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楼诚衍生】鸽子精之三生三世01

第一世 祈团圆

 

《换个地方谈恋爱》食用说明:

1.此为庆春节主题接力联文,主题《换个地方谈恋爱》

2.发文规则,请在标题下加上食用说明,并在文末艾特下一位发文者。

3.一天一文,CP是楼诚衍生任意组合,文风不定,但保证一定HE。

4.将于元宵节放出全主题合集链结。

5.食用前请详阅此说明,并确认CP是否为您所爱,再行食用。敬祝您食用愉快。

渣文笔,剧情OOC预警,CP为蔺靖,请确认后再向下阅读,谢谢!

梁史

靖武帝即位,立柳氏为皇后,尊母静贵妃为皇太妃。原先帝废后言氏,依礼制不予追谥,尊先帝谥号政,诏令天下,国丧未过,一切从简,不得铺张浪费。年号平靖,是为平靖元年。

 

平靖二年,皇后诞嗣子,是年,封义子庭生为郡王,为其延请饱学之士教导,移居原靖王府。帝每月移尊视数次,庭郡王每月入宫请安不辍。

 

平靖三年,庭郡王参军历练,帝时时视察。是年夏,江左水灾,帝派户部尚书亲理,刑部尚书监察,列将军率队保护,历经三月,方平复,三人回京述职。帝于此三月,广纳天下贤士之言,定河岸整治方案,由吏部、工部主政。

 

平靖五年,大渝之乱平定,北境初安,蒙将军回京述职,新整编之北境军,帝赐名长林,由蒙挚统领。庭郡王由蒙挚带回长林军历练,帝亲发手谕,自士兵做起。是年,水患治理得当,粮食丰产,溢仓不丰。帝诏依户部提议,将原积仓之陈谷减价外卖,仓凛实且丰国库。

 

平靖七年,嗣子六岁入太学,帝立嗣子为太子。帝只此一子,后宫另两妃并无所出。庭郡王回京,帝为其延请太傅与太子一同教导。

 

平靖九年,庭郡王平定东海水寇之乱,返京,敕封双珠亲王,赐天青战袍一领,破月弓一把,金银若干。是年,皇后为庭亲王访查各宗亲家适龄女子,订下沈家千金,来年春大婚。

 

平靖十年春,庭亲王大婚,蒙挚被召回京,接手禁卫军与京畿防务,原负责禁卫军之列将军、负责京畿防务之欧阳将军,接替长林军正副领军之职。

 

平靖十二冬。北境、南靖同时暴乱,帝派庭亲王驰援南境,太子监国,言侯、纪侯辅政,五部尚书协理政事,蒙将军主管京畿防卫。帝御驾亲征北境,六月后方平乱回京,北境之域推进百余里。

 

平靖十三年秋,纪侯逝世,帝哀痛,命人依礼制入皇陵。是年冬,帝于宫中遇刺,另京城内多处火起,献王于献州起兵,意图直指京城。

 

平靖十四年春,庭亲王、穆郡主、聂将军率军勤王,列将军镇守北境,欧阳将军率军驰援,献王之乱三月始定,期间帝因遇刺始终昏迷,后延请方外名医,方才治愈。期间血色涛天,白羽漫天,献王及其党羽一一翦除,另似有先帝时动乱之余孽,亦联合民间力量,一一盘查,清理殆尽。

 

平靖十六年春,帝封赏有功人士,但观帝之气色仍有损,是年冬,皇太妃逝世,追谥静,帝哀痛,日日哀哭不辍,期间昏厥数次。庭亲王入宫,主持一应事务。

 

平靖十七年,北境动乱,帝执意御驾亲征,诏令太子监国,言侯、庭亲王辅政。此次直指大渝首都,大渝皇帝俯首称臣,纳币求和。帝率军返国,病三月方愈。

 

平靖十八年,庭亲王掌东海军,封五珠亲王,帝允蒙挚所请,允其女与庭亲王子之婚事。是年春,言侯逝世,言将军袭父之爵位,回京任礼部尚书一职。

 

平靖十九年,太子随帝学习政事,并与庭亲王时时联系。是年秋,太子大婚,迎娶言氏。

 

平靖二十年夏,帝忽急病,缠绵病榻,不得起身,诏令太子监国,言侯、庭亲王辅政。金风转凛冽之际,帝薨,享年五十三。太子即位,追谥先帝为靖武,改年号长安。

 

瑯琊秘史

原靖王即位,改年号平靖,是为平靖元年。少阁主仍滞留京城未归,信鸽通讯表示尚有要事待办。

 

皇后难产,少阁主早有预示,特前往请孟婆婆出山,入宫助产,皇后顺利诞下一子。少阁主亲笔“珲”字,后听闻消息,嗣子取名平珲。

少阁主来信,将留在靖王府教导祈王遗孤庭生,以免为外人所惑,成为日后之乱,危及琅琊阁根基。管事专驯白鸽三笼,来往琅琊阁与金陵之间。

 

平靖三年,少阁主返回琅琊阁,综理一应事务。该年江左大灾,少阁主足不出阁,但信鸽漫天飞舞,动用江左盟之力,协助朝廷平灾,又与金陵频频往来,后闻水利治理之策,是夜备酒,大醉一场。

 

平靖五年,少阁主进京,三月后返阁,该年粮食丰产,琅琊阁与江左盟合作贩买官府放出之粮食,获利颇丰。

 

平靖七年,少阁主前往金陵,平靖九年方归,但手上抱一幼儿,似一岁,少阁主表示在金陵已成亲,但夫人因难产过世,只留此子,少阁主带回阁内,拟悉心教养。是年老阁主卸职,由少阁主继位。

 

平靖十年,阁主赴金陵,月余方归,后庭亲王大婚,阁主赴献州访查。

 

平靖十二年,阁主言欲往北境采药,时正值靖武帝御驾亲征,俟其班师回朝后,阁主方归。

 

平靖十四年,靖武帝遇刺中毒,阁主亲赴药王谷求取一味药后,赶赴金陵,因滑族人所下之毒过于隐蔽,药王谷素谷主因担忧圣上龙体,故与阁主一同进京。至秋方归。

 

平靖十七年春,阁主进京,后行踪不明,疑赴北境,因连络之信鸽多由北境方向往返,至夏方归。

 

平靖二十年冬,有一人叩山门,阁主迎入阁中,称其景先生,并安居阁中,教养少阁主。观其音容,与先帝有几分形似。是年起,每至除岁,景先生皆与阁主一家共欢。

另记:景先生似随阁主起居。

 

长安元年,阁主改良香膏秘方,该香膏于风月之处多受喜爱,琅琊阁消息来源点增二十六处。

 

长安二年,阁主请江左盟吉婶入阁,研究三月后,制出新式糕点,形如白鸽展翅,内含榛子与豌豆馅,命为“鸽子糕”,日后阁中招待贵客,必有此糕。平日乃是景先生独爱之糕点。

 

长安三年,阁主采栀花花瓣,提其精,置于膏中,棉线以栀花酒浸制,制成蜡烛,燃时栀花香气氤氲,琅琊阁商铺卖之倾柜,请阁主再制,阁主面红而拒之。观其面红之形,似是手掌,且阁主昨夜似与景先生于房中试香,景先生该日未曾出房。

 

长安五年,少阁主离阁主侧房自起居,且勤习字,喜随身携带笔墨,即思即记。

 

长安六年,景先生于后山试种六年之稻种产新种,粒粒饱满,且坏种率低。阁主携种亲赴琅琊阁山下农户,一一拜访,允诺试种新种,届时琅琊阁重金回收,并付订金每亩十两,农户欣然同意。

 

长安十年,新种试种四年后,种已繁多,阁主派人亲送至京。当夜,景燕生与阁主对酌,两人大醉,是夜,似有呜咽声,两人三日不出房。

 

《萧梁轶事》

 

梁靖武帝,梁政帝七子,其母乃是医女,初为宫中贵人治病入宫,后有孕,封嫔。产后,因其身分低微,依附宫中贵人,其子亲自养护。三岁后,其子由皇长子代为抚养,皇长子爱其弟,时时亲自教诲。后识林家少帅,两人于太学同桌共读,与少帅渐成莫逆之交。后因此入军历练,故在京时日渐少。及长,皇长子为其寻觅府第,梁政帝赐封郡王,封号靖,门前靖王府牌匾乃皇长子亲笔所书。后靖王随军东征西讨,渐立功劳,为一员猛将。

 

赤焰案发之时,靖王正于东海剿匪,至归,风云变色,靖王直面圣上力争,以致龙颜震怒,后因纪侯之缓颊,罚面跪皇陵六月,六月跪毕后,靖王亲母自冷宫迁回芷萝居,靖王率军出征,以御西北境。自此十余年,靖王四境奔波,鲜少在京。

 

传靖王治军极严,但重情义,尤其着重抚恤百姓,凡靖王所过之境,当地百姓皆欢欣相迎,但见军队盔甲残破,刀剑卷刃,弦断羽残,仍奋力杀敌卫国,皆纷纷泪下,暗诋官员怠慢,以致杀敌卫国者装备不齐,粮草不济;官员家中却弦歌不辍,膏腴脂流。但关中百姓皆畏于牢狱之灾,不敢直面以资,只敢暗中协助或是趁夜送些瓜果粮食等。不过边防之境,民风剽悍,皆直面以资,故靖王军虽少朝中之助,但仍能让敌方闻风丧胆,以保一境之安。

 

另传靖王得琅琊阁之助,经查靖王军所在之处,偶有信鸽飞掠,非能确是琅琊阁之信鸽。另传靖王有神医相助,此传言较为可信,据靖王军退役老兵所言,主帐中偶有一人士出入,白影纵跃,帐中时传出药香。靖王数次危及,皆为其救回。其人手中常持折扇一把,扇柄挂一玉坠,疑为靖王谢其医所赠。

 

靖王四处征战之时,朝中太子与誉王相争,朝中分立,遇事时时相争,事事抢功。另两人喜收敬礼,故自下各级官员,皆以四处搜罗敬礼为重,不以百姓为先。靖王时位份不高,月例不多,除贴补军资外,尚散银以资有难百姓。府中用度极为简约,曾有人视靖王府五年未曾裁衣,而太子府每季裁衣,誉王府稍减,其他皇子则至少一年裁衣一次,由此可见其之胸怀百姓。

 

自太子与誉王相争麒麟才子后,朝中风云诡谲,靖王时正由西山督防回京,回京后即未再外派。政帝授意靖王主查庆国公占地乙案,靖王启用中立派系,雷厉风行,办案甚为完妥且得上意,但仍未获政帝之重用,协办朝臣不满,渐倾靖王侧。后因兰园枯骨案,妓院杀人案,政帝对誉王渐有不满之意。该年年终私炮房爆炸乙案,靖王亲率军速赴现场,并动用军资以助百姓,百姓皆感念其恩德,后查此私炮房实为朝臣所营,且太子亦涉事其中,政帝大怒,朝中一时噤声。后宁国侯反,其长子实为南楚晟王长子之秘事哗然天下,又太皇太后薨,太子因失德贬为献王,迁献州,靖王封亲王,其母封妃。五州赈灾乙事,据传原为誉王领差,但因五州之官员仍按往例送敬礼到誉王处,为人所劫,且散与灾民,民情激动,故赈灾改由靖王亲自督办,靖王夙夜匪懈,不收敬礼,以致赈灾事了,尚较往日结余十万两银子,政帝龙心大悦。

 

靖王自此事后得政帝之亲信,但后险遭人陷害,经政帝查实,为悬镜司首座夏江与誉王私下勾结,夏江逃逸,政帝大怒,将誉王幽闭在府。后三月春猎,政帝携静妃同行,靖王随侍督军。不料,誉王联合庆历军反,京城由皇后一手掌控,誉王率军直指九安山,时禁卫大统领蒙挚率军力守,靖王求得虎符,轻骑下山,不眠不休,前往纪州调动军队回援,途中通知驻守皇陵之穆家军先行驰援,来回三日,斗米滴水未进,终解九安山之危,擒反贼交由政帝发落。

 

回京后,封太子,政帝经九安山一役后,龙体欠安,故诏太子监国。太子处事明快,甚有条理,与朝臣议事,能听朝臣之言,下有智之断,未能决者,能请教政帝或朝中耆老,故其名声日显。后政帝因病崩殂前,四境不安,太子本欲御驾亲征,后为朝臣所阻,幸天佑我朝,于帝即位后,四境皆捷,帝仍哀怜折损将士,手抄名单,哀恸不已。

 

据传北境大渝实力最强,太子派蒙挚将军率军对战,但据该役战士所言,能胜大渝,当谢梅监军。梅监军为何人?据靖王府旧部将所言,为靖王之谋士,有麒麟才子之称号。可一谋士善于布战实为可疑,又因赤焰案平反,赤焰旧部亦有回归军籍者,有人言,观其行军之法,有当年赤焰少帅之影。令随军之亲兵,亦有人言,为当年医治帝之神医。后北境大捷,梅监军殉国,神医亦不知所踪。但帝手抄名单,哀恸不已,痛哭昏厥或咳血之际,传神医在宫中为帝医治。

 

帝在位期间,若龙体欠安,则可见神医身影,另神医在时,为帝医治,宫中时有异香传出,帝颈时有红斑与腰腿酸软之症,神医表示为服药反应,数日即消。惟帝即位二十年后之急病,神医未能赶赴宫中,帝崩殂。

 

另传帝非崩殂,帝与神医原为相识,帝急病,神医未有治愈把握,故外传帝崩殂,但将帝携至山川有灵之处,后长安年间,有人见一赭衣,一蓝衣,两人携一稚子,或泛舟,或逛街市,观其容貌,似有几分近似帝容。

接续第二世

 

   
评论(22)
热度(80)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