼干与一杯英式红茶,平盒盒还是糊里胡涂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明老板在追求我哥哥?”

大鳄拿起一块饼干,喂进平盒盒嘴里,自己端起茶杯喝茶。“如果你说的明老板是我认识的明楼,那么就是真的。他每天送的玫瑰花,都是花店特别来我的花园摘的。对了,你可以叫我大鳄先生。”

平盒盒嘴里嚼着饼干,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平盒盒突然脸红,那刚刚自己好像也是送了大鳄先生玫瑰花?大鳄先生说自己是他的人?可是,我们才刚认识啊?

 

大鳄招待平盒盒喝了一顿下午茶后,扶着平盒盒坐上小狐狸,递给他管家打包好的一大盒小饼干。大鳄对平盒盒说,“如果你还需要玫瑰花,尽管过来摘。别忘了你答应我,有空的时候要陪我喝下午茶的哦!”

平盒盒挽着小篮子,背着背袋,手捧着饼干盒,坐在小狐狸背上。他想着刚刚大鳄先生说自己从小就一个人过日子,因为太无聊了,所以才种了一大片的玫瑰花,还开创了公司,又收养了小动物当宠物,可是,大鳄先生还是很寂寞,想要找人说说话,聊聊天,所以自己应该是因为同情大鳄先生是个好人,才互搭应陪他聊天的。脸颊红扑扑的平盒盒这样想着。

 

平盒盒回到家里,把篮子交给糖串儿盒盒,让他去清洗蘑菇;把背袋交给川盒盒,川盒盒懂得如何晾晒小野菊;自己则是翻找出一个瓶子,到厨房加上水,把玫瑰插在瓶子里,放在餐桌上。

糖串儿盒盒瞥了一眼,“玫瑰哪儿来的?”平盒盒一边洗蘑菇,一边说今天的遭遇。平盒盒讲到一半突然住嘴,不对啊,大鳄先生这是在套路我?

平盒盒跟糖串儿盒盒讨论起来,加上后来进厨房的川盒盒,三位盒盒一致同意平盒盒今天被大鳄先生套路了。平盒盒皱着眉头想,我是这么聪明的盒盒,怎么能这样就被套路呢?于是,他决定,他要反套路大鳄先生!

 

至于平盒盒为什这次反应比较慢呢?平盒盒是盒盒里面,除了诚盒盒以外最漂亮的盒盒了。他平常总是遇到的状况是别人捧着礼物过来,要求跟平盒盒交往,或是羞答答的递上情书。像大鳄先生这么“直接”的人,平盒盒还真没遇过。不过,平盒盒看着玫瑰花摸着下巴,既然大鳄先生也是震惊于自己的美貌,还不按牌理出牌,自己是不是也要换种方式来考验他,不要像平常一样直接拒绝呢?

 

平盒盒笑咪咪的把饼干分给小盒盒们吃,把玫瑰花交给诚盒盒,让他明天记得带去送给明老板。平盒盒心里暗自唾弃自己,送花、送吃的,不就是自己平常撩人的招数吗?自己今天居然没有马上反应过来。不行,自己得想想,周六得设什么关卡给大鳄先生才行,不能就这样直接去喝下午茶。

 

周六上午,大鳄先生一早起床,吃完早餐,把头发抹上发油固定好,拿起飞得普刮胡刀刮青脸上的胡渣,拍了胡须水,又在身上洒了点古龙水,便到花园里转悠,想要摘一朵玫瑰花,准备送给平盒盒。没想到,管家却递给大鳄一张纸条。纸条上面写着,“大鳄先生,今天我没有办法陪你喝下午茶了,我有一个谜题没有办法解开,你如果能帮我解开,我才能陪你喝下午茶。”大鳄看着纸条上的谜题皱起眉头,纸条上画了一条鱼,上面有三条直的波浪线,下面有三条横的波浪线,旁边还有一个杯子,这是什么意思?

大鳄先生非常聪明,他知道善用一切资源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让管家召集了所有仆人帮忙想,正当大家苦思凝神之际,厨师突然啊的一声,冲回厨坊关火。“我忘了我正在煮鱼腥草茶了!”大鳄用力拍了一下大腿,对!答案就是鱼腥草茶。

大鳄让管家带着厨师先生煮好的鱼腥草茶到平盒盒家里,却得到平盒盒临时被叫去学校的消息,管家把鱼腥草茶留下,并留下纸条,帮大鳄先生预约了下一次的下午茶约会。

 

平盒盒回到家里,撇了撇嘴,居然被大鳄先生猜到了。要不是自己没空去采鱼腥草,他也不会出这个题目。他逼着克功盒盒跟川盒盒把鱼腥草茶喝完,免得感冒症状加重,以及把感冒病毒传播给其他小盒盒。没办法,最近诚盒盒太忙,忘了买感冒药放在家里,这是平盒盒想到最快最省钱的治疗法了。

 

谭大鳄把桌上的植物传说故事合起,在鱼腥草那页加上刚做好的叶子书签,放回书架上。大鳄先生心想,幸好自己有看过鱼腥草的传说故事,家附近也正好有鱼腥草,不然那个谜题自己还真猜不出来。看样子平盒盒是想要考验自己,知道自己上次对他惊为天人而套路他。谭大鳄拿出平盒盒的调查报告,抿着嘴笑,拿出比在上头又添上“聪敏不认输”,然后收回抽屉。他知道管家帮他约了下一回的约会,他也知道平盒盒应该还会再出难题来考验自己,谭大鳄拨弄着花瓶里的玫瑰,哼着歌,平盒盒下次会出什么题目呢?

 

周六到了,谭大鳄依然一早起床准备妥当,果然,平盒盒的纸条又到了。这次的纸条上面只有几朵小花,跟几条闪电符号。谭大鳄皱着眉头想,这是什么东西?他把纸条放在桌子上,边喝柠檬茶边思考。管家在为他续杯的时候,几滴柠檬茶溅了出来,谭大鳄赶紧拿起纸条,想要擦去纸条上的水渍,却发现好像有些痕迹浮现出来。谭大鳄拿出身上的打火机,靠近纸条,果然有字浮现出来。“哈哈哈,你是不是很头疼,如果你能发现这个线索,算你聪明,提示,厨房,火锅。”谭大鳄叫来厨师一起讨论,厨师想了想,闪电符号如果是麻麻的意思,那就是花椒,火锅常用上这个调料。谭大鳄让管家买了一大包花椒,还有几包火锅底料送到平盒盒家。打开门的是身上还有面粉印的川盒盒,他点点头,收下东西,便关上门,家里头面团可整到一半呢,这可是火锅吃到最后要下的面条,不得马虎。

 

谭大鳄在家里吃着柠檬香茅鱼片锅,整张大桌子上,只放着一个小锅子,他孤伶伶的一个人吃着火锅。谭大鳄只开着一盏小灯,静静地吃着。他突然想平盒盒了,他把自己现在独自吃火锅的景象录了个视频。第二天,平盒盒收到一个盒子,打开来,里头是只大鳄牌手机。平盒盒撇撇嘴,哼!大鳄先生想要用礼物来收买自己啊!不过,这礼物自己还真喜欢!平盒盒摁开手机,先存好指纹密码,然后打开微信,喜孜孜地想要搜寻诚盒盒的微信号,却发现微信里头已经有了一个联络人。平盒盒点开一看,果然是大鳄先生,他立马改了备注,“套路的大鳄”,然后点开里头唯一的视频。平盒盒看着大鳄先生孤伶伶的吃着一个小火锅,平盒盒想起自家昨天晚上围着一口锅子,你哄我抢的吃饭情景,顿时,心软了。平盒盒收起手机,然后又打开,发了条微信,“周六我过去喝茶。”平盒盒心想,大鳄先生送了自己这么珍贵的礼物,自己也该去道谢才是。谭大鳄打开微信,嘴角牵起一丝笑纹,然后会继续会议。

 

周六一早,谭大鳄依然一早就开始收拾妥当,等着平盒盒上门。结果,时间都过了,平盒盒还没上门。谭大鳄拿出手机拨打过去,响了很多声手机才接通。只听到平盒盒喘着气说,大鳄先生,我今天可能没办法过去了,我本来以为是克功盒盒把小狐狸带走了,因为他之前有说过要带小狐狸去玩。没想到他今天放假回家我一问,他根本没有带走小狐狸,这代表小狐狸已经失踪好几天了,我得赶紧去找。大鳄先生,你能帮我一起找小狐狸吗? 

谭大鳄要平盒盒先来自己家里,他要开车带平盒盒出去找。结果等到平盒盒气喘吁吁的跑上山,谭大鳄带着平盒盒到花园的一个角落,“我家的小狐狸也走失了好多天,这几天才刚回来,我刚想过了,要不然我带着小狐狸去找,可能更容易找到。”平盒盒觉得大鳄先生说得真有道理,便被大鳄先生牵着走。

等到平盒盒走到花园的那个角落,顺着大鳄先生的手看过去,“你看!这就是我家的小狐狸苹苹。”平盒盒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

谭大鳄牵着平盒盒的手,“怎么了?”平盒盒甩开大鳄的手,指着脖子上的铃铛,“牠,他,他就是我家的小狐狸阿大啊。”

谭大鳄指着脖子上的项圈,让平盒盒去摸,“你看,项圈上刻着苹苹两字啊!”平盒盒一摸果然有。

谭大鳄牵着平盒盒的手,“你瞧,你叫平平,我的小狐狸也叫苹苹,然后他受伤让你捡到带回家养,这一切都是缘分啊。代表我俩非常有缘,平平,你说对不对?” 

 

平盒盒上前摸着小狐狸的头不出声,大鳄摸摸小狐狸的头,“小苹苹啊,你喜欢这个平平吗?你说我们把他留下来一辈子陪着我们好不好?”

平盒盒摸着小狐狸的头喃喃自语,“小狐狸啊小狐狸,我又没有钱,脾气又不是那么温柔,只有这一副皮囊还看得过去。但是总有一天我也会变老变丑的,到时候小狐狸你会不会嫌弃我呀?”

小狐狸抬起头,蹭了蹭平盒盒,啾啾的叫了两声。

谭大鳄趁机牵住平盒盒的手,“不嫌弃,不嫌弃,小狐狸不嫌弃,我更不嫌弃!苹苹啊,你真是为我带来一位好平平呢!”

谭大鳄转身摘下一朵玫瑰花,郑重地握在手里。“小苹苹很喜欢你,我更喜欢你!平平,我爱你!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说完单膝跪下,把玫瑰花递向平盒盒。

平盒盒犹豫了一下,双颊酡红的接过了玫瑰花。谭大鳄站起来顺势抱住平盒盒,“现在我有全世界第一好和第二好的两个平平了!”

谭大鳄顺势用公主的姿势平盒盒,小狐狸苹苹吹了声口哨,“我要带着我的两个好平平回屋啰!”谭大鳄抱着羞得把脸埋在他怀里,手却紧紧搂住自己脖子不放的平盒盒,像是打了胜仗的国王,像是迎娶美娇娘的新郎,挺起胸膛,昂首阔步的往屋里走去。小狐狸自觉的蹦蹦跳跳跟上,三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大鳄把平盒盒抱近客厅,放在沙发上,喘了一口气!敲敲自己的腰。

平盒盒抿着嘴忍着笑,“要你逞能,来,让我看看,别把腰给闪了。”

平盒盒边帮忙揉腰边叹气,“看来可能我还没变老,某人的腰就先不中用了哦!”

小狐狸在平平脚边打着圈蹭着,嗷嗷叫表示附和

谭大鳄绷紧下颚,招手让管家送茶点来,“我们也折腾了一下午,平平这回你总能好好陪我喝茶了吧?”

 

两人慢慢的享用着英式红茶与精心烘焙的小点心。

平平认真地研究了一下茶点的种类,伸手捏起一块抹茶蛋糕放到嘴边一口一口吃着,“这个好吃诶!”平平吃完一块笑着夸奖道,丝毫没在意粘在嘴角的抹茶粉和奶油大鳄点了下平平,“嘴角沾东西了啦”,然后伸出手指帮他揩掉一点看着手指上的残渣,鬼使神差地把放进嘴里舔了一下

平平脸红了一下,然后假装不在意地伸出舌头随意舔了一下嘴边的残渣想舔干净

大鳄刚刚意犹未尽地放下手指,就看到平平为了舔干净嘴唇而伸出来的半截小舌头然后轻轻地舔着平平的嘴唇上的残渣,舔干净了还舍不得放开含着平平的嘴唇轻轻地温柔地亲着直到平平整个脸都红了,轻推大鳄的胸口,大鳄才肯放开

平平脸都红了,然后为了掩饰害羞又拿起了一块糕点,说“很好吃的你尝尝嘛”递到大鳄面前

大鳄温柔地笑笑说,“好呀,平平喂我”,然后也不伸手接,只是张大嘴,“啊~”

然后平平脸红红地一口塞进大鳄嘴里,便扭头不再搭理他只是专心研究哪样点心更好吃

 

大鳄站起身来,伸展一下,对平盒盒伸出手,“陪我逛逛?我介绍我家给你认识?”吃饱了瘫在沙发上的平盒盒点点头,伸手握住了大鳄的手,示意大鳄拉他一把好方便起来。

“这里是游泳池,今天太晚了,下回你早点来,可以在这里游泳。”谭大鳄指着客厅转角外的椭圆形泳池说。

谭大鳄转头往另一方向走,推开一个门。“这是餐厅,那里我让花匠插了你喜欢的百合花。”

“你想要吃什么,跟厨师说,这是小陈,他做菜挺有一套的,刚刚的点心也是他做的。”谭大鳄指着一个握着白餐巾对着平盒盒傻笑的男人。

谭大鳄内心OS,白餐巾你为什么对着平平傻笑!你是不是觊觎我平平!小心我开除你! 

 

谭大鳄牵着平盒盒,往楼上走去,“楼下还有宴客厅,客房等,那不用看。楼上有我的书房,我先带你看看。”

谭大鳄推开桃花心木门,平盒盒眼睛一亮,眼前高耸的书架,摆满了书籍。室内是两层楼挑高的空间,贴墙的书架直接订制,从地板到天花板,耸立着,彷佛直入云霄。谭大鳄拉来滑梯,拉着平盒盒站上去,“你看,这本书你喜不喜欢?”

平盒盒如获至宝的抱在怀里,谭大鳄一踢滑梯,滑梯倏地滑动,平盒盒吓了一跳,抱住谭大鳄,谭大鳄开心的抱住平盒盒,等滑梯停住,他拉着平盒盒爬到一个阁楼。“欢迎来到我的秘密基地。”

平盒盒抱着书,窝在阁楼里,阁楼里有一个小书柜,一盏台灯,几个抱枕,还有几个盒子。平盒盒看着谭大鳄把台灯打开,把抱枕垫在自己腰后,让自己可以把腿伸直,舒服的躺靠着!平盒盒主动的靠向谭大鳄的肩膀,自己算不算是走进他的私密之处了呢?

大鳄任由平平靠在自己身上,伸过手自然地搭在平平的肩膀环抱着平平。平平舒服地靠着大鳄,看了一会儿书慢慢就睡着了大鳄看着平平的睡颜,轻轻地亲了亲他的额头。看了好一会儿发现平平没有要醒的意思,想了想还是小心地把人抱到卧室去睡。给平平盖好被子之后,大鳄也侧躺在旁边支着头看着平平,用手指若有似无地顺着轮廓描摩着平平的眉眼。

 

大鳄PK盒盒

 

在桌上放着的不是蜡烛,而是一个长得像油灯的东西,大鳄扶着平盒盒坐下,“平平,你把提把往上拉。”平盒盒好奇的一拉,突然发出的光线让平平睁不开眼。大鳄把它放在桌上,整个桌子笼罩在橘黄色的光芒下,“这是太阳能露营灯!我每周都充好电,等着你来,今天总算用上了。”

 

盒盒撇嘴,“所以我们现在是要去露营吗?”

大鳄委屈的说,“我不过是想跟你好好吃顿星光晚餐预备的嘛,烧蜡烛太危险了啊!”

盒盒噘嘴说,“没有星光算什么星光晚餐嘛!”

大鳄起身帮平盒盒铺好餐巾,帮他把盘中的牛排切成小块,么了一口回到位子上坐好,“平平,你先吃晚饭,星光等你想吃宵夜的时候就有了。”

平盒盒心情愉悦地叉了一小块牛排放进嘴里。

大鳄把蔬菜汤推给平平,“来配点汤喝,别光吃肉,太干了。还有其他菜,你别只吃肉啊。搭配着吃。”

(平盒盒埋头吃肉不搭理)

大鳄叹气,看来平盒盒是真饿了,但只吃肉可不行。“来!平平,喝口汤!”他把椅子挪动到平平旁边,直接端起汤碗,舀起一勺汤喂进平盒盒嘴里。

平盒盒张口喝下大鳄喂来的汤,继续塞肉,嚼嚼嚼;然后又张口吃下大鳄喂来的炒青菜,接着继续塞肉,嚼嚼嚼;还有张口吃下大鳄涂好奶油明太子的法棍切片,又喝了汤,还是继续塞肉,嚼嚼嚼。整桌菜,大鳄没吃多少,全进了平盒盒的肚子里了。

平盒盒(摸着小肚子),“啊~好饱~”

大鳄摸摸平盒盒的小肚子,都鼓起来了。自己还真是喂上瘾了,没收住手!“来!平平,我拉着你,我们走几步,要不你晚上不好睡!”

平盒盒耍赖,“不要!要么你背我~”

“平平啊,来,我们走几步就好,要不你躺床上会胀得难受的。”

平盒盒任性,“不要~”

大鳄拍拍平盒盒,“那平平是想做点床上运动吗

平盒盒瘪嘴,扶着桌子站起来,小小声的说,“坐着好舒服的,坏人!”

大鳄过来从背后抱着平盒盒,十指相扣,“就当是陪陪我嘛。”

平盒盒转身改成挽着大鳄的手臂,“那好,我就陪你走几步哦!”

 

大鳄带着平盒盒下楼,走到花园的一角。平盒盒听见有溪流的声音,大鳄把食指放在嘴唇前,要平平仔细看。天渐渐黑了,溪流旁草丛里突然闪起亮光,有橘黄色的,有黄绿色的,一点一点,一闪一闪,犹如星光。平盒盒圆圆的鹿眼瞪得老大,是萤火虫诶!

 

大鳄环抱住平盒盒,“你说星光晚餐没有星光,我这不就带你来瞧瞧了。天上的星光,只能让你抬头仰望;但是地上的星光,”大鳄抓了一只萤火虫,放入不知何时备妥的玻璃罐里,“地上的星光,我还是能给平平的。”大鳄把装有萤火虫的罐子交给平平。

平盒盒非常感动但仍然嘴硬噘嘴,“那如果我要月亮呢

大鳄抱住平平,“我们平平想要,那我也得想办法啊!”

平盒盒看着罐子里的萤火虫,周围的亮光越来越多,他打开罐子,倾斜罐身,让萤火虫飞出去。

大鳄惊讶的问,“平平,你怎么放走他了。”

平盒盒把罐子握在手里,偎进大鳄的怀抱,“萤火虫的幼虫期很漫长,不过,成虫期却很短,还是让它去完成它的人生目标。我看看就行了。”

大鳄搂紧平盒盒,“不会觉得可惜?”

平盒盒拍拍大鳄环抱自己的手,“有什么好可惜的?我有你啊!”

大鳄低头温柔的亲亲平平的发顶

平盒盒拍拍罐子,“好了~现在这个罐子要留下来装更重要的东西

大鳄惊讶的问,“装什么呢?”

平盒盒把手放在大鳄的左侧胸口,笑着说,爱人的真心

大鳄动情地抱住平平,两人在漫天的萤火中拥吻。

 

平盒盒实在太累了,今天一天又是找小狐狸,又是接受表白与度过初夜,等到看完萤火虫,他的眼皮都快要阖上了。最后他只记得自己趴在大鳄的背上,一步一步的走回去,然后,睁开眼睛,就是阳光洒落的白天。

大鳄并不在床上,平盒盒躺在床上,东张西望,全身依旧酸软,懒得起床。大鳄推门进来,看到平盒盒醒了,过来抱起他,亲了一下,“好了,起床吃早餐了,如果想睡,一会儿再睡。”

平盒盒在大鳄怀里磨蹭,大鳄抱着他到浴室梳洗,看到充满精神的小平平,大鳄坏心眼的用手指弹了一下,“小家伙真有精神!”平盒盒含泪瞪着他,大鳄笑着转身到餐厅等他去了。

 

等到平盒盒磨蹭到了餐厅,大鳄把红豆粥盛在碗里递给他,“这是管家特别交待厨房给你做的,你昨天忙了一天,红豆补气。”

平盒盒吃了几口,突然啊了一声。

大鳄头也不抬,继续吃粥,又夹了一筷子小菜放进平盒盒碗里,“别担心,我打过电话了,你家里没电话真不方便,回头我给你处理这问题。你哥没生气,我说你因为找小狐狸找到太晚,在我这里住下了。”

平盒盒惴惴不安的咬着小菜,“我哥没说什么?”

大鳄给平平夹了半个流油的咸鸭蛋,“你哥说要我好好照顾你,记得周一要上课!”

平盒盒吓得咸鸭蛋没放进嘴里,掉进碗里,“我哥知道了?”

大鳄帮平平擦擦嘴,“小心别溅到身上。你哥知道什么我不知道,不过他身边还有明楼,对照之下,他应该知道我对你的心思。”

平盒盒脸红了,戳着碗里的咸鸭蛋,“你对我什么心思?”

大鳄用食指戳戳平盒盒的脸颊,“我喜欢你,我爱你啊,平平,从昨天我就告诉你啦!”

两人吃完早饭,平盒盒跟大鳄带着小狐狸到森林里玩,玩了一天,才尽兴的回家吃饭午睡。

 

自此以后,平盒盒每到假日就在大鳄家过夜,盒盒一家都习惯了。谭大鳄给每位小盒盒—除了诚盒盒以外—都准备了一只手机,还建立了群组方便联络。为此凌兔兔不是没有怨言,他本来打算自己给然盒盒买手机的。不过看着然盒盒的手机屏幕桌面,他就抿着嘴笑,不说什么了。

 

平盒盒顺利毕业,到凌兔兔的医院实习,然后准备考米国大学的研究生。谭大鳄在平盒盒还没毕业的时候,便已经把公司业务拓展到米国去,并开始考察房产,看到时候平盒盒考上哪所学校,便在附近买房子,打算跟平盒盒双宿双飞,过两人世界。

   
评论(12)
热度(37)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