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贺周]从此以后

这个是发发出的楼诚深夜60分 @楼诚深夜60分 题目啊,必须争取来个小段子! @浮川 ,cp发发指定哒!

“从此以后,我们不再见面吧!”这句话从三年前闪回到今天被晨光浸润的眼眸中,在如扇的睫毛阴影中躲藏着。男子揉了揉脸,起床打理自己。他凝视镜中的脸,拿起刮胡刀仔细的修整,拍上爽肤水,“好了,还能算上是个帅气男吧!”他对镜中的自己说。

在开车前往公司的路上,他顺带买了份三明治咖啡套餐,打算带进办公室在早晨会报前,边看会议资料边填肚子。他又忍不住想起当时对方看到这些东西的表情与声音,“你们读书人花样多,不是吃甜,就是爱吃苦,哪像我们,稀饭豆浆包子馒头大饼,只要管饱就行。”

他停好车,摇摇头,拔起车钥匙,拿起早餐,“怎么又想起他了呢?”

他一路打招呼踏进办公室,今天早上大家因为要准备会议所以都来得比较早。他打开电脑,开始看起资料,嘴里嚼着已经微凉的三明治,顺着冰冷的咖啡下肚。“早餐吃冷的不好,在我小时候,我妈妈说过,我只会熬粥,我熬了点,你要试试不?”对方摸着板寸头,不,浑圆的可爱的头型,衬得他的圆眼更大,看起来有几分憨厚,更有几分可爱。他叹气,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老想起故人?

会议中,他频频闪神,但却不妨碍会议进行,一路谈到了快中午才结束。同事里几位小女生拿出手机开始吱吱喳喳,“你今天要订什么粥?我看这个鱼片粥不错欸。”他扬扬眉毛,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凑近。“你们在聊些什么?订餐啊,能算上我这位孤寡老人一份么?”他掩住看到鱼片粥照片的莫名激动,与对店名那个大大的“周”字的期待。他手指交叉,正襟危坐,像是正在进行一个神圣的仪式。

粥很快就送来了,他肩头微微下垮,领了自己的那份粥,竖起耳朵听同事与送货员的对话。“今天不是周老板送货啊?小陈你给老板说,我们明天还订粥的,请老板有空送送啊!”“我会跟老板说的,不过,我送不好吗?老板忙着熬粥呢?”他终于有机会插了一句话,“请问粥店的位置在那儿?能上门吃粥么?”“能的,能的,先生,这是我们粥店的微信号,你扫码关注下,上头有地址、订餐电话与菜单,还有营业时间,您参考一下,新用户不管是第一次订餐还是到店用餐或外带都打8折。”他顺着对方成功的加了关注,看到了店面的地址,他呆了一下。

那个地方,曾经,阳光爬上他的脸,还有对方的脸,那是两人喝多了的时候?还是一起睡的时候?他已经记不清了。现在这个地方成了粥店,粥却飘散着,那时候的阳光味道。

他看着粥店,看着在粥店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的人。依然是那个板寸头,也依然浑圆的可爱,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因为走黑路而离开了自己呢?不对,他本来就走了黑路,无从选择,可是他也不曾选择自己。

在事情发生前,刻意远离,在事情发生后,决意分离,自己不过是顺着他吧!他望着桌上的鱼片粥的雾气,眼前烟雾弥漫。真是自己顺着他?还是因为自己害怕,所以找的借口?

“有人不是说从此以后不吃粥吗?”他瞪着在对面坐下的人,拿起汤匙舀了一匙放入口中,“那是因为熬粥的人不在了,我怎么吃粥?”
对方轻扯了一下嘴角,“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我也以为我已经忘记了,可是我又想起来了该怎么办?”他一脸嗔怪地瞪了对方一眼,对方眼角的皱折透出无奈的叹息,“三年了,你没来探我,当然,我也没有什么好探的。”“是你要我别去的,是你要跟我斩断关系的!连出来都不说一声,要不是吃到你的粥,我都不知道你出来了。出来多久了?”
“半年了,出来就整了这店,就这么呆下来了。”
“你就没想过与我联系?”
对方伸出手,“你瞧!这是双做粗事的手,跟你这种人,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我瞧都是一样的,你拿的是料理工具料理鱼,我拿的也是另一种料理工具,只不过料理的是钱罢了。是谁之前说过,从此以后,只要我想吃粥,就煮给我吃?”
对方想要抽回手,“凯子,别说话不算话!三年前我让你作主了,可咱俩谁都忘不了谁,那么,从今以后,听我的。”
对方的圆眼瞇起,眼角的伤痕露出几分阴狠,“你不是说笑吧,贺先生?”
“对你,我不说笑,从今之后,我……”
“你别说了,我先去忙着店里的事,你先走吧。”
贺先生丢下一句,“我回车上等你!”就施施然离开了店面,他知道,凯子的心,最软!

店面拉下铁门的声音吵醒了在车里睡着的贺涵,他揉揉眼角,听到敲击车窗的声音,看到周凯站在外头,连忙打开车门,周凯提着一个包就上了车,“走吧!”
“去哪里?”
“你不是想说,从今之后,我的生活由你负责吗?我想了想,这笔生意做得,怎么,想反悔?”
贺涵发动车子,“岂敢,岂敢!”

阳光一格一格地爬上脸庞,掀开睫毛,从缝隙中窥视,他揉揉脸,爬起床,又是一个一样都早晨。
当他洗漱完毕,看到端着锅的周凯对他喊着,“来吃粥!”
他觉得,从此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评论(11)
热度(68)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