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蔺靖】救风尘(下)

安安给的生贺二,么么啾

Silvia安歌:

送给兔兔老师的生贺二 @helene 。






萧景琰遇袭昏迷,醒来已是两日之后。


那晚没等欣赏殿下惊愕的表情,就被匪徒截了。萧景琰杀气腾腾一马当先在包围间豁开个口子,想让蔺晨逃走。混乱中就听见蔺先生中气十足的骂人声:“我刚包扎好,你仔细再给我扯了伤口!!”


战场厮杀和江湖混战终究不同,萧景琰身上有伤,渐渐不敌。他最后记得蔺晨喊什么江左盟,到底也没逃走。昏过去的时候萧景琰想,自己这是救下他还是害了他…… 






“萧景琰,醒了就起来喝药。”蔺晨拨开轻纱漫帐:“分明当时自己骑着马就跑了,你到处找我做什么!”


“原来先生无碍,我便放心了。”萧景琰看清来人长舒口气。倒叫蔺晨胸中有火发不出来。




那晚提刀而来的都以为马车里的是靖王。蔺晨盘踞不动嚷得正欢,却见那瘦削的背影挡开袭击跌落下马。


蔺晨心头惊悸,白影横掠飒沓如流星,回过神已经把人卷进怀里。既而不知哪里来的援手加入乱战让杀手们顿觉招架吃力。


人是病弱公子带来的。那公子凑近望了望萧景琰似是无碍才来得及把气喘匀。“谢谢你替我照顾他。”


蔺阁主不理人。广袖摆动迎风一扬,幽暗的异香散发开来。病公子只呼出个“喂!”连忙掩住口鼻。


刀光剑影当场纷纷扑街。蔺晨抱起怀里人收工退场。


“才不是帮你照顾的呢。”






“殿下就不担心自己差点没命了吗。”萧景琰要接药碗,被蔺晨躲过,亲手喂着吞下去。


萧景琰这才想起来问:“我们这是在哪?”


“风情苑。”蔺晨绞了帕子给他擦额头:“安心养两天再上路。”


“先生对这里很熟悉?”


“这里掌事的紫陌是自己人。”蔺晨想了想又道:“日后在金陵城中殿下若遇难处,也不妨去那妙音坊。”


“你…”萧景琰突然抓了面前那只手:“何苦…不管你曾是谁家的…就不要回去了罢。”


蔺晨愣住,自己都忘记扯了什么谎。待反应过来心里酸溜溜甜丝丝,俯下身揽住这份情意拳拳:“我的傻殿下…… ”






接下来的路平静多了。江左盟高手暗中随行,再没有救驾来迟的失误。毕竟蔺先生发飙,他们盟主荒郊野外给弟兄们喂了大半宿解药。


可惜,还是迟了。






时九月二十八,龙驭上宾。七殿下入京被言皇后直接请入中宫。蔺晨坚持陪同。


萧景琰心里有数,若是那至高无上的位置,让给皇兄又如何。可惜他不知道此前无数危险皆由一道江湖赏金令而来。背后出钱的金主,此时正给他扣无数罪名欲杀之后快。




“母后息怒!其他事且缓缓。”萧景桓匆匆赶来。“景琰终于回来了!速与我到宗庙去。”


“景桓!”皇后厉声何止:“今天放他走,日后你便再没有机会!”


萧景桓挡在萧景琰面前:“册封诏书正在柳大人手上,百官都在等七弟到了好宣旨。母后…… ”


“诏书怎么会在他们手上!”言皇后已经听不进萧景桓的暗示,目眦欲裂,当即下令将萧景琰就地格杀。蔺晨自始至终抄手旁观,在这当口向皇后身边递个眼神。那边萧景桓的乳母紧紧攥住袖口里的惊天秘密。千钧一发。


“仓啷”一声,萧景桓拔出佩剑反手刺穿肩膀。


“五哥!”


“景桓!”


“母后,放景琰走吧。输,孩儿也想输得有风度。”


萧景琰扶住萧景桓。“景琰,你这一路辛苦只怪五哥知道得晚了。只是,望你莫怨恨…… ”


言皇后颓肩垂泪,萧景琰叹息点头。宫变消弭于无形,蔺晨转身,拍着雕栏慢慢离去。


咚,咚咚。


人群中,那乳母小心收起一张襁褓。布角上绣着的四个字被继续埋藏:玲瓏公主。




文中五五零年,皇七子萧景琰继位。祗告天地宗庙,钟簴震惊,与民更始,大赦天下。




琅琊阁主沉寂了三个多月没出幺蛾子,江湖人人自危…… 







   
评论
热度(107)
  1. heleneSilvia安歌 转载了此文字
    安安给的生贺二,么么啾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