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谭赵]极简主义

“你在看什么?这幅画?我以为你不会喜欢这幅画?”安迪拿着酒杯走过来,递给谭宗明。

他们在包家参加聚会,安迪觉得今天的谭宗明有点奇怪,他向来不是喜欢这样的艺术风格,今天却在罗斯科的“水与火的交融”前停驻许久。

“怎么?突然对罗斯科的画产生兴趣?想收藏几幅?”小包总凑近问了句。
谭宗明看了他一眼,“我只是觉得有点意思,没打算收藏。”
小包总拿走安迪手上的酒杯,换了杯水给她,无视安迪的眼神,仰头便把酒杯里的酒喝下。
“我啊!是个现实的人!这种绕绕弯弯的几个线条要表达什么艺术,我是看不出来,我只知道,这幅画的价值是有几个0,”小包总耸耸肩,“比起这幅画,我更喜欢毕加索的亚维农的少女,一来形象化,二来,”小包总咧开嘴歪着头笑,“后头的0更多不是吗?”

谭宗明把空了的酒杯拿在手中摇了摇,“那你买这幅画做什么?”
小包总拿过他手中的酒杯,递给旁边的酒会服务生,从口袋掏出两张票交给谭宗明。“这画可不是我买的,是安迪买的。而且,我家老爷子就喜欢这调调,对我来说,这笔投资不赔稳赚!”
谭宗明接过票,扫了一眼,收到西装内袋,微点点头,“那倒是!我先回去公司主持会议,安迪你就留在这里,”谭宗明拍拍小包总的肩膀,“替我向你家老爷子问好。还有,你刚刚那个论点,我喜欢。”

谭宗明坐在车上,掏出刚刚拿到的票,是罗斯科的画展门票。赵启平前两周休假,两人挤在一张沙发上看书看报时看到的消息。赵启平盯着展览的资讯看了许久,谭宗明便对此上了心,特别到网上搜寻了一下资料,还拜托小包总弄来门票,因为这场画展的筹备工作小包总也插了一手。
谭宗明拍了照传了微信,把票放回口袋里。ˋ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

赵启平忙完今天的门诊,整理完门诊纪录后,才有时间来到食堂,吃已经变成晚餐的午餐。他掏出手机,看到一条微信讯息,“票已到手,休假时一起去。”赵启平嘴角微微上扬,然后连忙把食物扒进嘴里,他太饿了。

床铺上,蓝色的被子里慢慢开始蠕动。
“要起床吃点东西吗?吃好我们出门?”
被子里钻出一个乱蓬蓬的头,啾了谭宗明下巴一口,从他的臂弯里传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好。”

谭宗明笑着拉起他,连着值三天班的确很累,但是也不能就这样放着赵启平睡下去,还是得起床补充能量。毕竟他昨晚回来,眼睛都睁不开了,谭宗明花了好大力气才帮他完成梳洗,放到床上。谭宗明看着怀里的赵启平,轻轻的摇他,“还不起来?你不是想要看画展?今天可是最后一天展出了。”

听到画展是最后一天,赵启平挣扎着爬起,谭宗明到浴室用温水拧了毛巾,先展开敷在赵启平的脸上,然后再帮他擦脸。赵启平睁开眼睛,被谭宗明牵进浴室,接过谭宗明挤好牙膏的欧了B牙刷,两人并排的对着镜子刷牙,漱口。然后拿起非力浦刮胡刀,细细的修整形象。

十几分钟后,两人面对面的坐在餐桌边,享用管家精心准备的早午餐。

两人穿着一身休闲西装出了门,赵启平穿着酒红色休闲外套,搭配大地色休闲裤与可可色衬衫。谭宗明深蓝休闲西服外套下是枣红色衬衫,然后被赵启平哄着套上了深蓝色经典款牛仔裤,两人穿着球鞋,就这么悠悠哉哉的踏入展场。

赵启平一幅一幅慢慢的看过去,谭宗明在一旁陪着。赵启平站在画前,侧过头看着耐心陪在自己身旁的谭宗明,轻轻的牵起他的手。赵启平知道谭宗明最近喜欢的,是莫内的作品,这次完全是为了陪伴自己。

“你看,这幅作品只突出了线条与色彩,弱化了空间层次,跟你喜欢的那幅印象·日出的表现理念是类似的,只是”谭宗明接上话,“我知道,只是绘画表达技巧不同,对吧!”
赵启平微微一笑,牵着谭宗明往下幅画走去。谭宗明就这么被他牵着,一路,慢慢的走。

“这个作品你觉得怎么样?”赵启平站在“蓝色中的白色与绿色”前,低声的询问谭宗明。
“不怎么样,就是两个色块在一个蓝色底上,好了,我知道你不是要我说这个。根据资料表示,罗斯科是用色块来传达情绪。这里的绿色这么沉重,白色如同幽灵般飘荡,所以他作画当时的心情应该不怎么样。”

赵启平把头歪向谭宗明,“谭总,我得对你刮目相看啊,这是有做功课来的。”
谭宗明把头凑近,“当然,我总不能陪你来傻看着,什么都不知道吧!”

赵启平拉着谭宗明到另一幅画,画是纯黑的底,抹上一大片橘黄。“我喜欢这幅。我看到这幅画,就想起只要你在,家里就有温暖的灯光,等着我回家。”谭宗明与他十指交扣,“我也喜欢这幅。”

两人走到展室末端,发现旁边还有个小房间,理头还有一些家长与孩子。两人好奇走了进去,一般来说,现实主义画展是吸引不到这样的族群来参观的。

两人看着现场先上来几位工作人员,先讲述一本绘本“彩色怪兽”,看看在怪兽不同的情绪下,会有什么颜色呢?故事讲完了,还做了有奖征答的小活动后。工作人员开始发放调色盘与画笔,还有画纸,调色盘上已经挤好颜料。工作人员让孩子想一想,或是跟家长讨论一下,觉得今天的活动可以用那三种颜色表示。保持最久的情绪颜色先画。

两人倚着门框,看着工作人员拿着一个大印章在涂完底色的画纸上随意的盖下两个框框,告诉孩子,还能再选两个情绪颜色涂在框框里,涂到框框外头也没有关系。两人觉得这样的活动挺有趣的。
谭宗明凑近赵启平耳边,“这次展览方还挺用心的,用这种方式来认识罗斯科的画作也不错。”
赵启平歪着头,“这该不会是小包总的意见?”
谭宗明眨眨眼,“这倒是有可能,以前他从来不碰这类东西,自从跟安迪在一起后,他改变很多。”
“两位对我们的活动有兴趣吗?想要试试看吗?”一位工作人员满脸笑容的询问。
赵启平笑着,“不了,这个体验活动不是专为孩子不争气设计的吗?”
工作人员伸出手向左虚引,“我们也有设计其他体验活动,方便我为两位介绍一下吗?”

工作人员带着两人往左走,那边有个大平台,放了十几组显示屏与画板。
“请容我为两位介绍,这里是电子式的体验区,是为了不方便拿画笔,或是怕颜料沾到衣服上的参观群众设置的。这个体验非常简单,首先,先拿起画板,点开新档案,然后,你可以选取笔刷,调整笔刷大小,刷头形式,笔刷颜色,然后就拿起画板笔,直接在画板上作画。画好底色之后,您可以选择色块模式,或是点开资料库,里头有罗斯科先生的画作经典片段,或是网络图像资料库的现成图案。我们都已经取得合法授权,你可以放心使用。如果您对作品满意的话,可以选择输出尺寸与效果,比如像是水彩效果,油画效果等,在右下角签个名,选择存档后输出。我们现场备有大图输出机,可以立即帮您输出,配框。请问两位是否愿意尝试一下?”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晶亮的眼睛,另外也觉得这个活动不错,他能跟启平一起创作点东西放在家里,便点点头。
工作人员站在一旁指导两人开妥新档案后,便走到一旁跟其他想要体验的参观者说明。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把底色刷上深蓝色,自己把底刷上橘黄色,觉得挺有趣的,便开始专心搞自己的画作。

两个只是艺术爱好者的人,打开资料库开始挑挑拣拣,都是色块那种两人不想要,两人还是想要有点形象化的表征。几经挑选,两人各自完成了一幅画,选好模式,存档输出。

两人等着输出存档,工作人员找两位确认。“两位选得图档正好是图库网站超级会员图库,选取这个图还需要加收一点费用,刚才两位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有个提示图框。”两人点点头,“那么有关加收费用,输出印制与加框的费用,请两位先过目,没有问题的话,请点选确认,我们就开始处理两位的作品。”

谭宗明跟赵启平看了一下加收费用不多,没有问题,便按下确认键。两人喝着工作人员端来的咖啡,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待着。

晚上,两人的床头墙上多了两个画框。
谭宗明环抱着赵启平看着,赵启平的是橘色上又刷了点蓝色,相互浸润,构成夜空,夜空中有颗星正亮。底下的远山,明月正升起,有两个黑影,像是手牵手走着。

谭宗明的深蓝里头被酒红浸润,交织出一片深紫,中间的白色线条,像河,又像酒液,就这样流淌下来,上角有只鳄鱼图像,下角有只小狐狸,还放了几个猫脚印充当是小狐狸的脚印。

赵启平倚在谭宗明怀里,静静的看着画。
“真好!”
“的确,真好!”

窗外的启明星或许在天空中闪耀着,但是云层遮蔽住了它。可是,躺在床上的两人,手牵着手,属于他们的启明星,在床头的画里,永远闪耀。

 




 @蓝子 ,这是你最爱的谭赵呀!有米有可爱捏?送你当作陪我玩重庆的礼物捏。

 @【季节替而岁岁安】  @慕楼  @雨柠 ,我想说先艾特一下,因为我用了相同的图库元素来码字啦~~~


   
评论(17)
热度(65)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