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e

[楼诚衍生]段子~当你遇到诈骗集团的时候

手痒码个段子。
自己觉得不是很好笑。
想看的请随意。

[楼诚]

“喂~我找明长官。”
“明长官不在,我是明长官秘书处阿诚,有什么事需要转达的吗?”
(拨打另一只电话)
“明长官存在银行的76根小黄鱼要被提现了,想找明长官确认一下。”
“我知道了,我会派人过去处理。”(另一只电话敲击数下后挂断)
挂断电话。
走进明长官办公室,拿起电话拨打。
“梁处长,有个机会,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一小时后,76号审讯处。
“说!是谁让你来的?”
“我只是想诈骗点钱,不是什么...”
“不说实话?”
“汪处长,这人你可得好好审,我这回可没落下你独占功劳,事关新政府官员安全,很多双眼睛看着呢!”
“啧!我当然知道!”

过了几天,报纸一角登载,“循线查获企图扰乱社会,威胁新政府官员安危之不法份子一群,已逮捕审讯,罪证确凿,76号今日执行处决。”

[凌李]
李熏然躺在病床上,手里拿着手机无聊的翻开朋友圈。传讯给小刘:“你今天不是说要过来?怎么还没到?”“副队,我第一次来,摸不着路,你给我拍个病房门口照片呗!”李熏然一边叹气,一边下床给拍病房门口照片上传,小刘这在医院老摸不着路的毛病实在挺麻烦的,幸好对工作没啥大影响。
李熏然想了想,还是录段从病房走到电梯口的视频好了,免得他又走错。
李熏然一边走,一边录,突然听到电梯口前有喧闹的声音,他贴着墙角,伸出手机,发现有病患扯着医生白袍,情绪激动。他切换画面,拨打保安室电话,开了外放,继续录影。不过,这内容怎么分分秒秒不离钱呢?
李熏然觉得奇怪。
保安很快就赶来了,但是却也拉不住人。李熏然把前段录影发给小刘跟凌远,自己继续录下去。电梯门打开,出现的不只小刘一人,背后还有呼啦啦涌出的一队人。凌远手插在白袍口袋内,脸色冷峻。
护理师连忙扶着挂彩的保安跟医师到护理站包扎擦药,小陈跟着去了。小刘一边压着医闹的人,一边说:“大头,又是你!上回打人伤害的事才放出来,你又打人!走!跟我回去!”小刘走进电梯前朝李熏然甩了个眼神。

李熏然把剩下的视频发出去给小刘跟凌远,抬起下巴向走过来的凌远点了几下。
“走吧!你散步够久了,我送你回病房。”
“我表现棒吧!”
“是!李副队当然是最棒的!不过李然然小朋友如果能乖乖午休,那也很棒!今晚医院食堂的菜单有咕咾肉呢!”
“知道了。”

[庄季]

“喂~庄医生,我有当年的事的消息,一口价,一百万,你考虑清楚没有?”
浓眉微皱,看着手中的号码,发了短信,“查查这个号码是谁?居然开口向人卖资料讨钱?”
对方等半天没有回应,挂断电话。
“队长,这个电话号码有使用特殊技巧拨号,追踪需要点时间,初步了解是在xx区发话的。”
“xx区?最近那边不是有个案子,也是接到电话那种?把资料发给大刘看看。”

隔天,庄恕裹着小被子,看着季白双手环胸瞪着他,手里手机开着外放,方便季白录音与通话。
“庄医生,你想好没有?你要不愿意付这个价钱,别人可是舍得哦?比如,某院长?或是某位医生?”
季白立起手中本子,让庄恕照着念:“让我考虑考虑,手上一时没那么多钱。还是我筹到钱通知你?可是只能是现金,没法转帐。”
对方沉吟了一会儿:“行!就给你一个机会,三天,只能三天,三天后你把钱用个黑色提包装着,拿到南x路的美x超市去说要寄快递,地址是上阳区上阳路上阳社区87号代收处,我收到快递后,立马给你消息。”
季白抖抖眉毛,等挂断电话,拉起庄恕出门。

三天后,庄恕提着提包去美x超市寄快递,一旁的面包车里,大刘紧张的看着监控。庄恕拿着快递单出来了,坐进车里,把快递单交给驾驶座上的季白。
快递公司已经打过招呼,请务必配合警方办案。警员还特意去紧急受训,力求看起来就像一般快递员,别让对方起疑心。

快递顺利送达,但是对方却迟迟未传消息,电话拨打是空号。这时大刘要假扮快递员的属下再按一次门铃,对方打开门,问:“不是送完了吗?”
“先生,刚刚忘了请您签收,老板要我回来麻烦您补个签名。”对方挠头接过笔,“你老板真是麻烦。”
一队警员涌上,直接制服了他,然后冲进屋内,把正在打电话的几人一并制服,房内所有器材一律存档,断线,打包回局里清查。

一段时间后,庄恕看着手机中的新闻报导。“大举破获诈骗集团,以威胁手法或是利用当事者急切心态,以贩售不实消息方式进行诈骗,该团伙尚有在逃疑犯,目前跨省追缉中。”庄恕关上手机,想着在云南奋斗的季白,突然打了个冷颤。

[唐川]

“爸爸,你快来救我!”
“你打错电话了!”
“儿子,你老爸我没钱了,快给我打钱!”
“我昨天才给你打钱,挂了。”
“喂~这里有位老人家被车撞了,你是他孙子吗?快把钱转入医院帐号,等着开刀呢!”
“我想,已经上天的人应该不需要开刀!”唐川顿了一顿,“还有,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我们一起吃顿饭吧!石泓。”

[周凯]
“喂~爸爸,快来救我!我需要钱!”
“我没结婚。”
“喂~大哥,借我点钱周转一下?”
“我没你这个小弟。”
“喂~哥,我是你弟,我现在有状况,需要修车,手上钱不够,你给我转点呗?”
“......”
马柯在一旁听到了,“大哥,这人怎么这么烦,要不要我去毙了他?”
周凯收起手机,“我现在只是卖鱼的,我不做大佬很久了。”
从此再也没有这类电话打来。

   
评论(15)
热度(52)
喜欢阅读,音乐,艺术,历史,喜欢美好的事物。最近目标:脱贫,脱单,爱楼诚!
© helene | Powered by LOFTER