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楼诚衍生,盒盒盒童话】小鱼家的盒盒01

这是跟 @小鱼爱果冻才不是小黄鱼 聊天脑出的脑洞,两人边聊边修正出来的,不正经童话?!盒盒盒!

 祝贺伪装者二周年快乐!

 

小鱼家有盒盒。

盒盒们住在小鱼家。

那么,盒盒们都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呢?

 

盒盒们过着幸福的生活,他们每天起床都可以穿可爱的小衣服,鹅且起床第一眼就可以看到凯霸霸。

那是小鱼某天从某地“抗”,咳咳咳!“带”回的。

 

我们先来看第一位盒盒的生活哦。

 

第一位要介绍的当然就是英俊潇洒来去如风身手矫捷聪敏机灵擅于理财全能管家的当家人诚盒盒啦!

 

诚盒盒是盒盒们的老大,小盒盒们都要听他的。不过,诚盒盒有个爱好,就是特别喜欢小黄鱼。有的时候他晚上也会出门,小盒盒们都在怀疑他是去偷藏小黄鱼了。但是,因为诚盒盒很辛苦的照顾小盒盒们,所以小盒盒们只敢私下讨论。

 

大白盒盒说,“我只看证据说话。”糖串儿盒盒说,“没有证据就不能说明这个事件发生的可能性”然盒盒握着小拳头说,“诚盒盒可能只是去加班啊,因为我看到他是往梁萌萌便利店方向去的。”

川盒盒抖抖自己的围裙,克功盒盒摘下自己的帽子整理整理,平盒盒卷起听诊器放回盒中。我们只是笑笑不说话!

 

诚盒盒也不想要晚上出门啊,可是随着弟弟们越来越多,胃口都,咳,跟自己一样好,光是要喂饱这么多张嘴巴,就非常不容易。诚盒盒白天在新政府分公司里面担任秘书工作,下班后还到梁萌萌便利店帮忙值班。梁萌萌便利店还经营快递生意,不只是快递货物,也能快递消息。诚盒盒晚上出门,就是为了帮忙快递业务。虽然这个业务能够挣到比较多的小黄鱼,但是,相对的,过程也可能危机四伏。

 

一天,诚盒盒接到一个任务,是送货到狼牙鸽主家,地址是狼牙山狼牙一路33号。诚盒盒边吐槽这个快递的地址与收货人的名字好奇怪,边匆匆往前赶路。等到诚盒盒站在狼牙鸽主家门口,诚盒盒对着漫天飞舞的鸽子,一脸懵逼。我这是来到鸽子巢了吗?另外,鸽子能飞啊,这快递又不重,距离又不远,为啥还要送货上门呢?这个问题,在诚盒盒等了一个小时,吃了五盘糕点,喝了六壶茶(包括偷偷打包的份)之后,看到姗姗来迟的收货人那魁梧奇伟的身材时,诚盒盒找到了答案。

 

诚盒盒拿回签收单,急匆匆的赶回家。包里的糕点可是好东西,明天早上可以给小盒盒们吃,搭配着茶水。今天搞得这么晚,明天早上不一定来得及做早饭。诚盒盒一边盘算着一边赶路,一不小心,踩到一个东西,滑了一跤。就这样从路边直接向下滑落,诚盒盒摔得眼冒金星,他摸着地面想要站起来,却发现,地面凉凉的,沙沙的,还会动,诚盒盒恐惧的转头,看到一条分叉的舌头,朝着自己吐信!诚盒盒吓了一大跳,直接就晕了过去。

 

等到诚盒盒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房间里,东西都好好的放在桌上,脚被捆成一大包。一个男人推门进来,手上拿着碗,“你昏迷了一晚上,一定饿了吧!我拿了早饭过来。”

诚盒盒挣扎着想要下床,却被男人一把按回床上。“别乱动!你的脚崴了,我请医生来给你看过了。医生给你上了药,包扎好,要你别乱动,这样才好的快。”

诚盒盒一把抓住对方,“先生,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得回家照顾弟弟们。”

对方扶扶脸上的墨镜,“这样啊,你现在没法儿走动,还是你先打电话回去说一声?现在已经是早晨了,你的弟弟们应该已经起床了。”

 

诚盒盒这下尴尬了,因为要养弟弟的关系,加上工作场所就有电话能用,所以基于节省开支的理由,诚盒盒,没有手机。

 

对方像是知道诚盒盒的尴尬一般,拿了只无线电话给诚盒盒,“借你打电话回家,好让你弟弟们放心。”说完便走了出去。

诚盒盒赶紧打电话到梁萌萌便利店,让他带小盒盒们来听电话。小盒盒们在电话里七嘴八舌,诚盒盒一个个安抚好,交代好弟弟们该办的事。接下来,诚盒盒舌灿莲花,硬是跟梁萌萌争取这次算是工伤,梁萌萌得多出一分利给自己才行。然后又老老实实的打电话回公司请假。等到他吁了一口气挂下电话,却发现对方环抱着手,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诚盒盒脸上冲起一抹红,坏了,忘了这是跟人家借的电话呢!

 

诚盒盒腆着脸把电话交还给对方,还一劲儿的说,“对不起,我刚刚讲太久了,这个话费,我等脚能走,立马提现金给您。”对方摆摆手,“不急,你先吃饭吧!”诚盒盒吃完饭,突然看到一条黄金蟒直接游动进房,然后盘在对方后面,蛇头直盯着诚盒盒。

 

诚盒盒往床里缩了一下,对方摸摸蟒蛇的头,“这是小黄,牠很乖的。昨天晚上你不知怎么着掉进小黄的家,还是小黄过来通知我就你的。”

诚盒盒吞了一口口水,“这,这样啊,那,小黄,谢,谢谢你!”诚盒盒惊讶的看到小黄对自己点点头,然后又游走出去。

对方说,“我就说小黄很乖的吧!”

诚盒盒这才回过神来,自己掉进小黄的家,被小黄救了?“那,那个,小黄的家?”

对方摇摇头,“有点破损而已,修修就行了。”

诚盒盒捏着被单,蚕丝的触感提醒他,对方应该很有钱,小黄的家修理费应该不便宜。“等我脚好了,我会认真工作,小黄的家是我弄坏的,我会负责的。”

“你要负责?”

诚盒盒点点头。

对方没说什么便离开了房间。

 

诚盒盒在对方家里修养了三天,便急匆匆的赶回家,想要回去上班赚钱。这三天,诚盒盒过得不是不舒服,而是不习惯。

每餐准时有可口的饭菜送来给自己吃,有些还是自己平常在超市看着价钱买不下手的高级货。自己想看啥节目,看哪本书都有人送来。晚上,还有人陪着聊天。诚盒盒旁敲侧击了半天,一直问不出来。阿诚只好直接询问对方该如何称呼,对方沉吟一下,表示可以称呼自己为眼镜蛇先生。

 

诚盒盒揣揣不安的想,眼镜蛇先生为何要帮助自己呢?可是,他也没有任何过份的举止,只是每天晚上睡前在诚盒盒房间读《嫌疑人的献身》,诚盒盒觉得他的声音很好听,总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但是他老是待在黑暗中,阅读灯的角度向着书本,诚盒盒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三天后,诚盒盒离开了眼镜蛇先生家,赶着先回家看看弟弟,然后去公司上班。他不敢再请假,自己只是一个小秘书,再请下去,说不定会被公司开除。离开前,眼镜蛇先生戴着黑色口罩,雷朋墨镜跟一顶帽檐很宽的黑色帽子,看看他依然一跛一跛的脚,空手翻转一圈,变出一朵玫瑰花给诚盒盒,祝福他一切顺利。

 

诚盒盒接过花,眼镜蛇先生还派专车送他回家。诚盒盒又拜托对方送自己到公司,慢慢的扶着墙走进办公室。才刚坐下,电脑还没开机,电话就响了。是人事部打来的电话,要诚盒盒赶紧收拾东西,桌子底下有纸箱,一个小时后,到总经理办公室报到。

 

诚盒盒紧张的把东西放进纸箱里,电脑里的资料做好备份,跟主管打声招呼,捧着箱子,一拐一拐的走到门口。抬手看了看表,咬咬牙,拿出手机打车。

 

总公司离诚盒盒平日上班的分公司有段距离,光打车也要20分钟路程。诚盒盒捧着箱子,抬头望着总公司高耸的建筑,深吸了一口气,走到电梯前,先到前台拿出工作证说明一下。前台打电话跟人事部核实之后。过了几分钟,人事部长带着文件下来,要诚盒盒签名,然后带着诚盒盒进入专用电梯,直达总经理室门口。

 

人事部主任推开门,指着里头的一张办公桌,让诚盒盒把箱子放下,然后走到第二道门敲了几声,然后推开,比个手势,让诚盒盒进去。

 

诚盒盒紧张的吞了口水,拖着脚走进去。看到一张办公桌上,名牌写着“总经理  明楼”,他正侧着身坐在椅子上讲电话。

他看到人进来,抬起手来制止他们前进,诚盒盒只听到“好,曼春,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诚盒盒听到“曼春”两字,眉毛跳了跳。有关总经理与汪氏经理间的故事,明诚在分公司早已听到各种不同的版本。有青梅竹马的,有因家仇而对立的。不过,目前看来,两人的关系应该还是不错,以后得多加注意,诚盒盒在心里默想。

 

人事部主任拿着档案,双手奉上,明楼一手接了,翻了几下,签了字便要求人事主任先安排诚盒盒的工作,他要出去一趟。诚盒盒头微低,双手恭谨的放在前面,他看到总经理的鞋子,莫名的感到有点熟悉。

 

诚盒盒接受了人事部主任指示,整理完座位后,便开始翻看需要整理的案件资料。诚盒盒把案件资料摘录出重点,相同的提案还做了比对图表。诚盒盒把资料分类整理成三叠,送进总经理办公室,用电脑查询总公司周边超市与公交车站位置,便拿起公文包准备下班了。他刚看到附近有家小黄鱼超市正好有打折优惠特卖活动,他得赶紧过去买点东西,回家做饭给小盒盒们吃。

 

明楼当天晚上回到办公室,看到办公桌上整理好的资料,简单、明了、易懂,而且他并没有要求做资料比对,但是诚盒盒却做了。明楼翻看资料,发现比对表上有些项目有用萤光笔标注颜色,该颜色会对应到资料旁同色的指引标签,明楼快速的翻看完,看了一下手表,嗯,只用平时1/5的时间就能完成工作,不愧是自己看上的人。

 

诚盒盒就这样过着每天上班整理总经理交代的资料,下班到超市抢购的日子过了五天。他几乎没有跟总经理说上话,不过,今天,他又看到那双熟悉的皮鞋,但是却停在自己桌前。

“收拾好了吗?”

诚盒盒抬起头,疑惑的看着总经理站在自己桌前,总经理向来不带秘书出门的。

“总经理,请问,需要我做什么?”

“跟我一起出发。”

诚盒盒莫名其妙的跟上明总经理的车。诚盒盒看着车外的景色,猜测要去哪儿。没想到,车子在医院停了下来。

 

“总经理?这是?”

“你今天该回诊了!你快点上去,已经帮你挂好赵副主任的专家号了。”

“总经理,你怎么会知道我今天该回诊了?”

“嗯,”明楼顿了一下,“我是看你的调职与请假资料知道的,你快上去,一会儿还有事情要办。”

诚盒盒狐疑的看了明总经理一眼,实在看不出什么,只得上楼看诊。

 

诚盒盒看完诊,乖乖的回到停车场,发现车子还停在那里。他钻进车内,车子便又出发了。

明总经理翻手变出一朵玫瑰,递给诚盒盒。诚盒盒惊讶的看着他,总经理怎么跟救自己的眼镜蛇先生一样都会变玫瑰花?

“听说你厨艺不错?”

“还行吧!在家多半都是自己做饭。”

“那你的嗅觉应该也不错吧?你闻闻这朵花的味道,一会儿有用。”

 

诚盒盒仔细的闻了闻玫瑰。明楼把玫瑰花拿走,插在他西装胸前的口袋里。“闻过就行了。”

明楼带着诚盒盒到一间房子里,桌上放着几个小瓶子。明楼依序把瓶子里的液体滴在写有编号的试纸上,让诚盒盒一一嗅闻。诚盒盒闻了几下,指着3号瓶点点头。明楼拿起3号瓶仔细端详,然后让司机带诚盒盒回家。

 

诚盒盒坐在车上,蹭着车上的WIFI搜寻沿路超市打折的消息。今天晚下班,小盒盒们在家里一定饿坏了。诚盒盒还没搜寻到,车子已经开到家门口,诚盒盒遗憾的下车,却发现小盒盒们围着桌子,吃得正开心。

诚盒盒疑惑的问,“这些烤乳鸽,乳鸽汤,鸽子包,鸽子蛋从哪儿来的?”

琰盒盒赶紧吞下口中的鸽子蛋,挺起胸膛说,“这是我打工赚来的。哥哥你不用担心,以后晚饭我来负责。”

诚盒盒摸摸琰盒盒的头,称赞他做得好,心里却暗自起疑,哪有人打工不发薪水是发大餐的?

 

诚盒盒本来想要打听琰盒盒打工的事情,但是他却因为其他事情,分不了心力。

自从那天之后,诚盒盒工作的内容开始有了变化。他不再只有单纯的整理资料,明楼把商业行程交给他打点规划,带他出席酒会。还在酒会中公开对最近的合作伙伴说,“但凡是商业合作的项目,都让诚盒盒先过目,电话也先让他过滤一遍,自己能省下不少功夫。”汪家大小姐拿着酒杯凑近,“师哥,难怪我最近打电话给你,你老是不接,”她用那双凤眼狠狠的剐了一眼诚盒盒,右手勾住明楼手臂,“看样子,是有人故意不让我连络上你啊。”诚盒盒脸上保持恭敬,心里猛喊冤,你每次都下午打电话来,可是总经理只有上午才在办公室,下午常常不在,我据实以告,也是我的错?明楼看了诚盒盒一眼,装作要拿酒杯,不经意地把手臂从汪家大小姐的手中抽出来。“曼春啊,这你就错怪他了。我最近常常忙到不在办公室,有时候连手机都忘了带,好几次还是让秘书给我送来的,对吧?”诚盒盒依旧保持恭敬,“是的。”汪家大小姐转身面对诚盒盒,“所以,你没有让秘书不接我电话?”诚盒盒微低着头,“汪小姐多虑了,总经理并没有下这样的指示。汪小姐几次打来办公室,由于我无法立即连系总经理,以致您发生误会,我在这里向您道歉。”诚盒盒向汪大小姐鞠了一躬。汪大小姐昂起下巴,踩着高跟鞋,响应着家中长辈的呼唤走了。明楼皱着眉头,瞥了合作伙伴一眼,对方微微摇头。

 

两人在回程的车上,明楼突然拍拍诚盒盒的手,“今天的事情,抱歉让你不愉快了。”诚盒盒看向窗外,“总经理,我是你的秘书,汪小姐是公司合作的大客户,如果我服个软能让汪小姐高兴,不影响公司的合作进程,那这就是我身为秘书应该做的。”明楼突然静默,看向窗外。过了一会儿,“刚刚在酒会没有吃饱,你陪我吃点东西?”明楼让司机停车,带着诚盒盒进了小羊生煎,点上一份三拼生煎、一碗大骨头粉丝汤、一碗精肉小馄饨、一碗肥肠酸辣粉。两人等菜都上桌,也不多说话,就稀哩呼噜的吃起来。诚盒盒捧着大骨头粉丝汤吃得专注,一边明楼把生煎的盘子推过来,让他搭配着吃。最后那碗精肉小馄饨是两人分着吃完的。诚盒盒坐在车里,喝着明楼刚刚买的酸梅汤,心里对明楼的分数,又上涨了那么一点点。

 

最近跟着明楼参与各种会议,看他对合作伙伴,不卑不亢,谈笑风生,却能在云淡风轻中,谈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还有汪家大小姐,诚盒盒是看出来了,明楼并不喜欢他,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对他装出亲善的样子,可实际上却谨守底线。诚盒盒看着远去的车子,手里的酸梅汤还剩下一点点,在路灯下,荡出琥珀色的涟漪。

 

诚盒盒今天上班实在无法集中精神,上午已经过去大半,明楼到现在还没有进办公室,眼看着还有三十分钟会议就要开始了,诚盒盒心里实在着急。在会议开始前十分钟,明楼匆匆进了办公室,连跟诚盒盒打招呼都没有,让诚盒盒觉得一定有事。诚盒盒拿着开会数据进了办公室,看了看明楼的脸色,有些苍白,他的右臂突然昂起一个眼镜蛇头,吓了诚盒盒一跳。“小黑,别动!你没吓着吧?今天小黑状况有些不好,我不放心把牠留在家哩,所以就带来上班了。”

诚盒盒抱着档案夹,喘了几口气,发现小黑只是看看自己,没有其他动作。“总经理,要不这样吧,你带着小黑,”小黑听到诚盒盒叫牠的名字,头又抬起来,又被明楼压回去,“我怕会吓到经理们,要不我通知一下会议室那边,说您现在有事走不开,改成开视频会议如何?还有,”诚盒盒吸了吸鼻子,“您是打翻整瓶玫瑰精油,还是撒了大半瓶香水?这味道恐怕也不适合让经理们闻到吧,太呛了。”

明楼笑着说,“还是我的阿诚想得周到,就这你说的办。不过,你怎么不猜这香水是曼春的呢?”

“汪小姐虽然喜欢用玫瑰基调的香水,但是,味道浓烈却不呛鼻,您这味道,倒是像明星花露水。”诚盒盒打开总经理办公室门,走了出去。

诚盒盒安排完所有会议事宜,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准备拿本子进总进里办公室参与会议时,突然想起,等等,总经理刚才说什么?我的阿诚?这是什么意思?

 

整场会议进行的很顺利,不过,诚盒盒有点走神。包括他忘了帮明楼倒咖啡,当中纪录错了六次。明楼都看在眼底,摸摸下巴,露出一个莫测高深的笑容。

在会议结束后,明楼对着诚盒盒说,“我的阿诚你辛苦啦,你说我今天这状况不方便出门对吧,所以麻烦你,帮我买午餐吧。据说,公司食堂今天有新菜单,麻烦你买两份送上来。”

诚盒盒点点头,拿起钱包,用工作证刷了电梯后才猛然警觉,刚刚,他又讲了,我的阿诚,这倒底是啥意思啊。

 

从这天开始,诚盒盒又多几项工作,帮总经理买午餐、晚餐。陪总经理吃午餐、晚餐,还有,只有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不能叫总经理,要叫明楼。诚盒盒觉得这样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结果明楼提议,自己年纪比较大上几岁,要不就叫哥吧。诚盒盒点点头,自己现在也有大哥了呢,心里暗自窃喜。不过,他还是对大哥的那句“我的阿诚”有些不太适应。但是一天里头,总能听他喊上个十几二十回的。还时不时地玩变玫瑰花,诚盒盒心想,有钱人果然就是不一样。

 

不过,有件事让诚盒盒觉得很奇怪。最近大哥身上洒明星花露水的次数也多了点,而且,只要撒花露水那天必定是脸色苍白,精神不济。诚盒盒决定开始秘密调查。他先让弟弟们练练手,然盒盒、大白盒盒两人报名了警察学校,糖串儿盒盒到大学研究犯罪心理学。琰盒盒最近跟狼牙山鸽主混熟了,他能调动他手下的鸽子。川盒盒、克功盒盒跑去上军校,帮不上忙。平盒盒就读医学院,主修骨科,不过,他听了诚盒盒的描述,他摸摸下巴,“我觉得啊,那个应该是为了掩盖血味。花露水的主要成分就是食用酒精加上玫瑰、茉莉等花香精。如果他有受伤,酒精可以消毒,撒在衣服上,可以掩盖血味。”诚盒盒听了更担心了,大哥到底是遇上什么事呢?

 

根据然盒盒跟大白盒盒,还有琰盒盒借用的鸽子提供的情报,明楼每天下班后,会往狼牙山方向走,进去半山腰的一栋房子内。糖川儿盒盒交给诚盒盒一叠照片,“这是经由琰盒盒的鸽子打探方位,埋伏的然盒盒被咬得满身包,大白黑黑晒成大黑盒盒努力之下,拍得数十张照片中,经过我拜托大学的摄影社学长,成像最好的几张。”诚盒盒接过照片,震惊的发现,那栋房子,他有印象,那是眼镜蛇先生的房子。他看到司机老王打开车门,明楼下车的画面,又看到眼镜蛇先生出门的画面。这只代表一件事,眼镜蛇先生,就是总经理,就是明楼,就是最近让他称呼为大哥的那一位。

 

诚盒盒把照片放进外套口袋里,一夜辗转难眠。他决定,他明天要好好问问明楼。

 

诚盒盒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到了办公室,却发现扑了个空,明楼根本没有来上班。诚盒盒耐心地等到10点,觉得状况不对。他打电话给司机老王,老王的电话也没人接。诚盒盒打明楼手机,手机铃声却在办公室里响起,诚盒盒脸红的关掉电话,大哥这是干什么?怎么电话铃声是自己唱的两只老虎,只是把歌词换成我的阿诚。诚盒盒按下手机的屏幕,却发现手机居然可以用自己的指纹解锁,诚盒盒啧了一声,大哥这是什么时候搞的?诚盒盒翻看通讯纪录,发现最近的一通电话,是汪曼春打的。诚盒盒皱起眉头,想起明楼之前不寻常的状况,以及与汪家合作的案子。照理说,明家的主业是百货业,明楼又涉足餐饮业,照理说与主打化妆品的汪家没有什么值得合作的地方。就算要合作,那也应该是跟明家香合作,那是明家另一支脉的产业。诚盒盒翻看合作计划,汪家坚持要与明楼合作生产以玫瑰为主调的化妆品与香水,“这真是太奇怪了。”诚盒盒翻看着计划,发现里面预定设厂的地方,离狼牙山不远。诚盒盒打电话到狼牙山,接电话的却是琰盒盒。诚盒盒先压下心中的奇异感觉,让琰盒盒调动鸽子,四处观察,找看看有没有明楼车号的车子。30分钟后,琰盒盒打电话回办公室,他说发现车子,司机倒在驾驶座,他已经用诚盒盒的名字报警,还通知了今天放假的然盒盒、大白盒盒、克功盒盒过去观察状况。诚盒盒称赞了琰盒盒处理得很好。不过,他还是担心弟弟们的安危,所以他乘车回家,从厨房拿出他心爱的平底锅与中国炒锅,在手中掂量了一下,便赶往然盒盒他们埋伏的地点。

 

诚盒盒赶到现场,然盒盒正在监视。诚盒盒看到克功盒盒正在树上,拿着弹弓瞄准中,大白盒盒正在匍匐前进,已经爬到驾驶座旁,正在试图打开车门。诚盒盒怕他触动警报器,憋着一口气,幸好,警报器没有响。大白盒盒悄悄的打开车门,用手指按了按司机老王的手腕与脖子,又把门轻轻关上,转头爬回来。

诚盒盒看到他的口型是“脉搏还在跳动”时松了一口气。琰盒盒这时候悄悄的出声,“诚哥哥,鸽子说里面现在只有一个人被绑着,还有一个女人正在对他大吼大叫。那个,叫的内容是,”琰琰倾听了鸽子咕咕的叫声,脸颊绯红的说,“‘我这么优秀,你怎么可以骗我?怎么不爱我?’那个女人这样说。还有,她手上有枪。”

诚盒盒一听就懂了,一定是汪曼春绑架了明楼。两人之间不知道有什么问题,导致今天的局面发生。诚盒盒看了看表,估算一下,还有多久警察才会到。然后挥手要弟弟们过来,盒盒们从鸽子发现的路线。绕到房子后面,克功盒盒先爬上树,甩下一条藤蔓,大白盒盒、然盒盒便荡着藤蔓,到房子二楼的阳台上埋伏。琰盒盒则是拿出一把长得奇形怪状的铁尺,打开房子的后门。诚盒盒手持两锅闪了进去,躲在柱子后面,正好可以看到汪曼春的侧面。

 

诚盒盒踩到一个软软的东西,一看,居然是小黑。小黑软趴趴地趴在地上,蛇鳞片有几处脱落了,小黑看到诚盒盒,嘶嘶嘶的吐信。诚盒盒从口袋里拿出鸡肉妙鲜包给小黑吃,小黑最喜欢吃这个了。然后,小黑扭动几下,诚盒盒便了解他的意思,又拿出两包妙鲜包。果然,小黄从梁柱上垂下头来,诚盒盒把妙鲜包倒进小黄嘴里。盒盒对小黄指着锅子,又指着汪曼春,小黄点点头,沿着梁柱游动。诚盒盒对小黑,指指小黄,指指锅子,指指汪曼春。小黑点点头,游动到汪曼春背后的梁柱后。

 

克功盒盒看着诚盒盒的手势,拿着弹弓,对准远方的窗户,直接弹射出去,成功的把窗户射破一角。汪曼春昂起头,四处张望,“是谁?给我出来!”然盒盒跟大白盒盒,拿着树子跟石头,往四角乱丢,边丢边移动位置。克功盒盒的弹弓也没闲着,时不时地砸破几片玻璃。汪曼春更是慌乱,对空鸣枪,又对着楼上射击。诚盒盒默默数着,“6、5、4、3、2”诚盒盒手一挥,小黄立马空降,使出蟒蛇缠绕,紧紧的捆住汪曼春。诚盒盒往手里呵气,拿起锅子,左一挥,右一抡,匡当两下,汪曼春就晕了。小黑趁隙游出,往她脚踝轻轻地咬了一口。警察适时的冲入大门,看到的是倒地昏厥的汪曼春,与正在试图解开明楼绳子的诚盒盒。诚盒盒作为报案人,上前说明现场状况。当然,锅子早已交给克功盒盒与琰盒盒带回去,小黑跟小黄已经离开。然盒盒与大白盒盒这时候才惊慌地跑进来关怀诚盒盒。两人是警校学生,警察也不是太在意两人在场。便要两人帮忙救护员把人抬上救护车,诚盒盒让两人跟着上救护车,自己到警局作笔录。毕竟明总经理的失踪案便成了绑架案,现场还有手枪跟子弹,绑架嫌疑人还被蛇咬了,这案件性质可就完全不同了。

 

诚盒盒忙完,赶到医院,发现小盒盒们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他进了明楼病房,明楼正好醒了。诚盒盒拿起棉签沾水,帮明楼润润嘴唇。医生正好进来,对诚盒盒说,“病人一天没有进食,等会儿医院会送流质餐过来,麻烦你让病人进食。身上除了挫伤跟几道伤口以外,还有几处被钝物重击的瘀伤,X光片目前看起来没有问题。今天观察一天,如果没有问题,病人就能出院了。麻烦家属让病人吃饭服药后,到一楼柜台补办住院手续与缴费。”

诚盒盒忙着记下医生的说明,等到医生走了,他才回过味来,家属?诚盒盒转头瞪着床上笑得咧开嘴的人,一定又是他乱说话!

 

诚盒盒坐在床沿,一口一口的喂明楼吃粥,吃完了,督促他吃药,为他盖好被子。转头就走出病房,才不管明楼在后头“阿诚、阿诚!”的叫着。等到诚盒盒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明楼已经歪着头睡着了。即使在睡梦中,他也是皱着眉头。诚盒盒握住他的手,他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

 

明楼隔天便出院,司机载着两人,到狼牙山的小房子。诚盒盒扶着明楼,到当初自己住的房间里坐下,明楼开始讲述与汪家的恩怨。原来,汪家的长辈,当初买通了明家的工人,盗窃了明家香的配方,企图压过明家香一头。不过,那个工人的配方是不完整的。汪家不死心,企图绑架明家的当家人。结果在路上,因为逼车的关系,导致父母的车子冲下山谷因此丧命。这也是这几年来才查清楚的消息。自己这次听闻汪氏又打算做不法的勾当,所以才与汪曼春保持联络。就在前几天,掌握了确实的消息,把资料交给了合作伙伴,对方已经转交给警方处理。汪家的公司跟工厂都被查封,资产都被冻结,没想到,汪曼春居然狗急跳墙,直接拿枪绑架我。

 

“只有她一个人怎么可能绑架你?”

明楼苦笑,“的确不可能。所以她是先雇用了一群打手,趁隙围殴我,把我迷昏后绑架。接下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不过,阿诚你怎么知道我被绑架的?汪曼春对外根本没有露出任何风声。”

诚盒盒甩出一叠照片,“我是想问你,这是什么意思?既然你本来就认识我了,为何在我进办公室的时候,又要装作不认识,然后,之后又做一堆莫名其妙的行为?”

明楼摸摸鼻尖,“我本来,没有想要把你扯进来,救你的确是个意外。调你来做秘书,是因为我的确缺个秘书,看到你的工作表现与人事部主任的推荐,我当然同意调你来工作。老实说,当你走进来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害我那几天都不太敢留在办公室里。”

诚盒盒双手抱胸,“你也会有不敢的时候?然后呢?”

“然后啊,”明楼指着自己的心,“问题是,这里开始不受控制了啊。你的身上有股质朴、干净的味道,这从小黄、小黑都喜欢你就可以看出来。从你的做人处事来看,条理分明,为人设想,温柔敦厚,聪敏决断,所以,我一天一天的,就更喜欢你。”明楼摸摸鼻子,“这种感觉,我也是第一次,所以我……”

诚盒盒脸刷起一抹红,“所以你才有那种举动啊?”

明楼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汪曼春能找到我,而且气成那样,也是因为,我正在给你买礼物。”盒子里有着两个镶钻的黄金领带夹,诚盒盒拿起来,轻轻抚摸,发现一个上头刻着诚,一个刻着楼。明楼歪头偷窥低下头的诚盒盒的神情,“她听到了,我要求店员在领带夹上刻的字,所以……”

诚盒盒,盖上盒盖,握紧盒子,拥抱了明楼一下,“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明楼欣喜若狂,正待说什么,却被诚盒盒赶回房间睡觉。

 

隔天一早,诚盒盒跟明楼一起吃完早餐,站在门口,掏出盒子,拿出刻了诚字的领带夹,为明楼别上,然后把盒子对着明楼。明楼伸出手,微微颤抖地帮诚盒盒别上刻有楼字的领带夹。两人坐在车上,明楼的手紧紧握住诚盒盒的手,诚盒盒没有挣扎,两人就这样,无视公司职员惊讶的眼神,手牵手走进办公室。

 

两人就这样手牵手,一起上班了两周,明楼都没有更近一步的举动。这天,时近中午,明楼惯性的拨通诚盒盒电话,想要约他一起吃午餐。“叩!叩!叩!”一位公司职员送文件夹进来。“阿~不是,诚秘书呢?怎么是你送资料?”对方鞠了个躬,“诚秘书有急事请假先走了,我是代班的李秘书,这几份资料麻烦您先过目。”然后转头离开办公室。

明楼打开第一个档案夹,里头出现一张便签,“好好想想,你漏了什么?晚上告诉我。”

明楼慢慢地想,突然回过味儿来,他打电话给花店,然后快速的审阅桌上的文件并签核后,拿起外套,离开办公室。他的确少了个很重要的步骤呢。

 

明楼晚上回到家,发现诚盒盒已经做好一桌子的菜对他微笑。明楼开心地坐下来,跟诚盒盒共进晚餐。吃完饭后,诚盒盒要求一起散散步。明楼牵着诚盒盒的手,吞了口口水,心想,机会来了。明楼变出一朵红玫瑰花交给诚盒盒,“阿诚,你愿意跟我共度一生吗?”诚盒盒接过玫瑰花,撇撇嘴,“又是玫瑰花啊?”明楼想了想,掏出口袋里的钱包,放在诚盒盒手上,又讲了一次。诚盒盒看着钱包,嘴角泛起笑纹。明楼见机不可失,立马从口袋掏出戒盒,拿出戒指,套进诚盒盒的无名指,“那我就当阿诚你答应啦!”诚盒盒把明楼的钱包收进口袋里,拿里另一枚戒指,套进明楼的无名指,“我说过,我会对你负责的。”

 

明楼喜孜孜地牵着诚盒盒回房间,被诚盒盒赶着去冲澡,回到房间,发现诚盒盒正在帮他拿睡衣。明楼一把抱住诚盒盒,两人倒在床上开始酱酱酿酿。隔天一早,明楼抱着诚盒盒起床,吃早餐。满脸的笑,收都收不住。两人坐进车里一起上班,诚盒盒把明显扁了许多的钱包交给明楼,“钱包里头不要放太多东西,我给你留了两张卡,一点现金,还有你的名片。”明楼笑咪咪地把钱包收起来,“反正阿诚都会跟着我嘛,我不带钱包也没关系,阿诚你会负责的嘛。”诚盒盒抬头看看司机老王,发现他装作没有听见,拧了明楼大腿一把,“对!知道还说!”明楼嘶的抽气,诚盒盒马上转头揉揉,“我没拧这么大力啊?”明楼一把抱住诚盒盒,搂在怀里,“我的阿诚最棒了。”

两人一路腻歪着进了办公室。到了中午,诚盒盒下楼买饭,沿途遇见公司成员,大家先是停了一下,看了看他的手,然后对他说,“总经理夫人好!您是要去帮总经理买饭的啊?”诚盒盒拿了午餐,一路小跑步回了办公室。至于办公室内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知道。大家只知道:1.诚秘书一下午没有离开总经理办公室2.总经理下班牵着诚秘书的手,笑容有点那个……幸福洋溢?

 

   
评论(5)
热度(59)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