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楼诚衍生多CP]鱼香楼饮茶

这是突然产生的一个脑洞,无视时代,当楼诚衍生都在茶楼饮茶进行式。都是因为 @小鱼爱果冻才不是小黄鱼@我是真的一片青苔 ,老是说茶楼的茶点多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饮茶!茶点与茶楼相关资料感谢两人大力支持!
@蓝田 ,谢谢帮忙提供意见捏!

PS:内含一些伪装者与其他剧的台词,请大家当成寻宝游戏找找看哦!伪装者二周年棒棒哒!

某日,明家与亲戚朋友们组了一个旅游团出门游玩。一早明台就被明楼催着到茶楼占位,明台翻着白眼,心想自己就不该想着免费旅游,这都是什么事啊?幸好自家名下就有一间茶楼,鱼香楼,你瞧瞧这名字,多接地气!明台心里盘算着,得先去把最大张的两桌霸下,毕竟家里这么多人呢!现在聚会买核桃十斤都不够吃!

“这个挺好吃的,阿诚你尝尝。”
一双筷子夹住另一双筷子里的叉烧酥,然后放进自己嘴里嚼了几下,用茶润润口。
“不错,大哥,你试试这个烧卖。”
“好,我试试,”一个气声飘进阿诚耳里,“我还以为你会直接喂进我口里。”

阿诚的耳尖泛红,“这可是在外头,你胡说什么呢?”用筷子轻打了明楼的筷子!“你干啥呢?那个排骨是我给明台点的,”阿诚用汤匙舀起筷子夹断的虾仁肠粉,放在明楼面前。“就给你吃一个啊,别忘了你出门的检查报告,三酸甘油脂跟胆固醇指数有点高啊,你答应我什么了?”

明楼笑着吃下汤匙中的虾仁肠粉,“好,听你的,就吃一个。啊,这肠粉还真不错,肠粉软软滑滑的,虾仁有弹性,”明楼凑近阿诚耳边,“就像阿诚的肌肤一样。”

阿诚的耳朵更红了,“大哥你胡乱说什么呢?都一把年纪了,手上都是皱纹了。”
明楼握住阿诚的手,“哪里有皱纹了?我摸着还是软滑的。湖畔旁,树林边,牵手……”
“不务正业!喝粥吧!”

明台撇过头看着菜单,啃着排骨,举手叫服务生,哼!你们俩就秀恩爱吧!大哥老爱跟外人讲啥长兄如父,明明就是长兄如夫。我算是被锻炼出来了!我吃饭!哟!这菜单上的小黄鱼画得还挺细致的!

“远哥,我帮你点的及第粥来了,你赶快吃!”
凌远皱着眉头用汤匙在碗里舀了几下,这粥的气味实在无法引起他的食用欲望。
“远哥,怎么了。”
“这粥里头的东西,胆固醇有点高啊。”
李熏然噗哧一笑,用汤匙舀起一匙,“才这么点料怎么会胆固醇高呢?这个粥据说很补的,你到出门前都还在加班,我特意点给你进补用的。来,吃一口。”

凌远吞下汤匙中的粥,看看粥里的肝片肾片,眼神一亮,自己拿起汤匙开始吃起来。
“熏然啊,来吃个烧卖,你还想要吃什么?牛肉香茜饺?虾饺?”
“你不嫌胆固醇高啦?”
“熏然你不是说过嘛,才这么点材料嘛,话说就这一餐饭能累积多少?你要吃啥就点,我都买单。”
“远哥,就知道你疼我!”李熏然做了一个yah的手势。
旁边的赵启平用口形对他说,“干得漂亮!”
另一边的季白也用口形对他说,“挺好的!挺好的!你挺能的啊!”

赵启平转头笑嘻嘻的对着谭宗明微笑,“你看看凌院长,然然点啥,他就吃啥。”
赵启平把桌上的几个整笼跟碟子拉到谭宗明面前,斜眼挑眉看着他。
谭宗明在心底叹口气,这小狐狸是来示威来了!一桌子内脏,他就不怕自己胆固醇高啊!

“来!这个你一定得尝一口,快吃!”
赵启平盯着谭宗明夹起一筷子放进嘴里,嚼嚼嚼,吞下去,自己也慢悠悠的捡了一只凤爪在嘴里啃,“你知道这叫什么?”
谭宗明喝茶冲淡口里气味,他素来不吃内脏类,要不是平平要求,唉!

“这叫金钱肚!”
谭宗明扬起眉,唉呀!果然还是自家平平好!那得吃啊!
谭宗明拿起筷子夹了另一盘里的东西,“那好,我吃金钱肚,你吃牛仔骨,咱这可以说是专业对口饮食。”

赵启平张口咬下牛仔骨,嚼了后吞下,“我只见过管仕途的文昌公与财神爷同座庙,我可没见过财神爷跟神农大帝同座庙的。”
“咱俩现在不就同座庙吗?”
赵启平咬着牛仔骨,盒盒盒的笑。
夹起一只凤爪,对着谭宗明摇一摇,“那你是喜欢我的手,还是喜欢我的人?”
谭宗明拿起桌上的田鹅牌纸巾擦擦赵启平的手,“我都喜欢,先擦擦手吧!看你一手油的。”

另一边两人占了三人的位子,因为两人的桌面摆满了芋头蒸排骨、豉汁蒸凤爪、金钱肚、牛仔骨、虾饺、烧麦、猪大肠。还有萝卜糕、芋头糕、马蹄糕、马拉糕、流沙包、叉烧包、炸春卷、糯米鸡、香煎萝卜糕等满满当当一大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在举办大胃王比赛。两人面对满桌的菜,闷头大吃。

明台惊讶的看着这对,这画风不对啊,不符合明家风格啊。要不是曼丽临时有事没法来,自己也是跟大哥、阿诚哥同一画风的啊。

明台招手叫服务生过来收吃完的空蒸笼空碟子,顺便续点茶水,他俩吃得这么猛,明台都怕他俩噎着了。

明台凑近问,“小白白,你们是饿多久啦?怎么吃这么快!”
季白甩了个白眼给明台,知道你是长辈我才不回嘴,小白白是什么鬼!“运动多,饿得快!”
“再来三笼蒸饺,三笼叉烧包,XO酱炒萝卜糕来一碟,牛肉丸两份,来碗猪红粥跟艇仔粥,炸两跟白糖糕各来两份,三儿,你喜欢这个对吧!”

季白甩了一个算你聪明的眼神给对方,继续往嘴里填东西。
“那,三儿,你跟他辈份咋算的?爷爷辈?”
明台抽抽眼角,是,咱辈份大,可咱年纪小啊!
“那个,”明台看看季白,季白又甩了一个白眼,“洪少秋。”“对对对,红烧球是吧!我记得的,跟我大哥爱吃的草头圈子,红烧肉同一个菜系的是伐?我说,你也吃这么多,也是运动太多啊?”

洪少秋把刚上桌的艇仔粥加上炸两推到季白面前,季白闪给他一个笑容,洪少秋眼角笑出褶子。“因为我跟三儿的工作性质,运动量比较大。尤其是我们俩在一起时老爱互相‘较量’,所以运动量就更大了些。这么狼吞虎咽的,让您见笑了。”

明台拿着茶杯退回座位,啧啧啧!得收回刚刚的看法,这对哪里不像明家人,这对更高段,连大哥、阿诚哥的脑电波交流都学会啦!

“荣,荣大哥,吃,吃饭!”白色的筷子夹着一个白里透红的饺子,送到荣石嘴边。荣石拍拍自己肩头的宠物貂安抚牠,“又不是给你吃的!”张口咬下。“嗯!这虾饺真好吃!”

荣石看着低头小口咬着白里透红虾饺的一霖,脸颊也泛着红,荣石心想,跟虾饺一样可爱!“一霖,你,你想吃什么?”
一霖含着最后一口虾饺抬起头,看了荣石一眼,不行!还是好害羞!一霖想起昨天晚上,脸更红了。

荣石看着一霖,看着桌上新上的蒸笼,刚刚服务生说这叫什么来着?“一,一霖,来,吃个,核桃,包。”

一霖看着荣石夹过来的核桃包,害羞的咬了一口。不知荣石没拿稳筷子,还是一霖害羞低头,抑或是这个核桃包料好实在的关系。总之,一霖咬了一口,核桃包里的炼乳就这么喷溅了出去,正好溅了貂一身。

貂哥瞬间懵逼,哥可是貂中贵族紫貂啊,你们在我身上喷了什么东西?牠才不管那两人一个吐舌头说烫着了,一个凑近使劲儿的吹着。貂哥觉得自己的貂生整个都不好了,特别是被明台捏着后颈提起来。
“我说,你们俩,恩爱是好事,但是你们得注意宠物啊,别随便让宠物上床,你瞧瞧牠身上都是什么东西!”

一霖,荣石,“不,不是,那不是,那只是……”
明台摆摆手,“你们不用跟我解释,快找人帮忙把貂洗干净吧,我看牠已经受不了了。”

荣石欲哭无泪,我昨晚才好不容易洞房花烛夜啊,这下子一霖晚上还会愿意乖乖待在自己怀里吗?

一个闷头戳着萝卜糕的男人,每吃一口,就偷偷瞥隔壁男人一眼,孟韦要我吃饭别太糙,跟大家出来得重视形象,可我看大家都在秀恩爱啊,为啥就我不能秀呢?
“在想什么?”
“我在想,这个萝卜糕真白,就跟孟韦你的……”

方孟韦机警的用手捂住了杜见锋的嘴,但是,在座的都是什么人哪?被梁萌萌评为来去无风的阿诚对着方孟韦露出长辈般和蔼的微笑,轻轻摇摇头。方孟韦放下手,改扶着头,看样子大多数人都听到刚刚那句他来不及捂住的话了,“就跟孟韦你的屁股一样白!”

方孟韦夹起一个叉烧包,假装那是杜见锋,狠狠的咬着。
杜见锋小心翼翼的靠近小声陪不是,“孟韦啊,我刚刚太放松了,你别不高兴,别只吃包子,喝点茶,别噎着!”
方孟韦用圆圆的眼睛瞪他,让下属畏惧的威仪对杜见锋完全没用,他也是军人。

方孟韦夹了个灌汤包给杜见锋,“安静吃你的吧!别多话,小心别烫着!”
杜见锋看到方孟韦夹菜给自己吃,高兴得根本没仔细听他说话,他夹起汤包,直接塞进嘴里,用力一咬。“噗哧!”
“烫!烫!烫!烫!烫!”
杜见锋被烫得把嘴中的汤包都吐到碗里,汤汁还溅到大腿跟部,然后他还不小心把桌上吃了一半的粥碗打翻在大腿跟部,又烫得他抖了一下。

方孟韦被他这一喊吓了一跳,看到他吐着舌头喊烫的模样,好气又好笑。
先是举手跟服务生要来冰水,让他冰镇舌头,一边拿着田鹅牌纸巾擦着裤子,“会疼吗?”

杜见锋点点头,“我不是问舌头,我是问下面!”
杜见锋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方孟韦把人拖进厕所,关上隔间门,直接动手解开皮带,拉下裤子,看到皮肤上没有红印红痕,才松了一口气。

方孟韦站起身,把杜见锋的裤子穿好,皮带系好,“走了,回去吃饭,吃饱回房换衣服。”

方孟韦转身走了出去,杜见锋跟在后面,念念叨叨的,“这不科学啊,孟韦刚刚一吹气我就有反应了,孟韦咋一点反应没有?”

杜见锋没注意到方孟韦的耳尖已然变红,一路叨念回座位,被塞了一个莲蓉包,“快点吃饱!一会儿我回房间再仔细看看还有哪里伤着了。”

杜见锋用力咀嚼,吞下口中的包子,“孟韦,你放心,没伤着,晚上还是能……”
“谁跟你说这个了?”方孟韦整个耳朵都红了。这人自从让他,嗯,上床睡,之后,特别的不要脸面。之前老嚷嚷自己是个长期处长男呢!怎么这么能说能干啊。最近老叨念着,哥,天生觉少干活好,这都是跟谁学的啊?

明台嘴里咬着椰汁糕东张西望,心里头叨念着,“要不要带杜见锋去看眼科啊,居然说萝卜糕白,还像那啥?明明椰汁糕更像啊,又白又有弹性。去年还没这么傻的,怎么今年变成这样?”

明台拿起田鹅牌纸巾擦嘴擦手,发现其他桌的客人都在偷偷张望自己这两桌的状况。明台叹了一口气,幸好自己聪明,订得是最靠里头的两桌。大哥之前说过,“很多事就是这样,你越想看清它,就会靠得越近,但当你靠得太近,你的视野就会变得狭窄,就越容易被迷惑,被欺骗。”世事果然如此!今天这茶饮的可不是我挥挥衣袖带不走一片尘埃,都快要成一片青苔了啊。

明台苦笑,自己在想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媳妇儿!我想你了!

仅以此小段子,祝贺大狮子35岁生日快乐!

   
评论(12)
热度(57)
  1. 小鱼爱果冻才不是小黄鱼helene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我的虾仁凤爪核桃包和半碗残粥😝鱼香楼出品,童叟无欺!吃早茶每桌送一张眼科医院门诊优惠券...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