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楼诚衍生】当楼诚衍生遇上美食,凉皮篇

这是一枚吃货的随机爆发脑洞,虽然名为系列,但是可能没有下篇。只是想如果这些人与某个美食相遇,可能的反应是什么呢?

杂文,渣文笔,ooc,慎点!

其中的美食科普感谢 @東十三娘 的倾情解说, @Glitter Tears 的视频支援。另外洪季的经历感谢 @mimi剑雨秋霜 的分享。 @冰雨寒月 感谢你对调料的倾情解说!

------------
LC杂志要做一个美食系列报导,征集了一些读者的意见,做成了下列报导。

〔凌李〕
一个埋头苦吃,吱溜咻噜的,只看到一头卷毛的身影,听到声音,抬起头,嘴角还沾着调料,眼神从迷蒙瞬间转为锐利,“你是谁?”

Σ( ° △ °|||)︴(记者退了一步)

一只手收走他面前的碗,又放下一只碗,拿了纸巾塞进他手里,“然然啊,你忘了么?他是来访问你对凉皮的评价的记者。”

(记者投以感激的眼光)

被称作然然的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往椅背一靠,双手环胸,“哦,刚刚那碗凉皮的辣子十分道地,味道香,麻,辣,加上醋之后,凉皮在口中滑润又有口感,搭配炒过的花生米还真是不错。当然,比起我家老凌做的这碗烧鸡粉,还是差点。要不是为了给你解说,我才不吃这么辣的凉皮,我家老凌胃不好,我都陪他不吃辣的了,好了,就这样,你可以走了。”他挥挥手,端过面前的碗,对着对面的男子微笑,“老凌,还是你做的最好吃,你看这个菠菜面是我上回杆的耶。这是老王家的卤烧鸡么?你又加上自己卤的鸡蛋,豆干啊,还有烫鸡血?你什么时候买的?来,吃块烧鸡。”

记者看着他夹起碗里的烧鸡喂到对方嘴里,戴上墨镜,默默离开。

〔洪季〕

(记者在会议室里坐立不安,突然门被推开)

“你就是采访记者?我们长话短说。我吃过最好吃的凉皮,是几年前在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那时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开车开了一路,总算在黄昏时,发现一间路边小店。我还记得老板用不锈钢盆装凉皮送上桌,我们每人至少都吃了一大盆以上。里头绿豆芽,黄瓜丝等料子下得足足的,价钱还挺实惠的。”

另一人突然推门进来,“这么说,下次你得带我去尝尝,小店料足,才能吃到当地口味啊。我上回也是在甘肃,另一个自治区附近吃到凉皮,那店还搭送酸奶,我再带你去尝尝吧!时间到了。”

两人向记者挥别。记者直接被带出大门,然后猛然想起,刚刚那位,是谁啊?

〔胡靖〕
“记者先生来了啊,请坐,要不要喝茶啊?”
“水开了,要下米皮么?”一个声音从厨房传出。
“你放着,我来!我来!麻烦记者先生稍候一下啊!”随即冲往厨房。

厨房随即走出一人,记者激动的站起,那可是自己的偶像萧靖先生!为了争取这次的采访机会,他用了一顿下午茶,又发了一圈红包,才顺利的争取到这次的采访机会。
“萧老师好!”
“请坐。”萧靖抬手让座。记者局促坐下。

没一会儿,一个托盘从厨房端出,上头有着三只碗,还有几个调料瓶。
“来来来,试试我自己做的凉皮,还有老麻酱。碗里有葱花,炸过的豆渣,炒好的肉燥,还有我自己做的辣酱跟辣油,这是米醋,来自己往碗里加,别客气。”
然后把一碗推到萧靖面前,低声说,“你不是说好久没吃米皮了嘛,来,尝尝我做的,我可是专门去问了人做的,那个辣酱辣油你别碰,试试老麻酱啊!”

三人默默的吃着,作者眼睛发亮,没想到胡老师的手艺这么好!米皮蒸得恰好,嫩但不软烂,老麻酱没话说,但是那个辣酱发酵得正好,香气先至,辣味后发。辣油里头可见切碎的辣椒干与花生米,想必是炒制浇油的作法,把辣椒的香辣给逼出来,吃起来十分过瘾。

三人吃罢,记者看着胡老师忙着收拾碗筷,只准许萧老师泡茶,心想,胡老师可真能疼人啊。

记者询问萧老师的看法,萧老师说,“米皮,可能因为凉食的多,所以又称凉皮吧!起码以前我是在寒食之日吃的。相传秦朝时沣河农民稻谷欠收无法纳贡,一名叫李十二者将劣米辗碎浸水滤浆后蒸熟,以此上贡,言可为军粮,相传始皇帝大为赏识,嘉赏其人,故流传至今。不过,现在的米皮作法当然较之之前精细,所加调料也较为多变化。听说一般是不加麻酱食用的,不过,加了麻酱口感倒是滑润新奇,感觉不错。”

记者告辞,拿出手机,发现屏幕上反射出,萧靖老师不知道跟胡老师在说什么,双颊微微酡红。记者果断快速离开。

〔楼诚〕
“阿诚,你在忙什么?”
“现在已经晚了,也不合适吃太油腻的,我昨天弄了点米浆,让阿香蒸成米皮放凉,我刚刚看了,做的还行。我给你弄一碗,你到旁边去,别添乱。”

“我哪里就添乱了?我看看,碗里这是鸡汤?不是听说凉皮是吃干的么?”
“明家大少爷一不喜欢吃辣,二不喜欢麻酱,我就照着我问到的米皮方法做,只是把辣油去掉罢了。你的头别挡着我了。”

一碗鸡汤里,飘着嫩白的米皮,搭上一把翠嫩的小白菜,还有烫过的绿豆芽,加上几片豆干,明楼用筷子一挑,还戳到一颗水煮蛋。
明楼笑咪咪的咬下水煮蛋,“我还以为阿诚你煮的是素面,不见荤腥呢?”

阿诚端着碗,吃得飞快,翻了一个白眼,“明长官体格稳重,荤腥这东西晚上还是少沾为好。”

阿诚看着明楼吃完了碗中配菜,拿着筷子跟凉皮较劲,眼角泛起几丝笑纹,他加快吃完手中凉皮,把鸡汤喝尽。

明楼正低着头跟碗中的凉皮较劲,他就是不喜欢吃这种条条汤汤的东西,要不是阿诚煮的,他才不吃呢!手中筷子突然被抽走,换了一个汤匙,阿诚用筷子夹起一条凉皮,仔细的放在汤匙上,“大哥,你快吃吧!吃完赶紧去休息,明天一早还有例会呢!好吃么?”明楼咬着凉皮,笑得一脸褶子,“阿诚做的都好吃!”

至于之后出版的杂志内容,标题为“明长官重之如铁,与凉皮不可不说的秘密”,明秘书表示并不知情。另一边,明台开心的打电话,“曼丽啊,我买好去维也纳的机票了!”

   
评论(21)
热度(74)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