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蔺靖】救风尘(上)

安安给哒生贺一,么么哒!

Silvia安歌:

送给兔兔老师的生贺一 @helene !既然拖了这么久就跟 @蓝田 一起把蛋糕做大(^з^)-☆琴师「杜曲耶!






蔺晨抚着小牛倌的头,漫不经心安慰着。


牛倌哭丧丧蹲着拼笼子。用来管束小牛犊的笼子木桩根根结实,这两天抗到集市上拿来装蔺晨,结果被他睡塌了。拼凑半天无果,牛倌仰头看蔺晨:“爷,您啥时候走哇?”


“嗯?舍不得么。”阳光暖洋洋,蔺晨懒洋洋。集市熙熙攘攘,街前褒衣博带的俏雅公子款款笑意。小牛倌就是被这谪仙儿的样子蒙了良心,拿饮牛的蒙|汗|药给他喝。


牛倌痛苦抱头,如今只盼仙儿说话算数住几天赶紧走,家里鸡见了他都绕道。谁会舍不得!


哒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在面前渐歇。一位军爷下马过来,倒是客气:“这人我们买了!”


“啊?”牛倌一哆嗦,发现是跟自己讲话。不明所以向后看。蔺晨后领子里不知什么时候插了跟芦草,楚楚可怜。


“我我我不是我…… ”


“军爷救我。”蔺晨垂眉。


小将军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强行塞过一块银子:“够不够!”那动静跟啃萝卜似的,牛倌就是那萝卜。


于是蔺晨跟军爷走了。


军爷说,我叫列战英。蔺晨拱拱手:小列将军。


列战英朝另一边抱拳,说:这是我家主子。蔺晨沿着方向望过去:哼!


…… 






蔺晨不待见萧景琰,只肖一眼便看出那逞强的性子跟某人如出一辙。


前些年七殿下偶得昔日好友,力排众议翻了一桩旧案。触怒龙颜左迁出宫。眼下北境蠢蠢欲动,当今陛下有心攘外奈何年迈。在这太子被废的当口,突然下诏令七殿下回京述职。萧景琰未来的光景不言而喻。


所以…… 


“哗啦”一声,饭食被打翻。蔺晨拍着桌子朝小二发火。列战英未等开口被主子制止。末了一行人不打尖儿、不住店,七殿下被架着胳膊往外拖。


到门口蔺晨又嚷嚷马骑累了,竟硬是讹了小店一辆马车。老板遭着一番嫌弃满脸通红。


待人远去了,小二露出忿然的表情:“怎么不动手!”


老板捋着胡子摇头:“海翅子有人护,这活儿咱们干不了。”


那挑剔的小相公分明是认出了他们。手掌在桌上拍出一套警告的切口。咚,咚咚——琅琊阁。惹不起。






萧景琰被塞进马车,问得简单直接:“先生怎么看出这店古怪?”


“什么古怪。就是不入眼。”蔺晨摇头晃脑打哈哈。萧景琰不逼问,拱手一揖:“不论如何,多谢先生。”


“哎呦呦,可受不起。”蔺晨一边吆喝一边纹丝不动。末了忍不住好奇地发问,“殿下怎么看破的?你告诉我,我就告诉你。”


萧景琰是个实心儿的,也不卖关子:“如今深秋,那小二端上来的蕨菜报的却是春季的市价。”他耐心解释:“春天应时的野菜再普通,存到眼下都要贵一些的。”


蔺晨咋舌:“你一个皇子怎得知道这些?”“军中将士们会挖些四季野菜充食。”萧景琰轻描淡写,却望见蔺晨神色复杂。“呃……先生?”


萧景琰只是路遇落难公子,搭救一二。如今被蔺晨这般欲说还休地望着,有些尴尬。“先生还未告知……”


岂料对方回神后便俯身过来解他盔甲。


“他们下的药太劣质,又苦又腥,想不发现都难!”萧景琰惶然,哪顾得上蔺晨说些什么。口中唤着先生,手上格挡。胳膊挨了蔺晨一巴掌:“别动!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战袍被利落地解开,蔺晨也不知在数落谁:“一个两个都不要命的,也不问问气血两亏的身子可装得下你们那副江山社稷的心肠!”


“先生慎言……”


萧景琰到底是顾着礼仪没把蔺晨按倒。结果就是他自己衣裳被解得七七八八,露出血水泅染的绷带。萧景琰脸色比之前更白了几分,仍旧不吭一声。


“寻常毛贼,伤了几分而已…… ”


“寻常毛贼会不要命地截官道?”伤势竟比料想还严重,蔺晨叹气:“您不觉得这世上的劫匪黑店全让咱们遇上了。”


…… 






萧景琰的伤口被重新处理,蔺晨问,殿下当真是看不清事实,还是不愿看清。无人应答。马车在亲卫的环绕间吱咯向前,绷带一圈圈裹住细瘦的腰身。


“还没问过先生来历。”


“哪有来历,恰好与殿下同路一道上京罢了。”蔺晨手指挽出一个结。


萧景琰点点头,竟真的信了。这耿直的傻孩子让蔺晨以往那些你来我往的招式毫无用处。


“先生是金疮医?”伤口给蔺晨处理得整齐又好看。


那人擦干净手,突然揽衣推枕起徘徊,“不敢瞒殿下,在下实乃…… ”


遮面挑眉:“达官男宠。”


…… 


…… 








阿田曾送我一套《镇魂》,留下了攻受不分的后遗症「怎么看都是受 直到上床哎嗨嗨…… ×

   
评论
热度(99)
  1. heleneSilvia安歌 转载了此文字
    安安给哒生贺一,么么哒!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