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谭李】K歌

@蓝田 ,这是田田指定的梗与cp,祝田田生日快乐,天天开心,如意健康,小人退散啦!

在酒吧的吧台边,有台卡啦Ok机,开关被按下,输入歌单号码,然后一个低沉的嗓音从麦克风里传出来。这是谭宗明到达酒吧后看到的景象,李熏然,喝得半醉,正在唱“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

谭宗明皱起眉头,他知道这首歌当初是李熏然送给简瑶的歌,算是他对简瑶感情的一种告白与告别,不过,两人在一起后,他从没听过李熏然唱歌,没想到第一次听,居然是这首歌,这代表什么意思?

李熏然已经开始唱下一首曲子,“没没人去仰慕那我就继续忙碌。来来思前想后,差一点忘记了怎么投诉。来来从此以后,不要犯同一个错误。”谭宗明的眉头皱得更紧,自己最近是忙了点,两人几乎没有相处的时间,连见上一面都难,这难道是对自己的控诉?

谭宗明在吧台边坐下,眼神不错的盯着台上的人,听他唱着“有一点点领悟就可以往后回顾。”谭宗明看着台下的简瑶,简瑶对他摆摆手,表示自己该回去了,警队的小刘贴心的过来解释今天大家聚餐的始末,一群人就先离开了。

谭宗明晃到李熏然面前,他刚刚用手机搜寻,发现李熏然唱得是笑忘书。根据小刘的描述,案子破了应当要高兴才是,只是在逮捕过程中,某位疑犯的妻子获知丈夫犯罪的消息,一时激动昏厥,送到第一医院急救,秦医师面色凝重的表示产妇心律不整,情况不妙,经过抢救之后,产妇依旧未能挽回,孩子还在保温箱里观察。可是孩子的爸爸呢?在问讯中,被逮捕的疑犯承认因为分赃问题,两人持械扭打,对方身中数刀,被抛至海底。在聚餐前,李熏然先跟简瑶到医院看了孩子才到场。

“熏然,我来接你回家了。”谭宗明什么都不多说,只打算拿过他的麦克风。“谭总,大忙人,你来啦!”“对!我来了,我来带你回家。”“不要,我还要唱歌!”“我开完会晚餐都没有吃就过来接你了,还是请李警官赏脸陪我吃点东西?”李熏然歪着头看着他,“我唱首歌给你听,你要猜中了,我跟你去吃东西。”

谭宗明苦笑,只能点点头。李熏然拿起遥控器,跳着歌单,然后音乐响起。“不曾想过,未来的某个美丽日落,轻轻地你会想起我。你身边正春风经历,花香的诱惑。岁月长河,东去的浪漫还是悲歌,谁只因柔情相伴烈火。我相信心中的阳光,永不会陷落。”

谭宗明握住李熏然的手,他没想到自己能从李熏然的口中听到他唱这首歌。自己不过就是以前顺口提过,羡慕这歌中的情怀。“在此刻,我们可以一起共进,”谭宗明看了看表,“应该还能算是晚餐吧?”李熏然放下麦克风,任由谭宗明把他拉上车。

等到李熏然醒来时,发现车子正停在家里车库里,他揉揉眼睛,“不是说要吃饭么?”“你睡得熟,所以我就先打电话回家,让刘妈准备了点东西,你最近忙,老是吃盒饭,得好好补补。”李熏然揉揉眼睛,唔了一声,任由谭宗明牵着他往屋里走。家里刘妈早就等着,看到李熏然直说,“瘦了!瘦了!”便转身回厨房张罗上菜。谭宗明笑着对管家说,“你瞧刘妈这眼里只看得见熏然啊。”管家笑笑,“懂事有礼貌的孩子谁都喜欢,酒我已经开瓶醒好了,等会儿让她们一起送上来。”谭宗明点点头,拉着李熏然回房梳洗换衣服去了。

两人换上同款的米黄色鸡心领棉质上衣,米色麻纱长裤,来到桌前。桌上只有一碗酸辣汤,一盘苦瓜镶肉,一盘蕃茄炒牛肉,一盘炒水莲,一盘鲑鱼培根螺丝面,旁边摆着醒好的红酒。李熏然对于这不中不西的餐桌早已习惯,他接过红酒杯,摇晃几下,品味香气,才啜了一口?“哪个年份的?”谭宗明拿起酒杯与他碰杯,“你出生那年的勃根地,熏然,生日快乐!”

李熏然耳尖泛红,“你记得?”谭宗明帮他盛好汤,“我当然记得,你的每个日子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李熏然夹了一筷子牛肉在谭宗明碗里,“吃饭,你不是没吃晚餐吗?”两人先吃饭,吃到半饱后,再移坐到沙发上慢慢的喝酒。“这红酒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吧?我很喜欢,你生日想要什么礼物?我不知道能送给你什么啊!”

“什么都好,只要是你送的,都好。”李熏然贴近谭宗明,“你最近喜欢红酒,我买不到太高级的,我还是想给你买一瓶。”谭宗明搂住李熏然的腰,“熏然,重要的不是价格,是人心,你挑的,我一定要珍藏。”李熏然推了推谭宗明,“珍藏什么啊!我又买不起你酒窖里那种等级的红酒,只是上回家里来客人,你们聊起的几款新世界葡萄酒说是还不错,我才想买来送给你尝尝的。”

谭宗明轻轻吻过李熏然锁骨上的新伤痕,伤痕已脱痂,只余一条红痕。谭宗明知道,这是这次任务中受的伤。谭宗明用唇细细抚过伤痕,“我想用这里来盛酒。”谭宗明抬起头,果然李熏然已然两颊绯红。“我尊重你的职业选择,我也不能帮助你度过工作难关,不过,我可以为你以酒祭奠,向你想要致敬的,想要祭奠的对象,送上一杯酒。”李熏然搂住谭宗明的项颈,眼睛闪闪发亮,“那要不现在先练习一下?”

李熏然身上的鸡心领衣服正好把他的锁骨框住,露出一个优美的弧线,谭宗明微微倾倒红酒杯,紫红色的酒液流泻下来,停伫在锁骨的凹地。谭宗明低声呢喃,“这是圣灵的血液,帮助我们有拒绝罪恶的勇气,内心正直的生活下去。”他低头吸吮着锁骨内盛装的酒液,尽数吞下,就这样喝了三次,最后一口喂到李熏然口里。李熏然吞下酒液轻笑,“我不知道你还兼职神职人员。”谭宗明用额头与李熏然的相抵,“只要能宽慰你,那又何妨?”

李熏然倾身向前,吻了上去。
谭宗明与他已经分开数月之久,今晚两人急切的想要,或是需求对方的抚慰!

两人急切的拥吻,谭宗明扯到李熏然身上的衣服,把红酒倒在他身上细细的舔吻着,李熏然完全把自己交给谭宗明,只是用手指揪着他衣服,或是头发。谭宗明用手指沾了点红酒液,探入数月未曾探访的幽深小径,李熏然配合的调整呼吸,放松身体,身上残余的红酒渍与潮红的皮肤相衬着。谭宗明脱下自己的衣服,在李熏然“可以了”的催促声中,把对方身体上的颜色抹到自己身上,然后顺着汗珠,缓缓流下,在米色地毯上流下,红色一点一点的晕开,成为一朵朵飞溅的红梅。

阳光爬上李熏然的脸,数着他的睫毛。睫毛扇了扇,然后张开。眼前是张笑着的脸,即使眼角笑出褶子,但却是自己一睁眼就想看到的脸。李熏然只专注的看着对方,圆眼眨都不眨。一个醇厚的声音在他眼前环绕,在他耳边响起。“一次就好,我帶你去看天荒地老。在陽光燦爛的日子裡開懷大笑,在自由自在的空氣裡吵吵鬧鬧,你可知道 我唯一的想要。世界還小,我陪你去到天涯海角。在沒有煩惱的角落裡停止尋找,在無憂無慮的時光裡慢慢變老。你可知道,我全部的心跳隨你跳。”李熏然伸出手,抱住对方,“我愿意。”谭宗明的声音闷闷的传出来,“熏然,你看,大晴天!生日快乐!”

据说昨天60分有关键字是“你看,大晴天”勉强点题一下!  偷偷 @楼诚深夜60分

   
评论(8)
热度(28)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