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谭赵】当2还是2的时候

这是 @拆我楼诚皆狗带 给我看了一个段子,我稍微修正扩写一下,算是微信体新坑的开篇???

大家请随意ヽ(・×・´)ゞ,但是微信体一定要看的─=≡Σ((( つ•̀ω•́)つ

  

  小时候住在同个大院里的赵启平和谭宗明,可以算是彼此的依靠。

  小谭宗明的爸妈忙着扩展事业版图,当空中飞人,每年陪他的时间差不多可以秒计算,在电话里听到声音的时间比见面时间还长。他自小在爷爷家长大,在大院里头打滚,也因此,认识了个白里透红的小胖墩─赵启平。

  小赵启平的爸妈投身于祖国医学事业,两人轮流三班倒,还要忙着写论文。虽然有心陪伴孩子,但是多半是头倚着头,脚抵着脚,呼呼大睡。少数几次有睡前故事时间,对赵启平来说都是不得了的奖赏。不过,比起小谭宗明,小赵启平比较好的是,赵爸爸,赵妈妈商定一个时间,争取尽量陪赵启平—那就是一个月至少陪他吃几餐饭,全家人边吃边聊天,这是小赵启平最幸福的时间。

  在大院里,孩子们都乱糟糟的滚成一团,活像一群小兽。不过,其中有俩不一样,他们除了玩,还会一起坐在楼阶上看书。在大家要拉着他们去玩的时候,谭宗明总能拿出许多好吃的,比如小饼干,或是小糖果,让其他小孩眼巴巴,咬着手指,流着口水。

  谭宗明总是要大家答题,答题对了才能吃。赵启平多半都能答对,一来,他是院里最小的一个,谭宗明照顾他的能力;二来,赵启平的确是喜欢读书的,赵家爸妈虽然忙,但是那读书的背影,温柔讲故事的声音,给赵启平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渐渐的,谭宗明跟赵启平成了大院里头,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你瞧瞧你,考的这是什么?小明都能考满分,你为啥不行?是不是上课又淘气了?不专心听课?让你好好做题你跑去玩球!”

“你瞧瞧人家平平,还没上学呢!就知道自己读书,人家读书跟玩两不耽误,你倒是只会玩!像人家那样做给我看看!”

  这让其他的孩子愤愤不平,有时候实在气不过了,也没啥地方好撒气的,只能戳着谭宗明,笑他是没爹没娘的孩子。赵启平那时候虽然是小小的一只,但是,却飞快地捣腾着小腿,手插着腰,挡在谭宗明面前,霸气十足的对其他小孩说,“你,就是你,看过飞机吗?大大的,在空中飞那个?明哥哥的爸爸妈妈坐着那个回来看他欸,每次你们吃的糖果饼干,都是他爸妈坐飞机带回来的,要是明哥哥没爸妈,你们吃的是外国糖果、饼干是从哪里来的?再胡说,下回他们带回来的好吃糖果饼干,不分给你们吃!随便骂人的都是坏人,我昨天看你们的书上讲的!”

“书上哪里有讲!”

“有!我明明就在你们的书上看见了!‘道听而涂说,德之弃也。’论语阳货篇,我记得清清楚楚!”

  对方被赵启平噎住,只能讪讪地离开。回头家长知道了,又是一阵竹笋炒肉丝。

“叫你好好读书你不读书!跑去学人嚼舌根做什么?你都上小学了五年级,还比不上一个读幼儿园的!明儿起,不许出门,给我留在家里好好读书!”

  赵启平握住谭宗明的手,奶声奶气的对他说:“明哥哥,他们都不乖,我保护你,你不用怕!明哥哥,你讲故事给我听吧?我还想听故事。”

  “好,平平,明哥哥给你讲故事。” 一双长腿踩着楼阶,缓缓的,慢慢的,读着故事,眼睛却数着软糯小手手背上一个一个小坑,看着两条短腿在楼阶上晃荡,嘴里嚼巴着饼干,眼神晶亮亮的。

 

  一天深夜,院里来了车,忙乱一阵后,谭宗明家里突然很多人出入,赵启平都找不着时间跟谭宗明说话。他只知道,某天,他等不到谭宗明来接他放学,自己走回家。只见谭宗明家大门深锁,以前藏钥匙的地方压着一张纸,上头写着;“平平照顾好自己,我跟爸妈到国外去了,你等我回来。 明哥哥”赵启平看了又看,小心的折好,垮着肩膀,拖着脚步回家去了。

 

  谭宗明在国外历经了从小明变成中明,又变成大明;从小谭变成老谭;从谭先生变成谭总、谭大鳄的过程。为了寻找小时候的那个身影,他终于又回到上海。

  在上海的第一晚,虽然早就知道物是人非,但失落感依旧萦绕在心头的谭宗明,决定到酒吧喝一杯放松一下。他在吧台坐下,隔壁那位青年看样子已经喝很久了,凑过来都是酒味。谭宗明嫌弃的推开对方,看着他倒在桌上说浑话。酒保对着他说::“赵医生,你今天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该回去了!我帮你叫车好吗?”堆方一挥手,说:“我没醉!我还要喝!”酒保让出来扶起他,“赵启平,你听我的,你不能再喝了!”谭宗明听到这里,身体一震。他其实已经不记得当年的小胖墩叫什么名字,他只记得对方姓赵,自己老喊他平平。谭宗明现在见到一位名字相遇、年龄相仿的人,他没办法扔下对方不管,尤其是对方现在倒在自己怀里。谭宗明把帐结清了,把人带到晟煊合作的酒店里,开了间房,照顾了他一夜。其实这一夜也没什么,就是一开始吐了一次,然后就一路安眠到天亮。不过,赵启平睡着前含混着喊了几声明哥哥,倒是让谭宗明心惊肉跳。谭宗明把衣服送洗,吩咐第二天一早送回,自己也睡着了。谭宗明醒来,看见挨着自己睡的人,心里觉得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后能够在陌生人身边睡得这么熟?正巧洗衣房送回衣物,谭宗明梳洗一番后悄然离开。他并不知道这是他们重逢第一次见面。赵启平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在陌生的房间里醒来,完全没有印象。然后房间门铃响了,赵启平一脸懵逼得看着服务员把餐车推进来送餐。赵启平拉住服务员,表示自己并没有订餐点,服务员只留下一句,“您别担心,谭总说,您是他朋友,要您好好休息之后再离开。”

“谭总?哪位谭总?”

“您这是醉酒醉胡涂了,当然是谭宗明,谭总啊。”

“哦,哦?哦!”赵启平耸耸眉毛,“我知道了,那一会儿我到柜台结账退房。”

“您请慢用,退房的事不急,费用谭总已经付清了。”

 

  几个月后,谭宗明带着安迪,约朋友一起到某间知名餐厅用餐,并且讨论合作案。安迪的朋友到了,不过她的上司却没到,谭宗明抬抬眉毛,也不为难人家小姑娘。不过小姑娘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滑了一下,不小心崴了脚。在安迪正着急的时候,同餐厅里和曲筱绡谈完分手的赵启平正好走过来,他瞥了倒在地上的小姑娘一眼,停下脚步,回头又端详一番,叹了一口气。

“不是让你脚没好之前别穿高跟鞋吗?你这都第六次崴脚了,都成惯性伤害了!”

“赵医生,没想到居然能遇见你,我这不是工作吗?你今天没有诊?”

“我今天没有诊,只能帮你打电话回去给前台,让他帮你挂徐医生的号,你快打车过去给徐医生看看吧!把你的丝巾解下来给我,我先帮妳做固定。”看着帮忙做固定、打电话的赵启平,谭宗明的眉毛又抖了几下。他先是帮忙安迪把小姑娘给扶上了车,安迪不放心,要亲自开车送对方去医院,谭宗明点点头让司机跟上去帮忙。谭宗明见赵启平要离开,开口跟他道谢。

“赵医生,谢谢你,这间餐厅的地点比较偏,安迪正愁不知道该叫哪间医院的急诊,你正好出现,帮了大忙,你好,我是谭宗明。”

    赵启平握住他伸出的手,虚晃了一下,掩饰内心的惊讶。“谭总的名号连我小医生都知道,幸会幸会。”

    谭宗明收回手,摇了摇车钥匙,“我让司机一起去医院帮忙了,所以我得自己开车回去市中心,一个人开车很无聊的,加上路程又长,不知道赵医生方不方便共乘,帮我注意下路况?”

    赵启平正为高昂的打车费心疼着呢,他装作迟疑了一下,“那就麻烦谭总了。”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两人本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但是聊到《独立思考》这本书的时候,两人突然找到了契合点,后来又聊了《第五项修练》,等到车子停下来的时候,两人的话题已经发展到柴可夫斯基。

    谭宗明向赵启平讨要了他的微信号,说是方便之后交流,还想要请教家里老人的骨科问题;赵启平接过谭宗明的名片,抬抬眉毛,直接掏出手机,加了好友,盯着谭宗明通过好友认证,下车前丢下一句,“上回麻烦谭总了,过几日请谭总吃饭补上,微信联系。”谭宗明望着赵启平离开的背影,知道对方也跟他一样想起上回酒吧的事,微微一笑。不过,心底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升起,他看着赵启平微信的名字与头像,皱了皱眉头,打算一步步的试探。


   
评论(8)
热度(101)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