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蔺靖】救风尘(PWP)

安安给的生贺三

Silvia安歌:

送给兔兔老师生贺三 @helene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


颈间的啃吻让新帝扶着盘龙石雕柱摇摇欲坠。酒喝的并不多,怎就醉了?月笼轻纱卷着秋风荡遍无人的寝殿,更著缱绻。


“陛下,您只管告诉我,我是谁?”


萧景琰低笑,人他还是认得清的。“先生。”


那人并不满意,箍住腰欺身追问,哪个先生,梅长苏你也是唤先生的。


“莫不是你也醉了。小殊才传回捷报,他人在北境尚未还师。”萧景琰瞪大眼:“蔺晨”。


“是了,是我!”蔺晨一手拉开推阻,攫住唇瓣肆无忌惮。


面前的人儿喝了情丝绕,念的还是这个名字,蔺晨还有什么可忌惮的!






蔺晨入宫之后便被萧景琰安置在身侧,礼数周到疏离,出入之间见不到任何人。虽说要有防范之心,只是用到蔺晨身上着实叫人郁结。他捧起晦明氤氲的脸:“陛下,我跟那梅长苏一样与你是同心的呀。”抵额呢喃:“莫要猜忌我”。


“不!我没有…… ”萧景琰已经滑到地上,他撑着身子仰头:“我防你,是防你被人认了去…… ”文武百官看哪个都可疑。




似远山回响撞进胸口,那眸里的水墨融进夜雨被蔺晨吸了满腔,才知道是自己种的业障反误会了真心实意。“原来蔺某是被陛下金屋藏娇了。”蔺晨拥住一汪秋水,将那薄肩纳进怀里。


床榻就在几步之遥。谁还管他床在哪儿!


红罗委地,襞积零散。有双手从冕服下探进去,托着冰肌玉骨揉捏。


萧景琰只能把头放在蔺晨肩上低低呢喃。


“蔺晨从未说自己是哪个府上的美人…只得让谁都见不着他…… ”


耳鬓厮磨。我是被你买回来的呀。


“我不该存了别的心思,对先生有半分孟浪…… ”


手掌攀上臀丘。景琰醒过来看看这举止唐突的是谁。


“可是,嗯…… ”指尖划过某处,闷哼声就在耳边,蔺晨气血升腾。身上的人无尽心事:“他怎么就不等我给他个身份,哪怕客卿也好……”


说起这事儿,实在是蔺晨不对。那日北魏使节朝贺新帝登基,怀着歹心殿前献宝。蔺阁主出面一件件讽刺回去,还特别骄傲地宣布,区区在下伶人而已。使节气苦,陛下亦苦。


梅长苏知道后笑问,那你究竟是哪家的男宠啊?


…… 嘿,你大爷!




琅琊阁主果然又投雷了!江湖上风起云涌,只要自己不被霹,群众吃瓜在一起:江左盟主要扛起英雄大义啦。


盟主被拉到陛下面前,被迫重逢。然后就有了苏先生随军伐北的部署。游手好闲的日子结束了。这是蔺晨的报复。


如今战事平息,宫里的两个人提前庆祝,添了情药的酒你一杯,我一杯。同醉同归。






酒不醉人,药醉人。陛下满心纠结絮絮念。“我该如何待先生…… ”


“陛下,交给我。都交给我吧。”戏弄老实人也要遭雷劈的。蔺大阁主满心懊恼用尽温柔。


手指揉进一方情处怀中人顿时腰做弯月。萧景琰仔细辨认眼前说话的人:“蔺晨…… ”


“是。”


“一定要叫陛下吗?”


“……景琰…… ”


“嗯。”




萧景琰任蔺晨揉吻着唇角眉眼,呼吸间皆是馨香。他从未做过如此大胆的梦,也不想醒,甚至分出一点心神觉得酒不错。“待小殊回来,定向他再讨几壶。”


…… 


“这酒是梅长苏给的?”


……蔺晨无语,不知该骂人,还是骂街。


手上加紧探找,寻一处柔软让景琰哑了声音。还不够,要密密戳刺直到让这端方正直的人儿失控才好。


萧景琰坐在蔺晨身上颠簸摇移,放纵和审慎拉扯着他身不由己。最终还是败在那双手上,被拈弄到身心俱畅。


“嗯啊啊……啊…… ”


陛下散药又发汗,眼神都放空了。


他被手臂圈得妥帖,细细喘歇,好歹换回丝清明。“酒里有东西?”


“嗯。”


“那你…… ”萧景琰直起身子望向蔺晨。


“我也喝了。”还很贪杯。






“我以为,是陛下赏的…… ”


百年欢笑酒尊同,谁把天边的朗月偷偷收了,雨魄云魂迤逦来。


蔺晨说,请陛下以欺君之罪治我千秋荒唐这一回。




天下大赦,恕卿无罪。否则岂不是两个都要治。


萧景琰撑着蔺晨的肩膀,缓缓把自己落进红尘,激得一个牙齿打颤,一个狼狈逞强。蔺晨给怀里的人顺气,决计等梅长苏回来要让他也吃个亏。


“不许!”


蔺晨被驳脸上气苦,心里吃味。“吾孰与梅公美?”说着还摘了发簪,一株青玉立,千叶绿云斜。倒是把萧景琰逗笑了:


“君美甚。”


蔺晨讨得好处还算受用:“臣之妻私臣。”他心里甘蜜化开忍不住抽动着把糖丝黏给另一个人。哪想到萧景琰还有后话,忍着颠颤擎住一泓长发居高临下:“待朕为你冠凤头红帕”。


"…… 小皇帝,你可不要太得意。"




萧景琰被扑躺在地,玄衣纁裳悉数开敞,暗觉金钗,磔磔声相扣。


琵琶骨,胸前疤,顺着窄腰游弋下去狠狠按住玲珑胯。看不见身上殷红若霞,逃不过推叠宠爱山峦颠塌。


近到不能再近,亲到不能更亲,这人儿所有的好都要偿一遍。


哪有惜玉忻香,尽是任意狂浪。


要是襟带整齐,华袍下再怎么疯狂也尚可留一丝威武。可蔺晨心眼儿坏,半片遮羞也没有,放眼望去尽是风流。




陛下呀,你不是想知道我是哪家达官的男宠。




放眼天下,可有比你再大的官吗…… 





   
评论
热度(282)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