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楼诚衍生】当楼诚衍生遇上美食,粽子篇

这是一枚吃货的随机爆发脑洞,虽然名为系列,但是可能没有下篇。只是想如果这些人与某个美食相遇,可能的反应是什么呢?

 

杂文,渣文笔,ooc,慎点!


 

脑洞来自 @蓝子 的白粽子甜蜜蜜指定,  @拆我楼诚皆狗带 的蜜枣粽贴心秀恩爱指定, @Glitter Tears 的肉粽(木娄红烧肉梗?)指定

〔谭赵〕白粽子

 

赵启平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里,也不管床单上早已积了层薄灰,也不顾上洗澡,就这么往床上倒下。这是他离开床后的第48个小时。

 

蓝色的光,一道道的扫过他的眼睑,睫毛删了删,闹钟显示现在时间为上午9时,赵启平依稀记得自己是凌晨5时回到家,可是肚子却咕噜噜的响起,闹得他不得不起床。

 

他爬起床,拉开窗帘的一条缝,阳光就这么刺了进来,他忍不住瞇了眼。他先是扯下床单、被套、枕头套,心想上次换床褥用品还是三个月前呢,趁着今天阳光正好,也该洗了。顺带把自己剥个精光,让洗衣机开始回旋,自己则是往浴室走去,连着值班、手术,三天没洗澡洗头,身上都该发臭了。

 

等到赵启平清爽的从浴室出来,他哼着小曲,打开橱柜,里头仅剩下一个西红柿罐头、一个肉酱罐头与半包散面。赵启平烧上水,下了面,把面沥干捞起,打开罐头,一股脑儿地倒下去,又从冰箱角落挖出即将过期的干酪片,撕成几片放进微波炉,1分半后,叮的一声,赵启平也不怕烫,大口大口的吃着,毕竟这可是他近36小时来吃的唯一一餐。

 

赵启平看看洗衣机的运转时间,拿起车钥匙与钱包出了门,虽然很困,但是家里已然唱起空城计,赵启平先去买了杯咖啡与汉堡套餐,吃下今天的第二份餐点,稍微振作下精神后,便推着推车开始在超市里晃悠。

“卫生纸、糖、盐、胡椒、酱油、米、面……”赵启平的推车看到超市的熟食区里贩卖的粽子时停了下来,“快到端午了是吗?”

他先是拿了几颗熟食粽子,打算回家吃,又把推车拉回米面杂粮区,看到圆糯米与包装妥当的洗净粽叶与棉绳套装,他又拿了一套放进推车里。

 

赵启平回到家里,把东西归置整齐,糯米洗净,在盆里泡水,然后转身去处理洗衣机里的衣物了。

 

谭宗明是在傍晚进的家门,他推开卧室门,发现赵启平在床上睡得正香,他轻轻掩上房门,先是把被太阳烧烤到发烫的衣物收进来,放在客厅沙发上晾晾,然后他发现了厨房泡好的糯米,他先是用爪篱沥干水分,然后又打开放在旁边的粽叶包装,一一冲水洗净擦干。然后转身回客厅把衣物叠好,当他从打开衣柜门的时候,床上的人有了动静,揉揉眼睛,头上翘起一撮短毛,呆呆地坐在床上。谈宗明最喜欢他这个起床样,像只还没睡醒的小狐狸。他搂住几天不见的爱人,轻轻啄吻一下,“我看到你买的糯米了,起来一起包粽子?”

 

赵启平在谭宗明的怀里蹭蹭,然后跟着他到了餐桌,两人把东西放在餐桌上。两双手,一双纤长有力骨节分明,用力的把米填入折好的三角形凹洞内,翻转几下,滚成一个三角体;一双手丰润厚实,不疾不徐地把米填入折好的三角形凹洞压实,翻准几下,用线紧紧捆上。两人动作很快,中间谭宗明离开座位在锅中烧水,两人把包好的52颗粽子放进锅中用小火慢慢煮熟。

 

炉火用艳红的唇舌轻舔锅底,锅子发出啵啵的呻吟声,锅盖不时发出啪啪的声响,两人在旁如炉火般热情地守候着。

 

两小时后,洗衣机又再次运转起来,换了身衣服的两人忙着把锅中的白粽子起锅,盛到盘里,翻出风扇插上对着吹散热。赵启平先是拍了一张照片,然后两人等粽子稍微冷却,先是装袋放到冰箱里,然后拿出碟子,倒上白糖,谭宗明帮赵启平剥粽子,赵启平拿着手机照他剥粽子的手与沾满白汤的白粽子,就着谭宗明的手咬了一口,然后又拍了一张。谭宗明看着他咬着粽子,又盒盒盒的笑着,自己几下把手中粽子吃下,用左手打开朋友圈,淡定的点了个赞,回复了几句,然后又忙着剥下一颗粽子。

 

(朋友圈截图如下)

 

〔凌李〕蜜枣粽

 

李熏然收起手机,嘴里叨叨的念,“平平不愧是我的好吃友,连想法都跟我一样。”一边简瑶妈妈喊着,“熏然哪!过来帮我端锅子。”

李熏然端着锅子放在餐桌上,里头是蒸熟的蜜枣,简妈妈忙着把蜜枣舀出放在托盘上,李熏然则是打开早已备妥的风扇,边小心的滚动着蜜枣。等到温度稍稍下降,他和简妈妈与简萱三人一人坐一角,用小刀划开一道缝,把里头的果核挑出来。三人边聊边做,以前桌边的人常出现的是简瑶,现在常出现的人躺在家里安胎,正好休假的李熏然便被抓了苦力,不过,他倒也愿意,蜜枣除了对孕妇有滋补作用外,还有补血、健胃、益肺、调胃等功能,他想,这对凌远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三人把蜜枣挑好,取来粽叶,这次简妈妈买到的是老叶,泡完水的老叶折起来依旧有沙沙声,包粽子这是每年必做的活动,李熏然虽然坐得少,但手上的活计也不慢。先把粽叶转成圆锥状,加一小勺糯米,放入刚去核的蜜枣两三颗,再把米加满,盖上粽叶,拉起棉绳,左转几下右转几圈,打结便完成了。

 

一颗颗粽子就这么手牵手的牵成一串,等到桌上材料用尽,桌上也只剩下几大串的粽子。简萱在厨房顾着炉火,李熏然跟简妈妈就把整串粽子放进水里煮。李熏然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局里打来的电话,简妈妈挥挥手要他快走,“熏然你记得下班了过来拿粽子。”

 

打开门,李熏然又变成了李副队,他皱着眉头,开车回到公安局,厘清最新发现的案情线索。

 

李熏然根据这次线索,开始沿线追查嫌疑人,但是由于线索不足,三天后在没有新的线索支持下,只得先暂停追查。李熏然回家前先到简妈妈家拿粽子,又被简妈妈按在餐桌前吃了一大碗排骨面,才提着粽子悠悠然的回家。

 

一回家,打开门,难得的看到凌远站在厨房的身影。“然然,回来啦,饿不饿?”李熏然放下手中的袋子,从背后抱住凌远,闻着他身上的消毒水味,两人最近工作繁忙,上回拥抱还是一周前的事情了。凌远擦干手,拍拍李熏然的手背,李熏然微微松开手,凌远转过身来抱住李熏然,两人交换了一个长长的吻。“然然,你刚刚吃了什么?要不要再吃点?我还没做饭。”

李熏然双眼一亮,连忙推开凌远,“老凌,老凌,你看,这是我前几天到简妈妈家包的粽子,你尝一个?”凌远看着李熏然掏出的粽子,其实他并不喜欢吃粽子,因为吃了胃总有一股发胀的感觉,并不舒服,不过,这是然然包的粽子,怎么可以不吃!凌远点点头,“然然,你先去洗澡,我把粽子蒸上,炒个青菜,你陪我吃点?”

 

两人坐在餐桌前,李熏然一反常态的不先动筷,只是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看着凌远拉开棉绳、打开粽叶,把白玉般的粽子倒在盘子上,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皱了皱眉。“怎么?不好吃么?”凌远摇摇头,又夹了一块放进口里,“不是,只是这味道我没吃过。”李熏然舒了一口气,挤到凌远旁边,用筷子夹起有蜜枣的一块粽子,喂进凌远口里,“这是蜜枣粽,里头的蜜枣买来要蒸熟,手工去核,这粽子吃了胃不会不舒服,枣子对胃好,我这次特别多放了几颗。我是想,这次端午我们两个都要值班,你到时候可以带着蒸好的粽子去上班,就算冷了也能直接吃,免得把身体忙坏了。”

 

两人你喂一口,我喂一口的吃完桌上的粽子,至于今夜,夜还长着呢!

 

(朋友圈截图如下)

 

〔楼诚〕肉粽

 

深夜,阿诚发报完毕,隐蔽电台后,发现明楼正在揉着胃。今天晚上参加酒会,明楼一晚上尽是举杯与人共饮,根本没有进食。虽然阿诚替他挡了一些,但人家是冲着明长官去的,一个秘书的身分还是不够份量。

 

阿诚踮着脚走到厨房,拿出锅,加上水,开始烧热。又从冰箱里拿出东西放进蒸锅里,在蒸锅烟雾缭绕的时候,阿诚看着空荡荡的厨房叹气。大姐走了,明台也走了。家里头在两人被叫去南京时,被搜了一轮,阿香幸好那时出门不在家,不然遇到那群如狼似虎的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明楼发了一顿脾气,称病两周不去上班,新政府财政一团乱,只好又派人来请。

 

那两周,两人每天待在家里,收拾着东西,幸好藏在地下暗格的电台没被撬出来,但是旁边依然有桩子,两人也不敢太过。明楼整理大姐的东西,每次整理,总要掉下眼泪,明诚已然分不清,明楼的眼泪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迷惑他人,因为他自己也是一样,就连整理明台的东西,他也能泪眼汪汪。

 

北平也不太平,明楼为了明台的任务伤透了脑筋,他总想着把明台送远一点,再远一点。两人的动作已经顺利迷惑周边的眼睛,藏在医馆里的大姐伤势也在逐渐康复。明楼顺势答应了新政府的要求,重掌局面,明秘书继续代明长官之职,来往海关。明家大姐在一个深夜里被送上一艘打鱼的小船,她握着阿诚的手,交代他要好好照顾明楼。阿诚望着船淹没在暗雾里,明家人,又一个离去。

 

今晚,在酒会举办前,阿诚获得了大姐平安抵达香港的消息,更获得了明台的外交人员身分已然通过,不日即将随司徒大使前往美国的消息。明楼因此开心多喝了几杯,也才有今天晚上胃痛头疼并发的局面。

 

阿诚眨眨眼,回过神来,熄了火,掀开锅盖,把刚蒸好的粽子剥到碗里,连青菜汤一起放在托盘上,端进书房。

 

明楼正好打开门,本欲开口,看到托盘上的东西,只问,“东西哪来的?”阿诚把托盘放在咖啡桌上,“大哥,你别吃太多,先吃一点,喝点汤,然后吃药。”“东西哪来的?”“我把梁太太跟苗苗送走了,她也是不容易,在乡下还能弄到这些,说是送给我,谢谢我照顾她家老梁。”明楼的手顿了一顿,“梁仲春的?”“我带了香火袋给她,剩下的火化了,这个年岁,不好留。”明诚咬下一口糯米,细细嚼着,“家里没东西了,本来晚上不该给大哥吃这个,大哥你多少吃一点。大姐说过,你喜欢吃肉粽,我才收下的。”

 

明楼的手顿了一下,大口咬下粽子,“这粽子,做得有几分当年大姐张罗的味道。”“大哥你不爱吃甜的我知道,平常过节的时候,家里的红豆粽你都没怎么动,都是明台爱吃。”明楼喝了口汤,瞇起眼,“大姐知道我喜欢吃包肉的,总是记得吩咐刘妈给我另外准备包了红烧肉、咸蛋黄、花生、枣子的,还让我别在明台面前吃,那小子,明明不爱吃咸的,还老爱来抢我的。”“那是他知道大哥大姐疼他。”“明台什么时候走?”“预定是下周三。”“那这孩子没口福了,下周三之后,他就只能喝浓汤、吃牛排了,他可吃不上端午的粽子了。”“是啊,所以大哥你慢点吃,这回明台可抢不着你的粽子了。”

 

明楼把粽子上的咸蛋黄递到阿诚眼前,“来,阿诚,吃蛋黄,我知道你喜欢吃这个的。”阿诚张口咬下,把自己的红烧肉递到明楼嘴里。阿诚收拾妥当,看明楼似乎缓了许多,也不逼他吃药,两人靠在床板上,一起看着窗外。

 

明月皎洁,没有一丝乌云遮住。

   
评论(32)
热度(130)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