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楼诚衍生,盒盒盒童话】小鱼家的盒盒05

这是跟@小鱼爱果冻聊天脑出的脑洞,两人边聊边修正出来的,不正经童话?!

祝贺伪装者二周年快乐!

黑体字为小鱼主要负责部分,所有的车都是小鱼负责的小鱼车!!!都是因为小鱼要变着花样怼怼开车,所以变成辣么粗长的故事~~~

PS:里面粗现哒小鱼跟阿凯都是小鱼指定哒~~~ 

在然盒盒与凌兔兔交往后,大白盒盒为了保护然然,当护然使者,每次凌兔兔跟然然要约会都会跟去。凌兔兔因此炸毛,所以找庄庄过来分散大白盒盒注意力,没想到夜枭庄太乐意过来叨叨?

大白盒盒送然盒盒去约会,但是不负责送然盒盒回家,因为他不想当电灯泡。夜枭庄在上次帮忙诊疗中对大白盒盒一见钟情,就向凌兔兔打听他的情况。凌兔兔借机给他制造机会,每次都假装没时间拜托大白盒盒送然然来,夜枭庄就每次假装偶遇接送。因为凌兔兔和然盒盒约会肯定要负责送回家嘛,所以只能让大白盒盒送过来。然后到后面就变大白盒盒没事找事主动要送然盒盒来,因为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人。

 

夜枭庄怼大白盒盒,“你这手臂上怎么青了一块?被人揍了啊?”

大白盒盒翻了个白眼,“你不知道我上警校吗?你不知道警校有搏击训练吗?你不知道这样的训练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吗?看来你这个医生也不怎么样?”

夜枭庄继续叨叨,“莫不是打不过别人,所以才受伤吧?”

大白盒盒的白眼快翻到脑后了,“就跟你说了是训练!”

夜枭庄继续叨叨,“看来你的搏击技术也不怎么样嘛。搏击不行也要会闪躲啊!”

大白盒盒转头就走,“我们今天才上第三次课!”

夜枭庄随手递给大白一瓶药酒,“算你运气好,刚刚蔺晨拿了几瓶药酒来,说是治跌打淤伤的,赏你了。你试试,不好用可别找我啊,找蔺晨去!”

大白盒盒停下脚步,他知道狼牙山鸽主的药很有效,琰盒盒会拿回家来。不过,这只夜枭怎么会有?难道他们认识?大白盒盒心思一转接下了药,伸出手,“喂!那只夜枭,帮我擦药!”

夜枭庄不高兴的板起脸,“你叫谁呢!”

大白盒盒斜眼看他,“叫得就是你!要不然这里还有其他医生吗?”

“我不叫那只夜枭!”夜枭庄瞪着大白盒盒,“你个山竹精!”

夜枭庄一边回嘴怼大白盒盒,一边却还是拉过他的手臂帮他涂药。

“嘶!要死了,下这么重的手!你这是报复啊!”大白盒盒大叫一声,“算了算了不要你来帮了!不然本来好好的手臂倒要叫你弄骨折了!”

“我要是想报复你就不仅仅是骨折了!给你来点蚀肌销骨膏更快!”夜枭庄嘴里叨叨的念着,手下却放轻了一些,“淤血不揉开怎么会好!痛也给我忍着!”

大白盒盒皱着眉头,看着夜枭庄的治疗,虽然刚开始痛,但是的确很用心。

治疗完后,夜枭庄正在收拾药品,大白盒盒的肚子突然咕咕叫起来,大白盒盒不好意思地撇开头。

 

夜枭庄到一旁洗手,“哎呀!花了力气治疗好饿啊!听说医院附近新开了一家牛肉粉还蛮好吃的,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陪我去吃?”

大白盒盒摸摸口袋,还来不及开口,就被夜枭庄拉到店里坐下,点了两碗牛肉粉,还切了一碟小菜。

夜枭庄使劲儿的想要掰开一次性筷子,“你还是学生,身上哪有钱,这顿饭我请你吃,等你有钱了,再请我吃饭吧!”

大白盒盒看着夜枭庄掰不开一次性筷子,便直接从他手上抽走,啪的一下就掰开了,直接塞进夜枭庄手里。“我知道你是外国人,不太会用筷子。喏,帮你掰开了。”

大白盒盒自己掰开筷子,抽抽鼻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好吃,怕是吹牛吧?”

等到牛肉粉上桌,大白盒盒吃了一口,然后加点辣子又吃了一口,瞪大眼睛,然后就吸溜吸溜的吃着,一句话也不说。

夜枭庄看着大白盒盒的吃相,边念叨着“怎么这么能吃啊!你这山竹精是存心吃穷我呀!”却又跟老板加点了两碗牛肉粉,深怕大白盒盒吃不饱,自己却是看着大白盒盒的吃相,喜孜孜的。

大白边埋头苦吃,边含糊不清道,“你看我干嘛?”

夜枭庄连忙夹了一筷子小菜塞进口里,“我哪有在看你!我是在挑菜吃!”

夜枭庄小声的叨叨,“我是在好奇你这胃是什么构造能塞这么多东西!要不要带回去解剖研究一下?那么能吃!以后谁找了你还不得被你吃垮呀!”

大白盒盒翻了个白眼,“嗤!大惊小怪!你是没见识过我们家然然的食量!我们家然然你们凌院都能养得起,我还怕没人养得起?担心这么多,我吃你家大米了咋滴?”

(叨叨庄os:对啊,我巴不得你以后吃我家大米啊!)

大白盒盒吃完三碗牛肉粉,擦擦嘴巴,挥挥手,“说好你请客的啊!”转头就走,留下正在付钱的夜枭庄拿着钱包叨叨,“吃那么多还能走那么快!”

夜枭庄在背后喊着,“诶,你走那么快要去哪啊,山竹精!”

大白盒盒早就跑得不见人影。

 

大白盒盒听到学校广播,到教职员室接电话,“你好?请问哪位?”他拿起电话奇怪的发问,因为自从盒盒们有了手机后,都在群组里联系。照理说,应该不会有人打电话到学校来。

“喂!山竹精!是我!”话筒里传来夜枭庄的声音。

大白盒盒翻了个白眼,这人怎么还打来学校了?“喂~那个,咳,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咳咳……那个……你之前走太快了!药酒没拿!”电话里传来夜枭庄断断续续的声音,“凌院长要我来接你们俩,因为然然跟他说好今天要过去找他,可是他临时有事情走不开,加上本来说好是你送然然去医院的,所以他拜托我来接你俩放学。”

大白盒盒皱皱眉头,“我知道了!”直接挂断电话。

夜枭庄听到电话被挂断的嘟嘟声,摇摇头,还是这么火爆。他便把注意力放在找路上。

车子顺利滑到校门口,夜枭庄摇下车窗,对着站在校门口的两人喊一声,“这里,上车!”等到两人上了车,一路上三人无语。等到了医院,然盒盒蹦蹦跳跳的奔向院长办公室。夜枭庄对大白盒盒摇摇手中的车钥匙,“我送你回家吧!”

大白盒盒重新上车,一路上指挥夜枭庄前进,等到车子开到家门口附近,大白盒盒喊了声,“停车!”在推开车门的时候,他丢下一句,“然然不是你能叫的,下回别再让我听到!”然后关上车门,手插在口袋里向前走去。夜枭庄看着大白盒盒的背影,摇摇头,还是这么火爆,但是,自己就爱看他这个样子啊。

 

夜枭庄突然发现大白盒盒又走了回来,敲敲他的车窗,“给我你的微信号,反正你看起来很闲,你以后就负责接送我跟然然去医院好了!”夜枭庄乖乖的交出手机,打开微信二维码,让大白盒盒扫了一下。大白盒盒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就要走。夜枭庄赶紧装作饿得委屈巴巴的样子开口,“那你现在有没有空?能不能陪我吃饭?”

大白盒盒手往前指,“往前开600米,你会看到一家‘小黄鱼水煮鱼’,旁边有块空地可以停车。我要回家冲凉,你先去那里点好水煮鱼等我,先说好,各付各的。”

夜枭庄依言把车开到了小黄鱼水煮鱼店附近停好车。进了店门看到一位身穿“阿凯”两字围裙的老板,他向老板点了一大盆水煮鱼。想着大白盒盒可能会喜欢的口味,还点了香辣虾、干锅牛蛙、手撕包菜。想了想,又点了一壶菊皇茶,他用把两个人的碗筷都烫了一遍。

大白盒盒正好进门,看了看桌上点的菜色,“果然是老人家点的菜!一般呢,我还会点花生炒小鱼干配啤酒,但是你老人家要开车嘛,可不能酒后驾驶,我就勉为其难的不喝酒陪你好了!”

两人吃得酣畅淋漓,夜枭庄提议送大白盒盒回去,大白盒盒看着他腰间的软肉,点点头,他的确该运动了!

夜枭庄走路送大白盒盒回家,又走回店附近的停车场开车,心想,“终于又进一步啦!”

大白盒盒回到家里,又冲了一次澡,然后拿出手机,把夜枭庄的微信号备注改成叨叨庄,扯开嘴角笑了一阵。然后上网找资料去了。

 

两人就在每周接送然然与约饭中日渐熟稔。一天送完然然后,夜枭庄正靠在车门边等大白盒盒与然然道别。大白盒盒回身正准备上车,只听到夜枭庄喊一声,“等一下,别动!”他下意识地停在原地,回过神发现夜枭庄正蹲在自己面前帮自己系鞋带。大白盒盒有点恍惚,自从上学后,就再没人这么细心地帮自己系鞋带了。

夜枭庄笑着说:“白白,上车,今天带你去吃点特别的。”

大白盒盒站在超市前面,看着夜枭庄推了一台购物车,他挑挑眉,“这是打算买菜?”他看着夜枭庄一路拿着蔬果前后左右仔细翻看,嘴里叨叨念着,他踢踢对方的脚,“叨叨,我要吃肉!”

叨叨庄把手上的胡萝卜放进购物车里,“好,给我的小豹子白白买肉吃!”

大白盒盒又踢了他一脚,“说谁呢!谁是你的小豹子!还有白白是什么鬼?你在叫宠物吗?”

叨叨庄眼角的褶子都能夹死蚊子,“好好好,是我说错了,我们去买肉吧!”

大白盒盒的耳尖红了,手插在口袋内,跟着往前走!

大白盒盒跟着叨叨庄走到肉品柜,看向叨叨庄对菲力肉排伸出手,他连忙拿起架上的牛绞肉,“别拿那个,那个很贵的,我吃这个就好。”

叨叨庄把菲力肉排放进购物车,把牛绞肉也放进购物车里,“你放心,请你吃顿牛排对我来说,还没啥问题。”

叨叨庄又推着车,买了一盘小明虾,还有螺丝面,又挑了一瓶冷轧橄榄油与一瓶初榨橄榄油。他看了大白盒盒一眼,拿了一扎啤酒,便推车准备结帐。

 

大白盒盒提着购物袋,一头雾水的进了叨叨庄的家。叨叨要他把东西放下,家里随便他看,自己便在厨房里忙活起来。

叨叨庄在厨房里看着材料喊声,“白白~今天晚饭我们吃茄汁肉酱意面和牛排怎么样?”

说完,他套上围裙系好,“今天让哥给你露一手?”

大白盒盒双手抱胸倚靠门框,“你做菜?那能吃吗?”

叨叨庄转头丢了个笑脸给大白盒盒,“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庄伊森私房菜包您满意!你先到客厅坐着看会儿电视,遥控器在茶几上,或是继续到处看看也行,我好了就喊你一声。”

大白盒盒扬眉,“这可是你说的啊,那我等着。”

大白在屋里转了转,认真地拿起房间里摆放着的相框看了起来。

相框里摆放的是叨叨跟凌兔兔的合照,看来是毕业照。旁边的相框里有叨叨与一对夫妻的合照,不过,叨叨看起来与照片中的那对应该是他父母的人,长得并不相像。

大白盒盒发现到桌上有本记事本里头漏出一个纸角,他用笔撑开夹着纸的地方,把纸抽出来。那是一张全家福,一对父母抱着约莫三岁的小女孩坐着,还有一位约莫十岁的小男孩倚着父亲站着。大白盒盒瞇眼看了一下,皱皱眉头,把纸原样塞回,把笔放回原处。

 

大白盒盒逛了一会儿,觉得这样闲坐着等吃的好像不是很好,就主动来到厨房:“要不要我来帮忙?”

叨叨庄正在把牛排表面煎熟,封住肉汁。大白盒盒看到他的围裙带子松了,便自然的帮他紧。叨叨庄扯开一个笑纹。

他把牛排与明虾放在烤盘上,烤盘边上还摆了切块的土豆、胡萝卜、花椰菜,淋上橄榄油,撒上迷迭香与海盐,把烤盘送进烤炉里。叨叨头也不回的指着旁边的莴苣,“我得顾着洋葱汤,要不你帮我把莴苣洗洗,把叶片掰开,一会儿我做色拉要用。”

 

大白盒盒点点头,不过,他拿起紫莴苣研究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紫色的菜呢!

他翻出一个盆,把菜叶扒下,一片片的用流水冲洗过,然后把水沥干,重新放在盆里。

叨叨庄拍拍额头,“你瞧,我都忘了!你瞧你袖子都被水溅湿,我该早点来给你系上围裙!”

大白乖乖地探头让叨叨帮他套上大白围裙,感觉到叨叨庄在身后帮他系带子的时候呼出的热气喷在后颈上,不由得有点分神,“好像……是不是太亲密了点……”

叨叨看到大白微红的耳朵,不禁嘴角上扬,存了心要去逗大白,故意贴近大白的耳朵用气声说道,“系好了~我的小豹子~”大白盒盒耳尖红了,不理会他。

大白盒盒被撩得热气都漫上了脸颊。他拍拍脸回过神来,专心做色拉。大白盒盒回头看了看,叨叨庄仍在忙着煎牛排。“认真的侧脸还蛮帅的嘛,好像……两个人这样一起做饭也挺好的?就这样搭伙过日子也不错?”猛然回过神来,大白盒盒暗暗吐槽自己“都乱想些啥有的没的!”

回过神来,大白盒盒把菜叶子随意撕碎,捧着盆问叨叨庄,“还有什么要加下去的?”

 

叨叨庄赞许的看了大白盒盒一眼,“那边有圣女蕃茄,你对半切,面包切成小块,干酪也是撕成小块,你全加进去。”

叨叨庄看着大白盒盒把东西全加盆里,他拿出一瓶红酒醋交给大白盒盒倒了一些,然后右手收回瓶子,左手递过橄榄油瓶,“小心,别洒了。”

大白的手一抖,拿着橄榄油的手被叨叨握住。“就说了小心瓶子滑啊!”

叨叨庄淋了一些橄榄油,撒了些海盐在盆里,完全没发现大白盒盒站在一旁,握着刚刚被叨叨庄握住的地方,脸颊泛红。

他边加美乃滋边说,“本来是不用加这个的,可是你喜欢,我就加了,喏,这里有木勺,你把盆里东西拌匀了,拿两个深盘,就是有小狗图案那个盛起来就成,我得去看看烤箱。”叨叨庄从大白盒盒身边挤过去,大白盒盒故意轻戳他的腰背部,叨叨庄没有回应。

大白盒盒边搅拌边叨念,“人胖,反应就慢!”

叨叨庄转过头,脸和大白盒盒靠的非常近,对着他邪魅一笑,“你戳后面当然没反应~你戳前面试试?”大白盒盒愤愤的搅拌,“流氓夜枭!”

等到大白盒盒把色拉拌好,盛好,叨叨庄已经把烤箱里的牛排与明虾拿出来,正在摆盘。大白盒盒主动去拿碗盛洋葱汤。两人穿着围裙并排做菜的背影,动作十分和谐,看起来并不像第一次一起下厨。

菜做完了,大白盒盒解下围裙挂好,这才发现叨叨庄身上围裙的图案是小豹子,他的脸又泛红了一阵。故作镇定的问,“好了吗?要吃饭了吗?”

叨叨庄点点头,“来,我们洗手准备吃饭了!”

 

大白盒盒洗完手准备转身走出厨房,屋子里突然一片漆黑。大白盒盒出声喊道,“怎么回事?叨叨你在哪儿?是不是保险丝烧了?”

叨叨一脸黑线回应着,“我在这儿呢!你别担心!可能是……我忘了……今天好像说这栋楼线路检修要停一会儿电来着。”

“哦!这你也能忘记,真是老人家!”

“大概也就停十来分钟吧!你别着急,我去找蜡烛。”

叨叨庄从抽屉里找到了蜡烛点上,将蜡烛支在饭桌上,然后去大白的手,领他走到饭桌前,帮他拉开座位。

“本来只想好好跟你一起吃顿饭,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没想到现在却变成了烛光晚餐,也是蛮有情调的,对吧?”

大白盒盒脸微红的瞪了他一眼,“说什么情调不情调,一会儿你用刀别切到自己就行了。对了,我忘了你是夜枭庄嘛,你看得见。”

叨叨宠溺地说,“好~今晚就由夜枭先生为你服务!”

叨叨把一盘牛排全部切成小块,推到了大白面前,把大白的那盘换了过来。

大白看看盘中变成一堆骰子大小的牛排撇嘴,“干嘛呀!我自己又不是没有手不会切牛排。”

叨叨庄笑着说,“这不是怕白白你切到手嘛,就让夜枭先生我为你效劳好啦!”

大白盒盒只拿着叉子,往桌上指,“你坐过来点,我还要吃色拉,你帮我叉上!”

叨叨轻笑了一下,“乐意为您效劳。”

叨叨用叉子叉了一点菜,递到大白盒盒嘴边。他咬下了第一口,耳朵整个红透了,他心想,“还好夜色深沉,叨叨看不清自己的样子。”

大白盒盒故作嫌弃的说,“你夹的都没沾到酱!”

叨叨庄又叉了一点,压到底部沾上酱后再递到大白盒盒嘴边。大白盒盒正想咬下第二口的时候,突然来电了。大白盒盒只好尴尬地咳了两下,指指盘子说:“你放我盘子里就好,你也吃啊,”然后拿起叨叨庄的叉子帮他叉了色拉,放在盘子上,自己只顾着低着头吃盘里的牛排。

叨叨庄笑了笑,大白盒盒虽然面上表现得很正常,但他可是注意到了,那红透的耳朵已经完全出卖了他。两人就这样默默无语的吃完晚饭,桌上原本特意为大白盒盒准备的啤酒,他动都没动。

 

吃完饭,大白盒盒主动要帮忙清洗碗盘,好让叨叨庄去清理烤箱与烤盘。叨叨庄帮大白盒盒套上大白围裙,大白盒盒帮叨叨庄穿上小豹子围裙,两人肩并肩站在厨房里,默默的洗刷着。

大白抖抖手臂,“诶你这厨房里有蚊子啊,咬到我手臂这里好痒。”

“哪儿呢?我给你挠挠?”

叨叨庄就着满手的泡泡就上手给大白抓了抓手臂上的包。

大白盒盒闪躲着,“别闹了!满手的泡泡都糊我手臂上了!”

叨叨庄正色说,“我听说肥皂水能止痒。”

大白盒盒哼了一声,玩心大起,也把自己沾了泡泡的手点到叨叨庄侧脸上,“盒盒盒盒,你这儿也被蚊子叮了,我也来帮你止痒!”

两个人在厨房打闹着,玩得衣服上满是泡泡。碗筷是洗好了,可是衣服却弄脏了。

叨叨庄摇摇头,“这样出门可不成样子啊,要不你洗个澡换身衣服再走?我拿一套我的给你换一下。”

大白盒盒上下扫视叨叨庄,“你的尺码都能穿下一个半的我了!盒盒盒盒~不过这么出去确实不太好,还是洗一下好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将就一下穿吧!”

叨叨庄把大白盒盒领到浴室,告诉他怎么调水温,转身去卧室给他拿衣服和毛巾去了。


怼怼多健康

两人就这么过上日子,叨叨庄每天在医院轮轴转,大白盒盒则是在案件中轮轴转。有时后,叨叨庄会到院长办公室叨叨有关警察家属真难为的心得交换。大白有时会在然然抱怨医生家属真难为的时候附和几句。日子好像没什么不同,就这么过下去。直到西米露出现在两人生活中。

两人难得有了一天共同休假,边一起出门采买,顺便到好久没去的哪家餐厅吃西米露。他们就是在店的转角遇上虚弱的咪咪叫的西米露。

两人带着他又是检查又是洗澡又是添购物品,等到他吃完猫粮,躺在小床上呼噜呼噜的睡着时,两人才松了一口气。

“还没见过这么不怕生的猫!”大白盒盒摸着小猫的头,“你打算取什么名字?”“他害我今天没吃到西米露,就叫西米露吧!”“那~一会儿吃完饭,白白要不要尝尝叨叨牌西米露啊?”“先让我吃饱再说,你快去做饭。”

 

两人一猫,两个大男人,一只公幼猫的同居生活就此展开。只不过每当西米露上窜下跳的时候,叨叨庄就会说,“西米露!你看看你!跟你白白爹一样活泼!”每当西米露躲在角落,尤其是小被子下的时候,大白盒盒就会说,“西米露!你看看你!咋学你叨叨爹裹紧小被子呢?快出来!”

不过,只有在一个时候,两人不能喊西米露。不然,就会像上次那样,西米露歪着头出现在门前,然后跳上大白盒盒的背踩踩,两人猛吸一口气,这也太刺激了!


   
评论(14)
热度(37)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